笔趣阁 > 灵寄囚羽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彼岸悔·说酒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彼岸悔·说酒

 热门推荐:
    “哟,你真把杜康的墓给盗了呀?”钱罡杰打趣着说:“破坏古墓可是犯法的,你可别被警察抓了”

    “他最会知法犯法了”左尔听他们要喝酒,也凑了过来,“你看看他今天准备的这些东西,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是偷的就是抢的”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睡醒”

    杨开也很好奇:“你那蛋糕到底是怎么切的?太神奇了吧!”

    “都是幻术,不值一提”

    左尔说:“别废话了,老早就闻到这酒香味了,想一想,喝起来应该也不错!”

    “你敢喝吗?”孟问。

    “又不是什么穿肠毒药,有什么不敢喝的?”

    大伙看着桌上的几瓶酒。

    首先是第一瓶酒,这瓶酒分上下两层,上面一层呈现绿色,下一层呈现红色,无论你如何把上面一层的绿酒倒在杯子里,它马上又会分成两层。孟给大伙介绍,“这叫桑尔酒,来自于桑塔星,入口最辣,共有五味,分别是酸甜苦辣咸,代表了人生五味,我初次尝的时候,只尝出了辣和甜,待会儿你们有兴趣,可以仔细品一品,但是别贪杯!它的制造工艺非常复杂,向来都是皇家炮制,普通老百姓没有无福消受,喝上一杯,就能延年益寿!

    “那这个又是什么酒?不会是黑啤酒吧”左尔看着一瓶黑乎乎直冒泡的酒,便问起来。

    孟说:“这个叫警世酒,来自于巫星镜国!”

    “你说的这些地方,我们听都没听过”杨开说:“你不会是,还没喝酒,就就开始说酒话了吧,哈哈哈”

    “不至于,即便你们喝醉了,我也不会喝醉。这个黑乎乎的叫警世酒,传说来历非常凄惨”

    “什么传说?”

    “在很久以前,巫星上有一个国家,叫镜国,他们大力开采自己的行星资源,把自己的生态环境搞得满目疮痍,后来遭到了报应。大气层被黑云遮盖,接连下了三个月的黑色暴雨,而境国人却无计可施。他们的住处和粮食被泛滥成灾的洪水淹没,四处漂浮。最要命的是,那个黑色暴雨所至之处,飞鸟无迹,人兽病死,植被腐化。镜国上的人在三个月里就折了三分之二,又找不到吃的东西,眼看种族就要灭绝。暴雨停了以后,各种尸体推积如山,又形成沼泽,那沼泽诡异非常,黑乎乎的直冒泡,腐臭熏天!镜国人实在找不到吃的,于是就开始吃死尸,找不到喝的,就喝沼泽里的臭水!这无疑加快了他们的死亡,即便少数的人存活下来,也得了很可怕的瘟疫。后来,天可怜见,沼泽里的尸泥里长出了一种黑乎乎的植物,在恶劣的环境下,这种植物居然能治百病。镜国人非常感谢上天的恩赐,便将这种草叫做警世草,遵从为国宝,目的在于警醒后世的人,务必珍惜和保护自己的生态家园,以免再遇到这种大麻烦。警世草所生长的地方,水虽然黑乎乎的,直冒泡,但是喝起来却非常的甜美,他们就是依靠这种植物和植物身边的水存活下来。最开始的警世酒,是由死人的血液,沼泽的污水酝酿而成,后来,境国人存活下来以后,便仔细研究了这种植物,用它来发酵,果然也制造出了黑乎乎的液体,这就是后来的警世酒!”

    “我的天,这些家伙都是重口味吧!这个酒可喝不得!”孔胜槐说着就把警世酒推到一边。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左尔叹了口气。

    “这个看起来还不错!”杨开指着旁边的另外一瓶酒。这一瓶酒装在琉璃瓶里,呈现粉红色,看上去比其他两瓶酒要唯美。

    孟良凡说:“这个就是你们上次喝的苌樱醉,这个酒由连理岛的妖人所酿”

    “不是刘伶造的吗?”南一权问,孟不回答。

    孟说:“其实其他地方的酒,只是徒有其味,徒有其名,和我们地球上的酒相比,没有太多的酒韵和酒文化”

    “哟,你还懂酒文化?”钱罡杰问。

    “别闲着,来来来,端起酒杯,每人倒上一杯,我们慢慢喝,慢慢说”

    “那这一瓶又是什么酒?”孔胜槐指着旁边一红得如血的液体,问孟。

    孟说:“这个呀,这个拿错了!”孟良凡说着,就想把酒收回去,南一权立刻止住了他,问他缘由。

    “哎!”孟良凡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个酒喝不得!”

