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51,桃源危机

51,桃源危机

 热门推荐:
    猎人将鹿肉大口吞下,起身在前方开始带路。阿格莱亚收起魔杖,吹了声口哨,跟在他的身后。

    没走多远。

    猎人耳朵一竖,鼻子抽了抽,他抽出魔杖,警惕的盯着远处的雪地。盯了好久,也没见真的发生什么问题,他好奇的问阿格莱亚,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阿格莱亚摇摇头,“没有。”

    “真奇怪,我好像听见了什么。”

    猎人嘟囔了一句,便继续埋头赶路。

    阿格莱亚轻舒一口气,微不可查的对雪地做了一个手势,远处一个透明的身影不动了,那细微的踩雪声消失。

    她自然不是傻子,不想贸然的跟着陌生人走。但现在法蒂尔危在旦夕,即便是有问题,她也不得不冒险尝试一下。

    好在她有可以隐身的绿龙,刚刚那声口哨就是将绿龙呼唤到自己的身边来,虽然她精神状态不是太好,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要是一会儿真的出了问题,她也有自保的资本。

    一小时后,阿格莱亚跟在猎人身后来到一个片树林间的村落,这一片地区围着木栅栏,地面的积雪被铲的干干净净,看起来倒是相当的整洁。

    在雪地内,还有一些整齐的菜地和木屋,看起来像是一个乡间村庄。菜地上种植着萝卜甘蓝一类的蔬菜。

    而在一些橡树下,坐着一些穿着厚皮衣的男男女女,他们围着火堆,把手放在火堆上取暖,人数大概有几十个的样子。

    有些火堆上还架着食物,这些人看见阿格莱亚过来,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或者其他特殊的表情。

    阿格莱亚心中的紧张稍稍褪去,这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平和的乡间村庄,很是宁静,看来面前的这个猎人不大可能是什么坏人了。

    “你们都是巫师么?”

    阿格莱亚问猎人。

    “啊,都是。”

    猎人简短的回答,“我们都是巫师。”

    “这么多巫师,你们住在这里么?”

    “是的。”

    猎人回答:“我是这里首领。”

    阿格莱亚十分惊讶,这地方是苏格兰北部的荒原,完全远离任何主流城市,他和奇怪怎么会有人待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说着话,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木屋门前。

    “你要和我进去取么?”

    猎人站在木屋门前问。

    阿格莱亚摇摇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就好了。”

    她并不打算进入别人的屋子,更何况是一个只见一面的陌生男人屋子。

    猎人也没多说啥,自己就进了屋子。

    阿格莱亚站在外面看着这个村庄,渐渐的,她感觉有些奇怪。村子里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奇特的表情,麻木,放松,安逸,甚至有些过分的安静和颓废。

    这让和龙相处这么久的阿格莱亚有些不习惯。和龙类相处的时候,龙永远都在警惕自己,永远都想挑战自己,她不得不随时做好应付挑战的准备,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敢把肚皮朝上。至于颓废,她是一点都不敢的

    没过多久,进屋的猎人就出来了,他拿着一副药出来递了去过去。阿格莱亚接过来一看,正是白鲜,而且是制式的药物。

    这让她放下心来,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长期以来压抑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有了药物,意味着法蒂尔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也可以容易的返回霍格沃茨。

    “多谢。”

    说完,她立刻就转头,想迅速沿原路返回。

    “等一下。”

    猎人在她身后平静的问:

    “你不打算付点什么么?”

    阿格莱亚一拍头,暗骂自己糊涂了,明明之前还说好的要付钱来着,结果一拿到药便什么都忘了。她赶紧把手伸进兜里,取出一把金加隆。递了过去。

    “诺,这些,不用找了。”

    她大方的说道。在金钱方面,她还是比较自信的,白鲜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这些钱在医院里能买十幅白鲜了。

    可那个猎人低头看了看钱之后,却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他摇摇了头。

    “这样可不行。”

    阿格莱亚一愣,托起金加隆,数了数。

    “呃钱不够么,我身上就这么多。”

    猎人摇头,“不是,我们不用钱。”

    阿格莱亚一愣:“什么?”

    “要钱做什么呢?”

    猎人指了指周围,“如你所见,我们村子的都是不用钱的,我们过着最朴素的农耕采猎生活,所有资源统一分配,一切条件共享,金加隆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

    “钱钱没用!!?”

    阿格莱亚惊呆了。这群人是活在真空中么?

    看着阿格莱亚愕然的眼神,猎人笑了笑:

    “外面的那些人,为了一些金币打打杀杀,我们不想过那种生活。”

    阿格莱亚半天没说出话,她从没遇上过这种事。愣了老半天后,“行,那你要怎么样才可以把药给我?”

    “噢,很简单。”

    猎人露出微笑,“我们村子里的一切东西都是共享的,只要你加入我们村落,这里的所有资源你都可以调遣。”

    “就这样?”

    阿格莱亚看着手里的白鲜,有些难以置信。

    猎人点点头,“就这样。”

    阿格莱亚将信将疑:“口头上答应就行了。”

    “是。”

    “那我要履行什么义务么?”

