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七百零六章:宇宙洪荒倚剑吟(一百三十一章)

一千七百零六章:宇宙洪荒倚剑吟(一百三十一章)

 热门推荐:
    “你好像说了谎话……”

    萧御心神一凛,随即看到沐影温和的微笑,“但是我喜欢。”

    萧御看着沐影,心中也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其实很多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复杂和困难,缺少的不过是他这样一个人,然后说这样一段话。

    即使,这样远不能盖过无边岁月中的煎熬与思念,但是在寿命即将终结的岁月里,曾经的往事都会慢慢淡忘,所想要的,也不过只是一份来自灵魂深处的宽慰罢了。

    九阳并非不能给,只是他始终不敢面对,而若是九阳和沐影正面相对,也未必会是这样的结果,当人已将逝的沐影面对身为九品帝仙的九阳时,又怎能保持当日的从容,真正想要留给他的,不过只是曾经最美的容颜而已。

    所以,此刻的沐影并不会见九阳,何况,她已经知道,自己曾经思念万载的人,其实一直在思念她,而且时间要更长。

    “还算不错……”

    沐影的唇角勾勒出温和的笑容,“那就让他在思念中经历千生万世,抵过我无数轮回。”

    萧御看着眼前的沐影,才终于看到她年轻时的影子,温柔而清澈,智慧而狡黠。

    “沐仙,您猜我今天这么做,师尊会不会惩罚我。”

    “他一定不会。”沐影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语气却十分坚决,“他既没有那个本事,也绝对不会这么做,你帮他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心中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会惩罚你。”

    萧御愕然地看着沐影,她好像聪明到将一切都看透了,更让他感觉到了敬畏,这样聪慧的女子,如果果真将心思都放在修武上,或许可以和玄女并肩吧。

    不过这一切,终究都只是梦幻虚影罢了,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能够在这一刻给沐影带去一份笑容,足以令他感到欣慰,即使这分笑容未必真的能让她在原本的世界感受到。

    “我们之间的缘分,或许就尽于这杯清茶了,一世岁月,不过一梦而已……”

    一语落尽,沐影神影一动,御风凌于九霄之上,最终没入无边云海。

    萧御遥望远天,许久,默然端起茶盏,一口轻轻抿下,清冽的茶香于齿缝之间化生,随即弥散开来,虽然依旧萦绕着清苦,但此时的滋味,和彼时已经全然不同。

    萧御目视云海,胸襟无限宽畅,他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虽然不能了却九阳所有的遗憾,但是他一定会很高兴。

    “师父——”

    萧御对着云海,气运于源核之中,聚集无边之气,一声呼唤长吟而出。

    峰峦云海之中,没有人回答,只有他的回应不断地回响,像极了儿时的岁月,于群峰之间撷取欢悦,一晃就是千年。

    许久,萧御终于小心收起茶盏,神影倏然一动,在悬瀑前落定,九阳负手而立,静静地站在天地之间,仿佛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都没有看,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萧御知道,在方才的一瞬间,九阳心中早已掠过万重涛浪,或许终此一生,也不能尽数平复。

    “师父……”

    九阳默然许久,终于说道,“没想到历经岁月无数,在她心中依然没有忘却这份情感。”

    萧御微微一愣,说道,“师父,沐仙已经勘破命运,不必再因此悲伤。”

    “不对……”九阳沉沉摇首,目光之间凝结无尽忧伤,“所谓勘破,谈何容易,她这么说,不过只是想让我宽心而已,最后,她所做的一切,仍然还是为了我。”

    萧御一怔,竟然是这样吗……

    也许,真的是这样,沐影凝结无边岁月的悲伤,又岂会因为他一言而散尽,不过只是以此作为一个借口和理由罢了,其实在她心中,早已做出了决定。

    “不过这样也好。”

    九阳抬首一笑,“至少证明在她生命的终点,陪伴她的并不尽是悲伤,还有始终未尽的爱。”

    萧御默然,九阳这样说,或许是对他而言的一种宽慰,但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的确如此,当沐影决定释然的时候,就已经足以证明许多事情。

    九阳在明媚的光影中伫立很久,等到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散尽,终于转身看向萧御。

    “原本想让你看到更多,但终究没有狠下心,许多事情我尚且不能面对,又何况是你,但经此一行,你想必已有收获。”

    萧御颔首,他的确收获颇多,并不仅仅是像往日一样领悟了法则与力量,而是感知到了真正的大道,更有无数的感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能给予的。

    “师父……”

    萧御沉吟片刻,说道,“其实世事沉浮,已过万世,师父不必在心里凝结太多悲伤,我相信沐仙心里也一样这样希望。”

    九阳默然直视远天,并没有言语,萧御心中有句话早已想说,此刻终于鼓足勇气,说道,“其实在我看来,沐仙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是为了成全师尊,也许为了沐仙,师父应该将所有的目光倾注于将来。”

    九阳神目淡淡掀起,“为何。”

    萧御道,“沐仙一眼便猜出我的来历,或许在她心中,之所以守持万载的伤悲,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你牵挂的理由,她借助这种方式,将师父的心始终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九阳摇首,“荒谬,如果她有这个想法,大可不必这么选择。”

    “师父,你不必急着否定我,也许在师父心里,她纵然以另外一种方式过完一生,也同样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甚至还会更多,其实并不是这样。如果果真如此,当日沐仙青春年少之时,师父就不会离开,若是她一切安好,师父一定会将所有的人生,尽数停驻在三界之中,而不会像之前那样,始终对她心存无边挂念。”

    九阳目光深深一沉,“御儿,你真的这样想么。”

    “是,这的确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一个女子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做出来的事情或许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但沐仙所做的一切,多少能够令人窥视一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