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第二十五章:万古苍莽存一梦(九)

第二十五章:万古苍莽存一梦(九)

 热门推荐:
    “坤阳戟”毕竟刚刚修炼,在熟练程度上远远不能和“天阳诀”相比,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体内的坤阳源气是坤阳星射出的神光,要比天阳源气更强,只是眼下自己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还甚为有限。

    咬了咬牙,源气飞速运转,萧御如惊鸿长箭,再度攻向幻影。无论萧御绽放出怎样的黑色光芒,都被金色光芒无情地碾压下去,萧御几乎用尽所有能够使出的招式,都不能占到丝毫的便宜。

    这种被自己打败的滋味当真难受,萧御以前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今日,但每当萧御心中生出无助之时,一股强大的信念就会重新灌注,支撑着萧御一次一次站起,一次一次冲向幻影。

    九阳,你真幸运,没有看到我如此狼狈。

    萧御吐出最后一口血,狠狠地看着幻影,除了炼化的本源神芒,所有坤阳源气凝聚到一起,到这个时候,只能全力一试了。

    苍莽的黑暗之中,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幻化而生,仿佛带着无尽的萧索,有光明,就必然有黑暗,在接受光明洗礼的同时,也要承受黑暗的磨炼。

    绽放吧,黑暗之剑——“藏锋剑!”

    魔尊微带激赏,“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能够召唤出‘藏锋’,天赋当真不弱,只可惜现在的你还完全不明白这把剑的含义,即使召唤出来,也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

    金色的光芒中凝聚成一把金色长剑,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冲向萧御。

    “降魔剑!”

    是这样吗?也许我还不懂,也许在魔尊面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渺小的如同宇宙中的一粒尘土,但我一样有自己的心念,即使强如魔尊,在最开始的地方不也和自己一样么!

    “永夜藏锋!”

    两把剑势不可挡地冲击在半空,二色光芒迸发出浩瀚的能量,澎湃的力量让萧御仿佛置身于九幽之下,萧御运转源气,无尽的黑芒绽放,稳稳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

    幻影双眼金光一闪,“降魔剑”的威力仿佛陡然增大五成,萧御心中一凛,本源神芒绽放,只听见“轰”的一声,“降魔剑”剑身上裂开一道缝,顷刻间轰然碎裂。

    “藏锋剑”也在一瞬间化为虚无,萧御无力阻挡余威,胸口一痛被震飞十余丈,直挺挺地砸在地上。

    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无论如何,这一招是自己占了上风,虽然动用了本源神芒,但至少让自己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你以为你已经看到了希望,但人生恰恰并非如此,很多时候绝望就在希望之后衍生出来。”

    紫色碎片中猛地又射出一道光芒,萧御心中一紧,只见有一个幻影凭空生出,缓缓站起,双眼空洞无神,却绽放着黑色的神光。

    萧御突然觉得身体无比沉重,人生最大的悲凉莫过于以为已经看到希望,下一秒却是绝望,就算萧御百般坚韧,面对足以毁天灭地的魔尊也没有畏惧,此刻也在心中滋生出无尽的绝望。

    他竟然忘了,刚才他和幻影对战释放的能量,一样可以被魔尊利用,心底某种一直坚持的东西,似乎轰然碎裂。

    磅礴的空虚感侵袭全身,萧御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已散尽,自己就像一片枯萎的落叶,被埋葬在无尽的废墟之中。这世间曾有无数人殒身在他人的梦想之中,曾以为自己会是最终的强者,现在才发现,这一切是多么可笑,微弱如自己,本不过就是三界的一缕尘埃。

    萧御自嘲一笑,也许在某一瞬间自己有了可以战胜魔尊的错觉,最后现实却清晰地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梦幻而已。

    仿佛坠入无边的星空,眼前尽是茫茫黑暗,无论怎样不甘,都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萧御竭力挣扎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不可抑制的灵魂之力似乎在悄然间侵入,覆盖在每一寸灵魂之上,萧御缓缓闭上眼,也许命运就是如此,天命所定,渺小如他再如何努力,终究只会成为尘埃。