    “你有的东西也可以和我们分享,这就够了。”

    阿格莱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虽然满腹疑窦,但想到还在雪地里捱命的父亲,还是点点头。

    “那好吧,我答应你,以后有东西可以和你分享。”

    猎人看了她一眼,抽出魔杖在空中一点。

    阿格莱亚感觉手臂微微一热。一道红色的火焰标志出现在她的手腕上。

    “这是什么?”她皱眉问。

    “信标。”

    猎人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他手臂上的肌肉上的一个火焰标志。

    “我们村里每人都有一个,方便联系。”

    “行行,那就再联系吧。”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朝村落外面走去,一边赶路她一边暗自怀疑这些人是不是脑子坏了。不用钱,一切资源共享,活在梦里呢

    回到废弃的木屋。

    此刻,火堆已经将近熄灭,法蒂尔靠在火堆边,蜷缩成一团,抽搐不已。他大概是在做什么噩梦,嘴里一直在嘟囔着:“别别放手别放手别放手”

    阿格莱亚摸了父亲的脑袋一下,烫的吓人。

    她赶紧取出药,试图给父亲涂上。

    突然,法蒂尔一个激灵,手指像铁钩一样抓住阿格莱亚的手腕,睁开了眼睛,魔怔了一样说道:“对不起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我只能选一个”

    阿格莱亚吃痛,使劲的掰开法蒂尔的手掌,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

    法蒂尔从梦魇中清醒了一点,他看清面前的人之后,松了口气,瞳孔涣散,再度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陷入了昏睡。

    阿格莱亚也没有说话,给法蒂尔上完药,她默默的给火堆添了点柴,抱着胳膊缩在了角落里。

    她有种莫名的恐惧,她感觉父亲刚刚清醒的一刻,看的并不是自己,他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个人,不停的道歉。

    想到母亲,联想起他多年不曾回家,阿格莱亚心里就像梗了根刺一般难受。她又有些恨恨的咬牙,心想等这家伙昏迷结束,绑也要把他绑回去,好好给母亲道歉

    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劳累一整天的她迷迷糊糊的进入了睡梦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睡梦中惊醒,手腕有些灼痛,她撸起袖子一看,手上的红色火焰标志亮的可怕。

    她还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

    这笑声令她悚然一惊,她想到自己朋友被变成动物的那可怕一晚,于是抓着魔杖站了起来,顺着窗缝往外一看。

    此刻,天半黑不黑,森林中积雪反射的微光让整个世界都呈现出一种灰白的颜色。树林之间,偶尔有火光闪过。那正是笑声传来的方向。

    是白天看到的那群人么?

    阿格莱亚心想,这些人家伙大晚上的跑来这里干什么?惊动了她倒还好,可万一要惊动了龙群,麻烦可就大了。龙群可不会允许陌生人随便闯入领地。

    这么一想,她站了起来,紧着衣服钻出屋子,走入外面的风雪之中。

    果然,在前方星星点点的亮着很多火把,声音大概离自己有一百来米的样子。她担心龙群被惊醒,于是赶紧提着魔杖赶了过去。

    来到树林间十米左右的位置后,她看见了一副惊人的画面。

    白天看到的那群村民穿着诡异且暴露的衣服,男性和女性穿着都差不多,站在雪地里。不停的发出愉悦的声音,

    他们围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圈,举着火把,圈圈的中间,发出一些奇怪的呻吟声。

    阿格莱亚不知道这些人在干嘛,但仅仅是看他们的打扮,就足以让她面红耳赤。她举起魔杖,大声问道:

    “喂,你们在这里干嘛?”

    人群转头,表情还是和白天的样子没有多少区别,一样的自然,平静,微笑。

    但在这种环境下,那微笑已经完全变了味道,怎么看都是极度诡异。

    “嘿,离这里远一点,否则可能会有危险。”

    阿格莱亚咬牙喊道:“听见没有,去其他地方。”

    这时,白天给阿格莱亚药物的猎人站了出来。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古怪的紧身吊带衫,说道:“我们是来找你的。”

    阿格莱亚:“找我干嘛?”

    “你是我们的一份子啊。”

    猎人说道:“我们的繁殖一夜当然要来找你。”

    他指着身后的男性说道,“我们觉得你很漂亮,想和你分享他们的身体。”

    阿格莱亚一时间有些懵逼,她觉得自己大概是没睡醒,于是甩了甩头:“哈你说啥?”

    “他们想和你分享自己的,繁衍后代。”

    猎人耐心的解释了一遍,那口气仿佛在探讨明天是吃猪肉还是牛肉一样平和。

    阿格莱亚张大了嘴巴,她听明白了对方的话,悚然一惊,猛地抽出魔杖,举了起来,厉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他妈在说什么?我他妈为什么要和你们”

    阿格莱亚脸色由白转青,光是转述对方的话就让她几欲作呕,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竟能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为什么不呢。”

    那名猎人轻声说道,“我们这里每件东西都是共享的,也包括我们每个人的。”

    “闭嘴!!”

    阿格莱亚已经勃然大怒,“闭上你的臭嘴,你个神经病,变态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