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八百七十八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九十八)

一千八百七十八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九十八)

 热门推荐:
    萧御深以为然,他自然不愿意制造任何陷阱,更不愿意看到厮杀,即使明知这些在后面绝对不可避免,但还是不希望这些是因自己而起。

    一念沉吟,萧御正欲关闭门户,忽然心念一动,说道,“我若是关闭这重门户,想要再度离开这里,是否只要开启门户即可。”

    徵颔首道,“不错,凡是意识到自己无力向前,而能够果决后退者,都可以再度召唤门户,从而离开永恒帝界。”

    萧御听到这句话,才微微放心,若是门户关闭之后,他返回灵域的门户也就此关闭,那么他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虽然那十重门户是在神海之中开启,但是他不得不预防会有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萧御神念一动,黑暗之界倏然湮灭,没入掌心之中。

    “好了,”徵抬首说道,“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可以获得暂时的平静,大约在冬雪降落之时,才会遭遇敌人。”

    萧御一怔,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

    “不必心急。”徵一眼看出萧御心中忧虑,“永恒帝界中的时间和外界相比近乎于凝结,这里往往历经数年,外面不过才片刻而已。”

    这句话对于萧御来说,显然是最大的安慰,萧御心中大慰,恳切说道,“多谢徵兄指点。”

    “何必客气,未来很长时间里,或许我们都还要指望你的力量。”

    萧御忽然想起一事,“徵兄,你是否得到过天书?”

    徵微微一怔,随即如实说道,“我历经近百次,也只得到一府而已。”

    萧御点了点头,说道,“若是最终得到天书,天书归于徵兄,我绝对不取。”

    徵听到这句话,目光陡然一盛。

    “徵兄不必怀疑我的诚意,我平生所说的话,从来没有更改过,坦白说对于天书我并非丝毫没有觊觎,但我眼下有要事在身,本界更在动荡之中,多一友,决然强过树一敌百倍。”

    萧御言语诚恳,徵和羽对视一眼,瞬间了然彼此心中所想,随即说道,“既如此,我二人一定全力以赴,帮助你得到心中所愿。”

    萧御颔首道,“如此,我们之间再无猜忌,否则一旦嫌隙生出,就再也不能挽回。”

    羽说道,“这一点我们明白,萧公子不必担心。”

    萧御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心中再无疑虑,就请徵兄带路。”

    徵当仁不让,“好,我在前面,你们紧跟着我。”

    在萧御的帮助下,徵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完全恢复了,三人略一休整,随即择向向前走去,对于萧御而言,前面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对于最后的结果,他依然有着无尽的期待,并不仅仅只是这里能够看到和得到什么,更是他是否可以借鉴这里的某种法则,然后施行于三界之中,帮助他构建出真正的三界大道。

    三人的行程十分顺利,一路上虽然是满目荒凉,却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也没有任何挑战,不过萧御并未怀疑这段征程的意义,一路上他始终在感知永恒帝界的气息,试图和永恒帝界建立更为紧密的关联,一直走到第七天,徵才终于示意停下来。

    不过即使徵不说,萧御也会停下,因为在他们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出现了一个深渊,深渊被暗灰色云雾所笼罩,看不到下面究竟有多深,纵然是萧御运转神识,竟然也测量不到深浅,似乎被某种力量封禁了一般。

    萧御站在深渊之外,凝神俯瞰深渊,心中竟不由得生出凛然之意,以他如今的境界,可以自如穿梭无边星河,没想到却被一个深渊震慑住,纵然是他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

    “此渊名为永恒之渊,是我们前往永恒王座的第一重阻碍,也是我们必须闯过的生死之险。”徵不失时机的解释道。

    萧御喃喃念道,“永恒之渊……”

    究竟只是冠以永恒帝界之名,还是原本就深藏永恒的力量,萧御料想是后者,否则也不会为徵如此重视。

    羽补充说道,“传闻永恒之渊为上古帝皇银鞭所化,原本是银色,后来随着能量慢慢消失,变成了现在的灰黑色,无论以怎样的方式开启黑暗之门,最后都要经过永恒之渊,之后才能继续走向永恒王座。”

    萧御沉吟道,“既然永恒之渊的能量在慢慢消失,那么它的威力应该也在不断削减是么。”

    羽摇了摇头,“恰好相反,永恒之渊的威力非但没有削减,反而越来越强,就好像是它自己将这些能量吸收了一样,然后隐藏于不为人知的地方。”

    萧御皱眉,“这就奇了。”

    “的确有些奇怪,所以永恒之渊从外表上看去,似乎没有如何惊人之处,但只有真正试图跨过它,才会真正感知到它的恐怖所在。”

    萧御心神微微一震,永恒之渊已经让他心觉凛然,竟然被羽说成没有如何惊人之处,那么永恒之渊隐藏在深处的力量究竟何等恐怖。

    徵接着说道,“永恒之渊真正奇怪之处,在于它的变化万端,似我这般往返百次之人,每次经过永恒之渊,都要面对不同的险境,能不能闯过完全未知之数,所以自我进入永恒帝界以来,总共也只有七次成功。”

    萧御原本想着徵和羽既然能够得到天书,必然有跨越永恒之渊的办法,没想到徵却及时打断了这个想法,如果百次之中,只有七次能够成功跨越永恒之渊,那么其中的危险已经可想而知。

    徵看着萧御,说道,“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觉得有必要对你做出一些提醒,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要强行跨越永恒之渊,很多人曾经试图这么做过,但是都坠入了渊底,再也没有上来过。”

    萧御缓步上前,在深渊边缘站定,俯瞰渊底,他能感觉到一种近乎黑暗的力量,这个渊底不知道埋葬了多少高手,化生黑暗之气也不足为奇。

    萧御轻易一口气,缓缓说道,“在永恒之渊的最深处,究竟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