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第三十章:御风惊舞催剑芒

第三十章:御风惊舞催剑芒

 热门推荐:
    秦倚天忽然站起身来,呵呵一笑,“今日众弟子一战都十分精彩,现在都有些疲惫,本阁主即刻令人传些吃食,众弟子可以原地休息。”

    沈晖看了一眼萧御,眼角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百里长空一笑,“阁主还真是给萧御面子,我知道他很强,但是究竟能强到什么地步。”

    沈晖静静说道,“他和修文一战我就在一旁,我只能说四个字来形容——深不可测。”

    百里长空看了一眼沈晖,“沈兄,你的话我从来不会不信,希望一会儿可以见到一场足够震撼的比赛,若在你看来,他和谢君天相比如何。”

    “谢君天么——”沈晖的神情变得更加复杂,“我虽然只见过他与杨玄一战,但那种恐怖的气息直至今日仍能让我清晰地感觉到,或许,他要比萧御更强。”

    百里长空神色肃然地看着沈晖,“若是你和他二人相斗,谁的赢面更大。”

    沈晖略略低头,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方才抬眼看着谢、萧二人,“我自信能够一战。”

    “哈哈哈!”百里长空拍了拍沈晖肩膀,“我就知道沈兄虽然谦逊,却从不服人,这么说起来我的手都痒起来了。”

    一个时辰顷刻即过,玄瞳突然睁开双眼,眼神中充满自信和霸气。

    “多谢萧兄相让。”

    萧御一拱手,“好说!”足尖轻轻一点,落在台上,右手从冥戒一抹,已握住御风在手,银白色的剑芒悄然绽放。

    玄瞳眯起双眼,语气中似含了几分的决绝,“看来想要和萧兄一战,还需要先斗过这把剑。”

    萧御微微一笑,“剑,就是我。”

    “好!恕我占先——青虹剑!”

    苍青色的剑芒肆意吞吐,在天空闪电般划过,宛若一道飞虹,直取萧御周身一丈之地。

    萧御手挽御风,向空中刺出一剑,恢弘的剑意在一瞬间蔓延开来,斩向青色飞虹。

    双剑相交,发出清脆的剑吟声,二人一个错身,各自站在三丈之外。

    这一招平淡无奇,不免让人扫兴,玄瞳一跃而起,足不点地一连刺出四十九剑,剑芒幻化成一片唯美的光幕。萧御面色丝毫不变,御风挽起无数剑花,化作白色流光,将四十九剑顷刻间挡下。

    玄瞳清啸一声,“漫天剑雨!”剑芒似青色雨锥,纷纷射向萧御,萧御长剑恍若一条游龙,六十八式似流水一般,任凭玄瞳万千剑芒,却没有一缕剑气及身。

    二人你攻我守,一刻钟的时间已经交手数百招,无论玄瞳变换怎样的剑法,都不能对萧御造成丝毫的困境。

    沈晖眼神迷离,语气也带了一丝空洞,“玄瞳,你竟然如此忌惮萧御么?”

    百里长空不解,“沈兄是什么意思。”

    沈晖双眼依旧看着交手的二人,缓缓说道,“玄瞳一共变换了八种剑法,无论威力大小,都是以试探为主,目的自然是更多地探查萧御本身的实力。可惜无论他如何腾挪,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的成效,而且——从一开始他就在施展自己的精神压力,也一样没有丝毫效果。”

    “这样么——”

    玄瞳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焦躁,自己的精神力量很少失败,无论防守多么严密,激战之中都难免会出现破绽,而这些破绽都会被他精准地把握和利用。

    可是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没有从萧御身上找到哪怕一丝的破绽,剑法亦是如此,在他的了解中萧御的剑法并不如何纯熟,他原本便希望以此为突破点,在和萧御的对决中占到一些便宜。然而无论他如何变化剑招,萧御都能完美地接下来,虽然来来去去只有一些不成招的式,但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这个萧御到底在干什么?