    “为啥喝不得?”

    “算了,那就给你们说说吧!这个酒叫血芙跪,来自于巨人国”

    “巨人国?”

    “那里的人,视我们如豆粒,而且他们的非常强”

    “怎么说?”

    “这个酒是他们用来壮阳的,这个酒的奇葩之处在于,只要你喝了一口,老二就不会软下去,除非找个女人或者自己那个一番,否则,难受的要命,会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欲火焚身!女人喝了也是一样!”

    “那不是枸杞酒吗?你是不是那什么之前喝了不少?”南一权挑逗着眉毛,坏坏的看着他。

    “哥哥我一柱擎天,金枪不倒!才不需要这个玩意儿!”

    “那你随身带着干嘛?”

    “这个酒除了喝,还可以外擦,擦在额头上可以治失眠,擦在肚脐眼上可以治痛经!如果女人怀孕了,擦在小腹上,还利于安胎!”

    南一权哈哈大笑,“你这样做,就不怕你以后的孩子生出来是一个色狼吗?”

    “哈哈哈!管他呢,反正我儿子又不亏!”

    孔胜槐说:“咦,你怎么知道生的是儿子,要是女儿那可如何是好”

    “呃呃呃……给我闭嘴喝酒吧!”

    “那这个又是什么酒?”孔胜槐看着一杯又是红色的酒,“不会还是血芙跪吧?”

    “不是,这个就是我们这儿喝的葡萄酒,旁边那一瓶白的是五粮液!”

    孟良凡说着,又给几人倒了一杯。五人碰了碰杯子,细细品酌一番,推杯换盏,渐渐便喝得脸红耳赤起来。

    贾四为说:“你这几个朋友真有意思,再喝下去恐怕就发酒疯了!”

    “他们已经发酒疯了,看来是不能陪我喝到天亮了,要不你来陪我喝?”

    “正有此意”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其余的四个大男人,在一边跳起舞来,跳完了舞,又跪倒在地,你磕一个头,我磕一个头,你叫一声大哥,我叫一声兄弟,开始结拜起来。把孟良凡和贾四为看得哈哈大笑。

    “四为,你可知道酒的三重境界?”

    “孟兄,这个我可真不知道”

    “一重境界,文质彬彬,二重境界,慷慨豪爽,三重境界,发疯卖傻”

    “只不过是喝了一个酒,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我可给你看看普及一下。杜康又名少康,传说就是他造出了酒。他是夏朝管粮食的大臣,粮食太多吃不完,他就建了粮垛。有一次打雷下雨,粮食发酵,散出酒香,流出了液体,杜康一想,粮食是吃的,流出来的液体也应该好喝,随即接了过碗喝了一口,没想到喝了碗涩汤子,并不好喝,杜康马上摸索着去造这种液体,可是一直都是涩的,他想,这里面应该是缺少了某种佐料,不然不会这样。但是他日思夜想,思而不得。某夜,他梦见一白胡老者,老者告诉他,你要做的这个东西,可是人间第一佳酿,需要用人的精血作为佐料,才能把它酿出来。那我该怎么做呢?杜康问老者。老者告诉他,需要在第九日的酉时,也就是下午五点到七点,到对面山中找到三滴不同的人血,滴入其中,即可得到世间最美的饮料。杜康醒来以后,知仙人托梦,苦苦等了九天,按时去对面山中等那三个不同的人。开始来的是一个文人,他吟诗作对,成人之美,知道杜康的来意以后,便割指滴下一滴血;又过了一会儿,骑着大马来了一个武士,武士慷慨直爽,二话不说,又割指滴下一了滴血。眼看时辰就要到了,而第三个人迟迟没有出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杜康见树下睡一呆傻之人,满嘴呕吐,脏不可耐,无奈期限已到,便只能割了他的手指,滴了第三滴血。回去以后,杜康将三滴血滴入粮食,进行发酵,果然制造出了好喝的液体,可是该给它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这是在第九日的酉时找到的三滴血作为辅料酿成,那就把它称之为酒吧。因为有了文人、武士和傻子的三滴血在起作用,所以喝酒也就有了这三重境界,一般喝到第二重境界,就最好不要喝了,否则喝醉了,疯言疯语,随处躺卧,哇哇大吐,邋遢不堪,就变成了傻子!”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不仅喝酒,爱喝酒,还懂酒文化呢!”

    孟说:“喝酒不懂酒,白在世上走!即便是传说,也要知道一些,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的祖先,对得起华夏的文化”

    晚上十点左右,大伙搀搀扶扶,都纷纷回去了。第二天,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他们认为稀奇可疑的事情,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隐隐约约只记得是竹蜻蜓过生日,他们都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