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骨铮铮的岁月 > 第606章 李先生的交代

第606章 李先生的交代

 热门推荐:
    坐在地上的程垂范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人的第一反应是卢佳骆一干人在添乱。

    最最让大家担心的是,他们这么冲出来,被施斌几个人伤了或者挟持了,要成功解救王雨琦就更困难了,更不要说王雨琦还有可能因此被陆海做了。

    然而,仅仅几秒钟,大家的看法就改变了。卢佳骆,胡志豹一干人不仅不是添乱,反而是很好的冲击了对方。

    于是,徐毅一声令下,个人就快速冲了过来。

    薛瑞和徐毅最担心王雨琦,所以才出现前面一幕,在胡志豹扶起王雨琦时薛瑞就跑到了眼前,胡志豹便把王雨琦交给了薛瑞。

    三个特警跑去对付严东升。任严东升再能打,一对三,也折腾不了几下子,很快就被特警制服了。

    卢佳骆带来的两个兄弟则忙着将王向鹰扶起来。

    特警队长于是带着剩下的几个特警向施斌走去。

    施斌躺在地上,脖子上红红的,一条非常刺眼的割痕狰狞可怖,血还在往外流。就在特警队长带人走向他时,施斌已经醒过来了。施斌醒过来的第一意识就是找枪,而他侧过脸便看见被王金根丢在一边的手枪。

    王金根忙着照顾徐广盛,顺手把手枪放在了一旁,没有想到施斌会醒过来。

    施斌咬着牙忍着痛匍匐着接近王金根,伸手将手枪抓在了手里,紧接着他一个起身,手枪就顶在了王金根的后脑勺上,一只手勒住了王金根的脖子。

    王金根呆住,下意识松开了徐广盛。徐广盛滚向砂石路面。

    往这个方向走来的特警队长和特警们也都呆住了。

    “全他妈给我住手,给我住手!”施斌使足了劲喊叫道。

    “施斌,你已是虎落平阳,还要逞强吗?”特警队长呵斥道。

    徐毅缓缓走过来,“施斌,我劝你把枪放下,给自己留条后路。”

    “哈哈哈,”施斌笑得极为凄惨,“你觉得我会把枪放下吗?当我是傻瓜吗?所有人他妈给我往后退,否则,我让他的脑袋开花。”

    特警队长和徐毅后退了几步。

    施斌扫视众人一遍,就冲被特警扣住的严东升道:“东升,是不是海子和宗隆都挂了?”

    “大哥……我们败了,彻底败了!”严东升绝望道。

    “是天绝我们。东升,你过来。”

    “嗯?”严东升有点懵。

    “你们他妈没听见我的话吗?”施斌又一次提高分贝,“我说让我兄弟过来。给我兄弟放了!”

    徐毅冲特警示意,“放了。”

    扣严东升的特警松开了严东升的手臂。

    严东升犹疑地走向施斌。“大哥,你伤得怎么样?”

    “东升,你到我近前来听我说句话。”施斌虚弱地道。

    “大哥,你有什么交代?”严东升靠近施斌。

    “是李先生的交代。”施斌转移枪口对着严东升的胸膛扣动扳机。

    “亢!”

    严东升直往后退,睁大了眼看着血花绽放的胸部,“大哥,你,你……”

    “对不住了,东升,”施斌悲呛道,“不成仁便成佛。你先走一步。”

    “大哥。”严东升嘴里开始冒血,身子开始摇晃,“为,为什么?”

    “我说了,是李先生的交代。”施斌缓缓将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大……哥。”严东升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施斌,你不要糊涂!”徐毅叫道。

    “亢!”回应徐毅的是再次响起的枪声。

    施斌脑袋开花,手枪从他手中滑落,人往后倒去。

    在他身旁的王金根吓得裤裆都湿了。

    ……

    两个小时后,阳江人民医院手术室外的走廊上。

    徐宏革,徐毅,黎秋天,薛瑞,王长庚夫妻,程垂范的父亲都在。薛琦贵也在。

    有人会说,杨莉怎么不在?杨莉当然是在手术室里。她一个省府医院的外科主任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所有人眼里蓄积的都是焦虑。

    “薛局长,徐局长,”李秀莲说不清是第几次问薛琦贵和徐毅了,“你们见得多,雨琦她的腿,还有垂范的腿,不会废吧?”

    “不好说啊。真的不好说。”薛琦贵像每次回答李秀莲一样回答道。

    “这要看子弹伤及的位置。”徐毅很耐心的解释道,“谁都说不准。”

    “老王,要是都残了,可怎么好?可怎么好?!”李秀莲忍不住哭出声来。

    “秀莲,你要相信杨主任。她不是还没有出来吗?再等等,再等等。”

    “我真的怕,好怕!”

    王长庚张开手将李秀莲搂在怀里,“是什么结果,我们都要接受。”

    薛瑞挽着父亲的手臂,双眼通红。

    徐宏革与徐毅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黎秋天则不停地来回踱步。

    手术室门打开的时刻终于熬到了,出来的不是杨莉,而是老方医生。

    “方医生,情况怎么样?”薛琦贵问道。

    “我雨琦她没废吧?”李秀莲挤到老方医生面前来。

    “什么费?是没有交手术费吗?”老方医生诧异道。

    “我老婆她没表达清楚,我女儿的腿没事吧?”王长庚解释道。

    “哦——你们是担心人会残废是吗?”老方医生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怎么可能?有杨主任亲自操刀大家还担心什么?杨主任真的太神奇了。”

    “我儿子垂范呢?”程垂范的父亲没能挤到医生面前来,只好大声问话。

    “都没事。还有那个胸部中枪的,子弹也取出来了。哎呀,不能不佩服。我做了一辈子的手术也没这么精湛过。太神奇了。”老方医生犹自感叹不已。

    ……

    第二天早上,七点一刻的样子,阳江医院外科一优质病房内,程垂范和王雨琦躺在各自的病床上,一张薄薄的被单盖在他们身上。

    两个人已经睡醒了,经常面对面相视一笑。

    倒是守在病房里的王长庚夫妻,徐宏革夫妻四个人显得比较疲惫。

    楼道里传来喧闹声。

    “程垂范在哪间病房?我兄弟在哪间病房?”一听这嗓门,程垂范就知道是胡志豹赶来看望他们了。

    “哎呀,你们怎么这么闹?这是医院。安静,安静。”这是护士的声音。

    “麻烦护士告诉我们程垂范,王雨琦住哪个病床。”这是许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