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第一百二十五章:黑白双尊凌风起

第一百二十五章:黑白双尊凌风起

 热门推荐:
    九阳说的没错,风凌月就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命脉。

    这座孤峰要远远高于血域森林的天门之路,但和天门之路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沿途修竹倚松、兰芝绕谷,啼鸟飞鸣、清香弥散。眼中所看,耳中所闻,鼻中所嗅,指尖所触,无一不清晰真实。

    萧御越走越感觉到这里的恐怖,能够将虚无幻化成如此幻境,远远超出了萧御的认知,心中忽然生出一分好奇。

    “九阳,你巅峰时期可以做到这一点吗?”

    九阳似乎陷入了良久的思考,等到萧御都以为九阳已经沉睡冥想的时候,九阳的声音才冷不丁的响起来。

    “不能。”

    连九阳都做不到吗?

    “不过我可以举手毁灭十万幻境。”

    原本的惊讶与失望瞬间变成惊愕无语,萧御擦了下额上流下的汗。

    “大仙人,当我没问过。”

    根据山下目测,那道光芒应该在半山腰处,萧御担心那些人在幻境中呆的时间太长,会损伤本体,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如果能够成功找到灵石,或许有机会破掉这些幻境,那么就能够将那些人解救出来,明知道那些人未必对他心存善意,搞不好还会影响到他找寻陨日枪,但萧御天性如此,也没有办法。

    一时间赶到半山腰,眼前出现一座宽阔的平台,四周仙鹤踱步,银瀑飞溅,而在平台的正中间,放着一张石桌,一黑一白两个老者坐在石凳上,面对眼前的棋盘苦苦凝思。

    骤然在幻境中见到这般情景,萧御顿时停下脚步,细细打量起两个老者来。

    左边的黑袍老者黑衣白发,没有半根黑发,而右手白袍老者则是白袍黑发,更不带一缕银丝。

    两个人都是一派仙风鹤骨,不时有仙鹤夹来灵芝浆果,供二人下棋品酒。

    “不要告诉我这也是幻境?”

    “难不成你小子以为这是真实的?”

    萧御当然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但未免也太过真实,要什么人物才能够制造出如此逼真的幻境,如果不是九阳提醒,萧御即使会心生疑虑,也绝对不敢断定眼前所看到都不过是幻影。

    “不过这两个人倒并不是凭空虚构的,现实中的确有这两个人,被它截取幻影,然后投放到人的大脑中,生出真实的幻象。”

    萧御摇摇头,“越说越玄乎。”

    当下也不管那两个幻影,四处寻找那缕光芒的来源,这座山峰的虽然奇高,实际径柱却不大,但是萧御来来回回找了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难道那缕光芒也是幻影?还是操控幻境的人将光芒熄灭?

    萧御摇了摇头,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那缕光芒绝对是真实的,而这些幻境分明就是以那缕光为本源制造的,如果光芒熄灭,幻境也会消失。

    那么,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萧御四处细细扫视,目光最后停滞在对弈的黑白两个老者上,心中忽然一动。

    在石桌后面,有一处银色屏障,两个老者坐在那里看似随意,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位置正好挡住了那个屏障,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难道光源就在那道屏障后面吗?

    萧御缓步朝屏障走去,两个老者似浑然不知,依旧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棋盘上。

    经过那些仙鹤时,萧御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真实的触觉再一次让萧御对自己的认知怀疑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幻觉,分明就是实物。

    “别分心!”九阳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我说过,并非是制造一切幻境,而是让人在心中产生这样的幻觉,你之所以会觉得真实,只不过是因为你对自己的认知没有自信而已。”

    萧御承认九阳说的没错,他的确一直心存怀疑,越是在心里强调所看到所触及到的都是幻境,越感觉到周围一切的真实。

    即使萧御心中并没有畏惧,但是萧御却意识到,能够击败人的并非只有畏惧的心理,还有很多其他的情绪。

    就在这时,清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年轻人,你贸然访问仙山,却没有丝毫拜访主人之意,不觉得自己太过放肆无礼了吗?”

    萧御正准备绕过两个老者,陡然听到白衣老者的声音,浑身霎时间生出无限惊惧,掌间金色源气沛然而发,凝聚成九尺长枪。

    萧御自问不管出现什么恐怖的事情,都不会让他如此紧张,但是他深以为是幻觉的两个人突然开口说话,这一幕实在太过出乎萧御的预料,整个人顿时像绷紧的弦一般。

    略一沉吟间,萧御已猜测到,这恐怕也是控制幻境之人操控的,只不过能将方圆数百里的所有幻境操控到每一个细节,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既然入山门而不拜,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萧御骤觉大地一颤,心里凭空生出很不好的预感,源气翻涌下意识向空中一跃,只见脚下大地龟裂,山石如锋刃般重重突起,似大地春笋连绵不绝。

    萧御运转源气,身形连连拔高,那些石柱像是锁定萧御一般,不停地冲上来。萧御刚才一跃十分仓促,身形到达七丈已经到了极限,所幸刚才见机的早,尚有可为之地,掌间纯阳枪金光纵横,凝如实质的源气化作枪芒,将那些石柱纷纷击断。

    略一喘息间,萧御再度向上拔高数丈,那些石柱终于停止涌动,原本空旷的地面上布满无数石柱。

    萧御人在半空,缓缓落在石柱之上,眼神已变得凝重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自己心中生出的幻觉?”

    刚才如果慢了一点,萧御已经被这些石峰贯穿,现在虽然成功躲开了,想想也不由有几分后怕。

    主要是萧御根本就没有想到,幻化出的两个幻影能够攻击,所以虽有准备,却没有做出任何的防范。

    “别那么怨气冲天的,你又没有半点损伤,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萧御无语,擦了擦额上的汗,九阳说稳妥时比什么都稳妥,说不靠谱时,也没有人比他更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