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第三百一十七章:凌天塔上气天凌(四十一)

第三百一十七章:凌天塔上气天凌(四十一)

 热门推荐:
    萧御默然,对于苍生的概念,他的确近乎没有,唯一深存于心中的,不过是当年在萧族时所受到的耻辱。

    这个世界虽然有诸多纷争,以强者为尊,但是整体依然维持在一个相对平和的局面,没有谁肆意打破,所以天下的苍生,也同样能够在强者的世界中相对自在地生存。

    萧御默然之间,空漠的眼神中缓缓注入坚定之色,“九阳,如今魔族蠢蠢欲动,只怕很快就会再度掀起三界动乱,你在我身上所寄托的希望,应该不会超出这个藩篱吧。”

    九阳微微一笑,“不错。”

    “所以苍生的命运,迟早有一天会清晰地呈现在我面前,我所要做的,就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算我现在不能理解苍生的含义,也一样可以运转出苍生剑的力量。”

    九阳一笑,“你自然可以,无论是坤阳诀还是魁阳诀,你都没有按照正统的方法修习过,藏锋剑和灭神剑的含义,你更是全然无知,却一样以你的天赋运转出这两把神剑,然而——”

    九阳的语气之中忽然多了三分肃然,“想要真正召唤出九阳剑最始源的力量,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你都需要认真去感悟这九剑的含义。”

    萧御肃然颔首,“我一定会!”

    九阳“一笑颔首”,“好,等这次秘境之行结束,我们就回到血域森林试试运气,虽然说在碧落黄泉之中发现了魁阳源气,但是天底下未必有那么多好事,左右你现在对天地混元总纲也有了一定的理解,我就暂且先把冥阳诀传授给你。”

    萧御身上的火焰似乎被顷刻之间点燃,明朗的笑容足以照亮血色的天空。

    “就这么说定了。”

    一语未落,空中忽然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好戏还没有开始,你们就已经结束了么——”

    萧御云晟同时抬首,只见百丈之外,一头飞象凌空展翅,青衣人负手立于飞象之上,双目之中有着洞彻世事的了然。

    萧御一凛,原来那头飞象竟是有主人的,转首看到小银兽也在飞象上面,当下拱手执礼。

    “晚辈萧御,拜见前辈。”

    青衣人右手微微一抬,“我不过是个清闲散人,不必多礼,你们远来是客,反倒是我怠慢了。”

    青衣人的动作十分轻微,但是萧御却感觉到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量,萧御毫不怀疑,如果青衣人愿意,可以瞬间让他神魂俱灭。

    九重凌天塔中的都是绝顶高手,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修为,甚至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以怎样的状态存在于这九重凌天塔中,但他们的实力无疑是超出萧御想象的。

    眼前青衣人的实力更远胜前面八重凌天塔尊者,只是究竟到达怎样的高度,就不是萧御能够测量的了。

    萧御神色恭谨,抬首说道,“不知道前辈有何指教。”

    “不急——”青衣人掌间流光一转,只见六道光芒从四面八方而来。

    “等人到齐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东西。”

    一语方落,六道光芒同时在石柱之上落定,当先一人清丽绝俗,倾国倾城,正是风凌月。

    萧御在凌天塔和风凌月分离不过几个时辰,但是却感觉已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虽然相信风凌月的实力并没有如何担心,终究还是十分牵念。

    “凌月!”

    风凌月看到萧御,绝美的容颜如芙蓉盛开,即使相隔甚远,也能闻到清新的香味。

    “萧郎。”

    萧御一步走到风凌月身旁,抬首望去,只见另外五道光芒上也分别站着一个人。

    妖华、皇英——长歌!

    萧御眼神骤然一变,竟然不是幽落么?

    不知道为什么,当萧御看到眼前的不是幽落而是长歌时,心中会生出一缕莫名的惊悸。

    并非说长歌完全没有直上九重的实力,而是她修为虽高,却不能和妖华皇英相较,按照常理不应该和她们同时抵达这里。

    更重要的是,幽落的身份十分神秘,直到现在萧御依然没有半分头绪,但是心中对幽落的忌惮却极深,以她的实力而言,绝对可以来到这里,却偏偏没有看到踪影。

    长歌看了萧御一眼,当目光触及到他和风凌月紧紧相握的手时,似乎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秀美的娥眉紧紧簇起,转首望向其他方向。

    萧御眉心同样紧皱,却松开刚才心中惊起的质疑,有意分散自心思,萧御朝另外两个人望去。

    东北方向上,一个玄衣少年笔直挺立,眉宇之间英气凌冽、身后背着一把九尺黑色长枪,更衬托的他气质非凡。

    和少年相对的西北面,则是一个长相十分甜美的少女,眉眼之间纯真灵动,一双眸子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芒。

    “凌天塔久不逢盛景,没想到一次竟然来了这么多贵客,难道说当真是乱世将至么。”

    青衣人说的话分明有些沉重,但是脸上却没有半分严肃的神情,反而有种无论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的感觉。

    玄衣少年昂首而立,神色之间充满自信与英气。

    “唯有乱世,才能造就真正的英雄,倘若当真如前辈所言,那么正是成就我们的最好时代。”

    青衣人眼角朝玄衣少年轻轻一瞥,众人分明感知到强大的威压汹涌而至,但是那少年面色坚硬如铁,始终岿然不动。

    良久,青衣人脸上才露出一个悠然的笑容,“果然有几分胆色,看来能让你惧怕的东西似乎很少。”

    玄衣少年凌然说道,“我自修武以来,从来都是在这样的眼神中走过,有些东西早已习惯,所以不必太过挂怀。”

    青衣人双掌微微一拍,脸上的笑容愈加明朗,“果然少年不凡,直有青云之志。”

    玄衣少年拱手而拜,“晚辈帝元,拜见前辈。”

    萧御骤然听到这两个字,心中忽然生出一缕异样的感觉,帝元这个名字他是第一次听到,也是第一次遇到和他母亲帝萱一样的姓氏,所以看向帝元的眼神顿时亲近许多。

    萧御不过一个微小的变化,但是帝元却瞬间感知到,转首朝萧御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