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第六百四十九章:天书墓内天书吟(七十一)

第六百四十九章:天书墓内天书吟(七十一)

 热门推荐:
    以他和秦烈众人的实力,想要合力对付这六重能量并非极难,但这十重光晕显然布满法则,天书墓的主人绝对不会允许有人破坏这些规则,即使是风凌月也不行。

    罡风烈烈,吞吐天地,有如一头远古神兽,咆哮着冲向殷然,只要他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瞬间吞噬。

    殷然全力对峙许久,猛然全身剧烈一颤,被狂风顺势一卷,瞬间跌落到空中。

    “不好!”

    萧御秦烈的眼神同时一变,在这种情况之下,殷然的生死已经完全落入被动之中,纵有一身绝世刀法,也根本没有发挥的机会。

    幽风咆哮而上,眼看就要将殷然吞噬,一道赤金色的光晕忽然从殷然身后幻化而出,犹如一只巨大的手掌,将殷然轻轻托住。

    借这一托之力,殷然终于在被幽风吞噬之前,稳定住了身体。

    虽然只有瞬息的时间,但对于殷然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呼——”

    缓缓吐出一口气,所有的时间仿佛在这刹那间凝固了起来,殷然抬首望向漫天而至的九幽狂风,右手虚然一握,血色长虹贯穿天宇,在空中划出一道极致的弧线。

    “轰!”

    数万高手的脸色同时一变,因为他们真切的看到,漫天幽风竟似凝结一般,被殷然一刀劈为两半,在正中间露出一道清晰的裂缝。

    风固然可以被切割,但能够像这样幻化出清晰的画面,众人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刀似乎蕴藏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或者说是一种只有殷然可以领悟的法则。

    殷然一刀得势,血色长刀再度卷起漫天血光,明明看起来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刀法,但在众人眼中,却有着碎裂天地之力。

    这一刀刀势未已,第二刀已然斩落,在短短数息之内,殷然接连劈出十七刀,每一刀劈出,风势就为之一衰,等到十七刀之后,原本覆盖天地的风势终于再度回落到最初始的状态。

    “好!”

    萧御为殷然担心良久,看到他终于一展雄风,胸中也长长吐出一口气,胜负固然还没有最后分出,但至少殷然展示出了自己的实力,刚才那十七刀,绝对不是寻常人能够达到的境界。

    片刻之间,六重能量全部发动了攻击,虽然有强有弱,但依然让众人感受到了这十重光晕的恐怖。

    更何况,现在展示出来的,远远不是十重光晕的全部力量,且莫说第九重和第十重还没有完全开启,单单说能够控制九玄丹、南离火、雷兽魂这么多的力量,就绝对令人叹为观止。

    萧御越发真切地感知到,自己和天地间那些真正的绝顶高手之间的差距,这绝非是朝夕之间能够弥补的。好在,他已经达到御皇四重,等突破到破虚之后,就可以幻化灵体,进入梵天大阵。

    想到梵天大阵,萧御忽然想起魔尊,魔尊的身影还有声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但在他进入银月界被风任所迫时,魔尊曾经出手试图救他,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萧御依然感知到了那股力量的强大。

    要知道九阳很早就已经可以达到和他灵魂置换,所以只要他愿意,可以施展出自己都不能估量的力量,但魔尊却不同,他被始源天神封印在神珠碎片之中,原本应该不可能对外界释放出力量才对,然而先前的那道黑色光柱,分明意味着魔尊已经突破了这层禁锢。

    虽然这道黑色光柱的力量并非逆天,但对于魔尊来说,所代表的意义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那或许根本就不是魔尊所有的力量,在突破神珠碎片的封禁之后,所拥有的力量依旧可以达到那种程度,不能不让萧御为之心惊。

    随着修为的增长,他和魔尊之间的纠葛越来越多,虽然每次都不是他有意去招惹魔族,但在几番纠葛之中,他暴露秘密的危险也越来越大。

    当日和灵语一战,他并没有占据任何的优势,但灵语最终却选择撤退,萧御至今仍然想不通其中的缘由,无论是灵语所展示出来的实力,还是她所幻化的星辰,都让萧御时刻警戒于心。

    “嗡——”

    思忖之间,天外忽然传来雄浑的刀吟声,萧御凝神看去,那六重能量已经同时出手,将殷然重重包围起来。

    萧御眉峰一展,这么快就到了决胜的时候么,六重能量联手一击,力量之强固然极为恐怖,但如果殷然能够成功破开它们的攻击,就能够成功得到九玄丹。

    第五火也有一些意外,皱眉道,“六重能量明明流转不绝,刚才已经让他落入下风,只要持续消耗,就可以立于必胜之地,何必倾力一搏。”

    “你说的固然很对,但你忽略了一件事情。”那人淡然说道。

    “何事?”

    那人的目光悠然看向殷然,现在的局势似乎一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你所说的是人的选择,而并非这些能量,它们不过是受天书墓主人残存的神魂控制,又岂会有那么多的考虑。何况,既然设下这些机缘,就是为了让后来者有机会可以得到,如果按照你所说,那么恐怕今天能够成功得到机缘的人不过寥寥而已。”

    第五火默然,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每次到这个时候,第五火就会有些不爽快,因为这会让他生出一些挫败感,凡是修武者都不愿意承受挫败,尤其是他的性子一向高傲无比。

    更为让第五火不能忍受的是,在这个人身边呆的久了,似乎渐渐开始习惯这种状态,让他默默承认前面有一个无法超越的人,和杀了他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我忽然发现,我越来与不喜欢和你说话了,问秋水。”

    “是么……”

    问秋水笑着看了第五火一眼,“可是,如果不和你说,我又还能和谁说话了。”

    ……

    第五火无语,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明明十分不爽快,却因为这句话又生出了三分的欣慰,但这三分欣慰又随即让他更不爽快,因为这意味着他已经以得到问秋水的认可而自豪。

    ……

    “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