    玄瞳一身修为惊人,自然不会认为萧御只是徒有其表,心中泛起层层疑惑,难道我和羽灵一样,都被他用来当做练习剑法的靶子吗?为什么我灵魂的渗入和剑法的攻击都没有丝毫的成效,难道他的修为真的已经强大到这种境界吗,这怎么可能。

    七分傲气陡然在玄瞳脸上绽放出光华,长剑望空一振。

    “流星剑!”

    “天雨剑!”

    “飞鸿剑”

    瑰丽的剑法似流水一般层出不穷,青色的剑芒在天空中肆意吞吐,然而无论他使出怎样精妙的剑法,始终破不开御风划出的银白色剑幕。

    玄瞳猛地大喝一声,“炎之怒剑!”

    红色火焰一瞬间在青虹剑上飞舞缠绕,有了火焰的加成,玄瞳剑法的威力凭空增大一倍,呼啸盘旋着冲向萧御。

    玄瞳手中长剑飞舞,双眼紧紧观察萧御,他试图从萧御眼中找到一些他所想要的信息,但是他失望了,无论什么情况什么局面,似乎萧御的表情都是一成不变。

    为什么,他竟然这么有信心?难道在他眼里我根本算不上是他的对手,而只是他前进路上的一粒砂砾吗?

    玄瞳看到萧御手中的御风挥洒出空濛的剑意,每一式都没有丝毫的亮点,却总在最关键的地方出现,任凭自己攻势如电闪雷鸣,他自岿然不动。

    杨玄狠狠地盯着萧御,又是这种眼神,每次看到这种眼神就让少爷火大,这不关乎轻视、藐视,而是在他的眼中,自己是否存在没有任何的区别。

    看着自己的“炎之怒剑”最后一缕剑芒消失,玄瞳感觉自己的怒火达到了极致,从来没有人可以让他有如此澎湃汹涌的怒气——这样也好,自己的剑法原本就跟“怒”字有很大的关联,怒气越盛,威力也越大。

    火焰红龙在一瞬间凝聚,在苍青色剑芒的辉映下,散发着无限炫目的光芒,一股汹涌的力量灌入红龙体内。红龙仰天发出一声龙吟,竟能清晰地看到火焰幻化的竖瞳,幽森的火焰仿佛凝聚着破碎山河的了力量。

    玄瞳的笑容中已经带着狰狞,“我要感谢你萧御,是你激发出了我最强的力量,你最终会成为我封皇路上的一块石碑。”

    “龙之怒焰——盛开!”

    “昂——”那火龙发出龙吟之声,夹杂着清扬的剑吟,力逾千钧的龙爪悍然拍下。

    萧御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微笑。

    “是我要谢谢你——”

    六十八式在脑海一瞬闪过,灼热的能量蔓延到全身,凝聚于右手,那样浩瀚的剑意这一刹那如此清晰。

    “惊风落雨!”

    狂风烈雨,飞云惊雷,银白色的飞龙仿佛凝聚了萧御所有的力量,携带着无上的威压,正面扑向玄瞳的红龙。

    双龙顷刻间交融在一起,澎湃的力量在空中形成一个力场,周围的天地元气不断被吸收进去,红、白二色在其中彼此冲撞。无数天地元气的聚集将力场冲击得膨胀起来,那力场原来越大,也越来越不稳定,猛听得巨大一声轰鸣,红、白两条飞龙冲天而起,白龙长啸一声贯穿红龙,红龙被瞬间震为齑粉,彭拜的力量向四处扩散。

    猛地一个灰影冲天而起,双手结成一面火焰屏障,将力场中释放而出的力量全部围在其中,那股力量被困其中兀自不肯屈服,仍猛烈向外撞击。

    陆长老大喝一声,“孽畜,还不降服!”

    伸手一按,一股强大的力量灌入屏障中,将里面的能量消解,略舒了口气,陆长老横了萧御一眼,“你做的好事。”

    萧御微微一笑,“陆长老,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反利用精神力激怒玄瞳,诱使他使出了最强的力量。”

    萧御见陆长老看破其中隐秘,嘿嘿一笑,没有再强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