    璀璨的紫色光芒从灵魂深处绽放出来,只是极细的一缕,却完整地灌入萧御体内,浩瀚的星空中,浮现出一个古老威严的面孔,目光所及,仿佛贯穿三界。

    “嗡——”

    置身于绝望的无边黑暗之中,萧御眼前忽然撕开一条裂缝,纤细到几乎不存在于人的视线之中,但萧御却仿佛懂得了什么。

    是的,梦幻而已——

    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在自己心里,如果凭借自己的意念真的足够攻破“梵天大阵”,那么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心才是最强大的存在。即使是神珠碎片,即使强如魔尊,只要自己的心足够强大,就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

    当眼前的少年似乎从绝望之中突然惊醒,脸上的迷茫一扫而尽,魔尊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无法探知是什么让萧御忽然产生了如此的变化,原本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所有的自信都已崩塌。

    而现在,萧御眼中却是一片澄澈,昭示着他无尽的坚韧与执着。

    萧御忽然做了一件让魔尊根本想不到的事情,他竟然缓缓闭上双眼,“六凡法界”中一世的记忆终于发挥了用处,另一个世界的萧御,终于将生命历程中的一缕凝重,赋予本尊。

    萧御默默感知着心的跳跃,也许在所有可能的判断看来,面对强大的魔尊自己都没有丝毫抵抗之力,但萧御却明白,如果他有机会战胜这个强大到三界巅峰的人,那么只有在这一次机会里。

    最强大的自己,去对抗最弱小的魔尊,这样的比拼不存在公平,只看最后的结果。

    萧御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喧闹,最终归于宁静的本心,就像人在追逐一生之后,所求的不过静谧的一隅之地。

    萧御忽然想起在“六凡法界”中心底呼唤自己的那个声音,或许那就是心魔,而心魔则能被魔尊所用,三界之内,魔借由业障而生,只要一心无愧,即可傲立巅峰。

    如此,再无所惧!

    当萧御睁开双眼,双目浸透着莹润的光泽,魔尊的脸上忽然浮出一缕笑意,他忽然忍不住想要问萧御一个问题。

    “少年,你这一生都不曾惧怕过么?”

    这个问题秦烈也曾问过,萧御的眼神却已不再悠远,而是直面魔尊,“曾经有过,今后却不会再有。”

    “哈哈哈——”魔尊的笑声仿佛穿透了三界苍生,他的目光中含着了然洞彻的神光,“或许有一天你会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但是我却承认,在一刻你确实已无畏惧。”

    “那么,就让我在此刻断绝你重生的希望。”

    “你确实可以做到,但最终你还是会亲手放我出来,自以为看到了最本源的自我,其实不过也只是你目光所及的一片幻境,在无穷的一生中,究竟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此时的你是何等的稚嫩。”

    萧御坦然一笑,“纵然如此,又有何妨,既然我可以在这一刻战胜自己,你又如何敢断言他日我会失败,这个世界,总会有人站在最后的顶峰,不是吗?”

    魔尊呵呵一笑,语气中透着无尽的空洞,“你以为站在最后的巅峰就是结果吗,那恰恰是新的开始,所谓引殇、藏锋的含义,你还远远不懂。”

    魔尊的声音渐次低垂了下去,绽放着神光的双眼也缓缓闭上,仿佛即将陷入无边的沉睡。

    “梦境之门我已帮你开启,等你达到破虚凝聚神魂,可以再入‘梵天大阵’,我等你重启末世的那一天。”

    萧御澄澈的双眼终于蒙上一层阴翳,魔尊最后说的话似乎悄然间在他心中种下了一棵种子,无论萧御如何坚定,心终于在浩渺一生的未知中夹杂了一缕茫然。

    两个萧御似乎在一瞬间消失,原来一切就是如此容易,但真正能坚持本心,又岂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萧御仿佛穿越了无数的梦境,双眼霍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