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八百零六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二十八)

一千八百零六章:相逢一笑追往事,不见千年泪如痕(二十八)

 热门推荐:
    “唉……”秦予英叹息一声,“传闻师父智慧无极,三界少有,现在看来,传闻和事实实在相差太远。”

    萧御感觉自己要抽过去了,这小姑娘……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小姑娘,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比她大多少,这位公主实在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还是说只是他自己太弱了,无论谁都可以欺负……

    “师父,”秦予英看着萧御,“本来我觉得我应该给你留一些面子,不过到目前为止,我感觉你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准备?”萧御一怔,“什么准备?”

    “当然是做我师父的准备,我为了拜你为师,足足准备了几百年,你刚才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在谈笑之间答应了,根本没有想过究竟应不应该答应,只是碍于我爹娘的情面,连如何教我都还不知道,难道不是没有做好准备吗?”

    萧御听到这里,终于长声一笑,“不错不错,好一个伶俐的小姑娘。”

    皇英虽然知道萧御不会生气,不过看着秦予英不给他半点颜面,也不免有些担心,现在看到萧御如此神情,知道自己的担心未免有些多余,不由得微微一笑,“所以我们秦盟主才拿她没有半点办法,师弟勉为其难,我们夫妇十分感谢。”

    “不不——”

    萧御含笑说道,“欢欢冰雪聪明,善解人意,所谓解语花,不过如此,我能收她为徒,是我的荣幸,绝没有半分为难。”

    秦烈一直没有说话,此刻终于说道,“她的性子虽娇纵了些,好在平生从不恃强凌弱,反而面对强者从未屈服,导人以柔,一心向善,也还算可以教导。”

    萧御颔首,“倘能如此,已经殊为不易了,欢欢方才说的没错,我虽然是师,但既然答应收她为徒,就应该做到更充分的准备,欢欢刚才之所以说这些,也不过只是为了让我明白这一点,对她更有了解而已。”

    欢欢眸光微微一亮,“师父也不算太笨。”

    萧御哈哈一笑,“从前总被别人说我聪明,难得现在还有这么中肯的评价,也让我少了不少惶恐,不过你既然说为了拜我为师,准备了几百年,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你究竟准备了什么。”

    秦予英侧颜一笑,“师父想知道吗?”

    “自然,知己知彼,才有胜算,你对我了解已经不少,我对你所知却还十分有限。”

    秦予英点了点头,“既然师父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特意隐藏的,我一身本领,自然都是传承于师父,弟子这就施展一二,请师父指点。”

    一语未落,秦予英轻轻伸出右手,神源流转之间,倏然化生六重神光,赫然竟是六道释法!

    “咦——”萧御心神一震,欢欢甫一出手,就令他为之惊叹,即使事先设想过各种可能,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运转六道释法。

    秦予英以六重神光幻化诸般幻影,“我第一次想拜师父为师,不是因为师父送我的那些宝贝,也不是从爹娘那里听到你的英雄事迹,而是在六凡法界中,看到了师父曾经留下的记忆。”

    萧御从来没有想过,他在陨落之渊中经历的一切,竟然会封存下来,然后在某一天被另外一个人看到,而这个人现在就现在他的身前。

    这种感觉让他感觉有些奇怪,恍若隔绝了一世,又在某一个地方重新看到一切,他神识所至,已经将欢欢经历的一切尽数感知,她竟然在那个他无意中留下的世界里,度过了几百年……

    虽然在六凡法界中,时间的法则和现实不同,但是她在里面亲身经历的一切却和现实无二,在那个世界里,她始终静静站在某个角落,经历着他曾经经历的一切。

    “师父,我爹说你已经修成十界圣光,可是我却连六道释法都还没有完全理解,所以才想请您指点,导引弟子领悟三界大道。”秦予英说道。

    萧御轻吸一口气,气势若天地惊鸿,一笑明灭山河,指尖神光纵横,已然化生九重神剑,“此剑为你师祖之剑,你既入我门下,就先拜见祖师。”

    说完,萧御双膝轻轻一挺,率先拜倒在地,“师尊在上,今日弟子萧御得遇故人之女,见其天资聪颖,执守大道,遂意收她为徒,未先行禀报师尊,还望师尊饶恕弟子之罪,赐福泽于她。”

    秦烈和皇英相对而视,眼中都有欣慰之色,萧御如此,已是郑重收欢欢为徒,欢欢能够有这位师尊,以后纵然他们二人有什么意外,也可以终身有靠。

    二人会这么想,已不是一日两日,自秦烈执掌九州之后,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生死,虽然每次最终都得意取胜,但劫后余生之下,心中难免会做最坏的打算,即使秦烈一生突破天命无数,皇英天资纵横睥睨天下,也依旧会这么想,他们唯一担心的只有欢欢一人,现在萧御收欢欢为徒,他们已无任何牵挂。

    “秦兄——”

    看着秦予英恭恭敬敬拜了二十七拜,萧御终于将秦予英扶起,转首看向秦烈,“事态竟有如此严重么。”

    他虽然被秦予英说的无话可应,但他本身所拥有的智慧,或许无人能够相比,对秦烈皇英二人的心态更是洞若观火,很清楚这个时候他们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坦白说,面对三界局势,别人这样想萧御并不感到奇怪,所以当常五表达出担忧之后,他才会温言宽慰,但是这两个人却不同,且莫说秦烈纵横一生,从未经历一败,单就皇英而言,也是旷世天骄,气势不弱于秦烈,如果说还有人不会畏惧于人族的命运,那么他们两个就是最有可能的二人。

    但是现在……他分明从秦烈和皇英眼中看到了犹疑。

    一念沉吟,秦烈终于一笑,“难道不是么。”

    面对秦烈的反问,萧御原本想开口宽慰,但是话未出口,他已经意识到,他自身同样存在犹疑和软弱,甚至比二人还要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