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立地封神 > 一千五百七十四章:一念至深慈母心(两百一十六)

一千五百七十四章:一念至深慈母心(两百一十六)

 热门推荐:
    秦烈的酒量和萧御分明不在一个档次,虽然喝的酒要比萧御更多,但是眉宇之间却没有丝毫醉意,只是眼中流转的赤光,同样蕴藏着几分迷离。

    “其实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只不过始终没有机会。”秦烈神色肃然,似乎在斟酌如何用语,

    萧御原本有五分醉意,听到秦烈的语气这样郑重,瞬间惊醒三分,“什么?”

    秦烈手中酒瓶轻荡,似乎在斟酌语言,萧御看到秦烈这个样子,不由得生出几分凛然来,秦烈方才分明是细想过很久才说出这番话,竟然还这样犹疑,如果不是他神色之中没有半分阴霾,反而泛着淡淡的赤红色,萧御几乎要以为是朝帝大陆上发生了什么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

    萧御何曾见过秦烈这个模样,酒意已经完全散去,心中万分好奇,究竟是什么事,竟然会让秦烈这样难以出口。

    “英儿……”秦烈深深吸入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你皇英师姐在击退魔族之后,已经和我成婚,去年在‘炎烈阁’诞下一女。”

    萧御凝聚全部精神听着,唯恐漏听某句话,但是等到秦烈说完,整个人却像是痴呆了一样,原本已经清醒,现在却瞬间有了十分的醉意,“什么……秦兄,你说什么?”

    秦烈脸上蓄满无尽的笑意,仿佛一生的幸福全部印刻在这里,连眼角的每一点纹路,都蕴藏着世间最深的幸福,“我说,你皇英姐姐生了一个女儿,如今已有半岁,不过我尚未取名,只有一个乳名欢欢。”

    萧御震惊了,他不是没有听懂秦烈的话,只是这些话对于他来说,如同一个梦一般,不过只是一眨眼间,却已如过去无边岁月,等到再回首时,一切已经有了这样的变化。

    “真的吗?”

    萧御一把抓住秦烈,几乎听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惊喜,“欢欢……欢欢……真是一个好名字,将来她一定会一世欢乐,永远无忧。”

    萧御所言正是秦烈心中所望,闻言大喜道,“正是,正是!我和英儿对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她一世欢乐,永远无忧。”

    萧御看着秦烈,一瞬之间漫过无边的笑意,他与秦烈相识多年,几乎从来没有见他笑过,何况是现在这样纯粹的笑容,而父母期盼子女一世欢乐,又是怎样的天真而纯粹啊。

    萧御忽然想到了风凌月,虽然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她,但是在这一刻,这种思念变得前所未有的浓烈,让他想要放弃所有的一切,前往九重仙域找到她,然后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向她许下一生的誓言。

    不过是一眨眼间,他们已经错失了那么多的幸福,纵然未来有无边的岁月,但是当看到秦烈眼中的幸福时,在对他最为诚挚的祝福和高兴外,则是最为真实的嫉妒。

    “秦兄,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明日天亮你就会回到朝帝大陆,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准备礼物了,万幸这些年游离四方,还算勉强有些积蓄,就托你带回去,替我送给皇英师姐。”

    萧御翻出身上三个最为珍贵的冥戒,将里面珍藏之物一一拿出来,他平生辗转诸界,虽然没有可以收藏珍奇,但是一身积蓄也没有几人能够相比。

    “这颗定元珠还是当年在灵域中得到的,等到欢欢三岁之后,用来开源最好不过,这块青陨灵石,是穿梭时空结界的时候偶然所得,稳定性为我生平仅见,但是却轻盈无比,可以给欢欢炼制一副软甲,这面七云镜被我注入混沌之力和空间法则,等到她闯荡江湖的时候,用来防身很不错,哦对,还有这个,这九颗彩石来自银月圣境,我倒不知道有多少作用,不过在不同的环境下,可以变幻出不同的光芒,女孩子爱美,一定会喜欢的……”

    萧御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秦烈却没有阻止,他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萧御替他感到的高兴,还有对欢欢如同他一样的疼爱。

    许久,秦烈终于说道,“够了,这些我全部替欢欢收下了,如果再多,我怕你皇英师姐会说我不懂礼数了,你懂的,女人一旦结婚之后,就会变得麻烦许多,我是半分也不敢惹恼她的。”

    萧御懂吗,萧御懂就怪了,别的他都能懂,但是这个他是确确实实懂不了,只是这样话从绝代天骄秦烈的口中说来,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但也许这样的怪异,就是幸福。

    “嗯……好吧,那就劳烦秦兄先把这些带回去了,以后我要是遇到别的宝贝,再亲自给皇英师姐和欢欢带过去。”

    秦烈眼中笑意愈盛,“这样才对,朝帝大陆击退魔族之后,如今已经渐渐恢复如初,彼时你所认识的那些朋友,绝大部分都安然无恙,虽然有些已经故去,但世事从来不能尽遂人意,凡事总要向前看才对。”

    萧御点了点头,在朝帝大陆之上,他所记挂的人有许多,但是秦烈一语带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回去,但却不是现在。

    “天快亮了……良辰虽美,总是短暂了些……”

    秦烈目光悠远,仿佛想要将天与地,过去与未来尽收眼底,“不过,即使只有这一点印记,仍然足慰平生,也会让人对下一次相聚更加期许。”

    萧御看着秦烈,岁月的流转,让这个于他而言如同神话的男人,有了太多太多的变化,如果从之前和现在的秦烈中选择一个,萧御绝对毫不犹豫地选择现在,因为这样,才是真实的人生,才是他应该有的幸福。

    一念流转,如隔万世,萧御举起手中的酒,“秦兄,云山遥远,你我他日再见。”

    秦烈一笑,举酒一饮而尽,“岁月广远,终有重逢,就此别过。”

    血衣如光,纵横天地,所有的一切仿佛在一瞬之间盛开到极致,留下绝世的神影,消失在无边的云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