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保镖 > 第2188章 输了

第2188章 输了

 热门推荐:
    司徒家的男弟子,看着司徒若菱这位师妹的容颜,那本应该如天使一般,但他却打了个寒颤,因为这位师妹的笑容又阴又狠。

    砰砰砰……

    连续的交击声,司徒昌连续不断的攻击,忽然,他目光一闪,在一次攻击之后,右手在腰后晃了一下,手中多了一柄匕首。

    他手持匕首,瞬间划过凌水瑶白皙的脸蛋,那匕首的刀刃之处,隐隐弥漫着冰雾。

    这样的刀刃,划开伤口后,再加上低温侵蚀,可以让伤口迅速坏死,即便有良药,也无法恢复如初,也就是说,毁容了。

    就在刀刃即将碰到那白嫩的皮肤时,一个手影幻化而过,一只纤细的手,恰恰捏住了锋利的刀刃。

    这只手上,带着白丝手套,那手套看起来很薄,还能隐隐看到底下细腻的皮肤肌理。但却是这样薄的白丝手套,抵挡住了刀刃。

    这把匕首,堪称镇派之宝级别,削铁如泥,但却被白丝手套扼住了锋锐之威。

    “不可能!”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司徒若菱的,一个是司徒昌的。

    为了万无一失,司徒若菱连镇派之宝的匕首都算上了,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凌水瑶笑了,然后手指捏着匕首,一点点的移开,不管司徒昌怎么运劲,怎么激起玄冰真气,却无法抵抗一手之力,玄冰真气也无法侵蚀。

    “你的功力?”司徒昌惊疑不定,如果匕首无法割破白丝手套,还可以解释为手套也是同样级别的宝物,但连力量也比不上,这就是功力的差距了。

    司徒昌坚信,自己的功力境界要高于凌水瑶,可现在为何无法撼动她?

    “我的功力,你会尝试到的。”凌水瑶邪邪一笑,这笑容有点像林天,然后一拳打出,速度很快。

    快到司徒昌没来得及躲闪,砰的一声正中他的鼻梁,脸上一下开了花,两管鼻血流出,狼狈的同时,又眼冒金星。

    没等他提起真气,凌水瑶再次击出两拳,司徒昌顿时变成熊猫眼,匕首也脱手而去,落到了凌水瑶手中。

    凌水瑶舞动匕首,那刀花看得人眼花缭乱,刀影过后,司徒昌一头帅气的头发,变成了非主流鸡窝头。

    “啊,欺人太甚!”蒙圈的司徒昌终于回过神,悲愤地大吼一声,全身气势暴涨,似乎要发威了。

    但是凌水瑶迅速一绕,出现在他后面,匕首瞬即点出,刀尖刺在司徒昌后颈的位置。他那刚升起的气势,又迅速衰落,好像泄了气一般。

    “咦,凌水瑶的刺穴手法,看起来这么像九针术?”大小姐眼睛一亮,一脸奇怪,然后看向林天。

    林天摊摊手,笑道“这几天我和她一起修炼,她可能偷学的吧。”

    “偷学的?她这一刺,力道刚好,轻一点,则无法制住司徒昌,重一分,司徒昌则成废人,如果没有你的亲自指导,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如此厉害的刺穴手法。”大小姐白了他一眼,并且毫不客气地揭穿了他的“谎言”。

    “算是吧,我学了凌家的御剑术,总得拿点什么东西回报。”林天无所谓道。

    见林天承认,大小姐没有释然,反而更加疑惑“刺穴手法可以说是你教的,但是她这身功力怎么回事?可以硬撼司徒昌,难不成也是你的功劳?”

    “那跟我没有关系,只能说她隐藏了实力,或者说,凌家有什么办法,压制了她的实力,让外人无法看穿,连你我都看走眼了。”林天也颇为好奇地说。

    场上的形势峰回路转,出乎大家的意料,观众们都看懵了,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他们懵逼。

    只见凌水瑶一脚踢在司徒昌屁股上,司徒昌立刻一个狗啃泥,他刚挣扎着起来,凌水瑶已经冲上来,一拳打在他脸上。

    “砰砰砰……”凌水瑶连续几拳,全招呼在司徒昌的脸上,他的脸一下肿成了猪脸。

    “我认……”司徒昌完全被打蒙圈了,又提不起真气反抗,这样挨打下去,只会更加丢脸,所以他选择不那么丢脸的认输。

    但是“输”字还没出口,凌水瑶一巴掌拍在他腮帮子上,把他的话生生拍回了肚子。

    “想认输?没那么容易,和司徒若菱合谋算计我,可惜,本姑娘没那么好算计,好好享受算计失败的后果吧!”凌水瑶压低声音,义愤填膺。

    不管换成哪个女子,被算计差点毁容,谁都无法保持冷静和宽容,何况,小辣椒一向和宽容不沾边。

    砰砰砰,又是一阵乱打,司徒昌的“猪头”,变成了更大的猪头,观众们都看傻了。

    “不愧是世家弟子,都被打成猪头了,还不认输。”

    “死不认输,果然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不明真相的群众,各种奇葩地议论起来,声音传到司徒昌耳朵里,他心里的悲愤,倾尽五湖四海也诉说不完。

    “谁他么不想认输,我特么连话都出不了口……”司徒昌悲愤又委屈地想。

    司徒家的人,脸色要多难看又多难看,输就输了,没什么大不比了,但输成这个样子,脸都丢尽了。特别是司徒若菱,牙都快咬碎了。

    “够了,司徒昌认输!”一个沉闷的声音在擂台上炸响,炸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林天转头看去,发现是司徒元忠开口了,老头的脸色此时阴冷的可怕,似乎有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趋势。

    凌水瑶嘴角扯了扯,一脚踢出,把司徒昌踢皮球一般,踢到了司徒家面前,同时手一甩,匕首飞出,正中司徒昌两腿之间。

    本就晕头转向的司徒昌,一看匕首,顿时晕了过去。司徒家的弟子们连忙上前,抬了下去。

    “小小年纪,出手就如此阴狠毒辣!”司徒元忠盯着凌水瑶,冷冷道。

    凌水瑶毫不畏惧地对视回去“我毒辣?我哪里毒辣,司徒昌受的都是外伤,要是我真的毒辣,刚才已经废了他。说到毒辣,是他司徒昌,还想用匕首毁我容,哼,本姑娘不发威,当我是hello  kit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