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者 > 第796章 我的确变了

第796章 我的确变了

 热门推荐:
    葛震一行人全部被带走,苏暮雪抱着小家伙不断的安慰,并且不时的瞪着做口供的葛震,眼睛里全是不满。

    她的肚子里窝火,这个火是一定得发出来的,她绝对会跟葛震没完。

    “姓名?”

    “陶永刚。”

    “性别?”

    “男。”

    “单位。”

    “红色尖兵部队,隶属于……保密单位。”

    “……”

    “姓名?”

    “萧援朝。”

    “性别?”

    “男。”

    “单位?”

    “不方便说,隶属于保密单位。”

    “……”

    “姓名?”

    “段洪。”

    “性别?”

    “男。”

    “单位?”

    “保密单位。”

    “……”

    口供做的一塌糊涂,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哪个单位的,但全都看过他们的证件,最低的军衔是中校。

    办案人员也反复核实证件的真伪,并且给上级打电话,整整一夜才搞清楚。

    也不是全搞清楚了,只知道上级让立刻放人,只知道这些都是特种兵,而且还是保密单位的特种兵。

    “我的天那……”

    所长情不自禁的擦拭额头的冷汗,后心一阵发冷,他庆幸这些人没有出手,如果出手的话,怕是会搞成大案子。

    全都是保密单位的特种兵,虽然不知道是哪一支部队,可特种部队做到如此保密的单位,一定是国家真正的利刃。

    “这个孙胖子是不是想死?”所长骂道:“狗日子给我找事,还七八十个人围攻特种部队?!”

    最终所有人全部释放,并且亲自把陶永刚的配枪递过去。

    “同志,感谢你们,十分感谢!”所长满脸笑容,无比客气道:“之前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所以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感谢你们的军纪严明,否则……”

    除了感谢还能怎样?他真得感谢军纪严明,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昨天晚上一定是个超级烂摊子,甚至都没法处理。

    陶永刚收起枪,理都不理对方,转身走人。

    对于他这个态度,所长也不敢说什么。

    “你是所长啊?”龙小七咬着香烟,搂着对方的肩膀低声说道:“你得感谢我们震哥,他非常非常克制……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葛震,那是我们这些人的哥,懂吗?”

    “懂懂懂懂懂……”

    “懂事就好。”

    “……”

    所有人全部释放,葛震叼着香烟走出来,伸出双臂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你们是不是想看我违反职业军人退役条例,然后让我重新回去?”葛震瞅着几个人发出询问声。

    “这个……哪儿能呢?”段洪讪笑。

    “我们肯定不是这个意思。”萧援朝摇头。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龙小七又是摆手又是晃脑袋。

    “……”

    “当我傻呀?”葛震吐出一口烟雾说道:“那么巧全都在同一天来到……你们走吧,我是不会回去的。都挺忙,都没什么时间。”

    其实葛震一眼就看穿他们一起来到这里的原因所在,绝对是让他回去。

    如果昨天晚上他葛震动手了,就意味着判定他无法继续呆在正常的社会中,要么滚回去,要么蹲进去,但蹲进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哥,咱们部队在扩建,要进行海、陆、空三个兵种的扩建,以形成新形势下协同特种作战能力,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那就是……”

    段洪还没说完,就被葛震打断。

    “跟我有啥关系?行了,你们走吧,昨天我也管过酒了,尽了地主之谊……”

    突然,一只手从葛震的脸上划过。

    “嗤!”

    四个血痕出现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看着抱孩子的苏暮雪。

    这是苏暮雪挠他,伸手就用指甲在他脸上挠出四道。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葛震都懵了,他印象里的苏暮雪不是这样的人呀,怎么突然变得跟泼妇一样伸手就挠?

    “你、你、你……”

    “我什么?挠你都算轻的,咱们回家慢慢算账!”

    “我……”

    苏暮雪抱着孩子扭头就走,一点儿都不给葛震面子,她也变了,昨晚已经怒到极致,做一回泼妇又能如何?

    葛震苦笑,却也无可奈何。

    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这么久,围着一个孩子转,或许不是夫妻也会变成跟夫妻差不多。

    都是为了孩子。

    “你们赶紧走吧。”葛震挥手让段洪他们走人。

    “可你得回去住持大局……”

    “老子连家里的大局都住持不了,还回去住持大局?开什么玩笑?你们不走,我走。”

    说完之后,葛震扔下这群人独自离开,他绝对不可能回去,因为一旦回去就意味着顺利归位,就意味着很难脱身。

    在这里,他是要等待。

    ……

    尼雅来了,独自一个人来了。

    葛震没有在家见尼雅,而是在城市北面一个正在开发的人工湖边见的对方。

    见到葛震,尼雅热情相拥,眼睛里闪烁着激动之色,她很久很久没见到这个男人了,多久没见,她就想念多久。

    “帮我办点事。”葛震说道。

    “没问题!”尼雅一口答应。

    葛震掏出两张照片,这是孙胖子跟那个满身刺青汉子的照片。

    “他们好像都有老婆孩子,卖掉。”他把照片递给尼雅:“不管卖到哪儿,不管卖给谁,都给我一份视频。”

    “好的,没问题。”尼雅点头。

    “对了,这个胖子似乎还有个姐,顺便也给卖掉。”葛震想了一下说道:“不知道符合什么人的口味,年龄应该有点大,也不知道长什么样。”

    “中东的客户应该不会喜欢,内部消化如何?”尼雅问道。

    “也可以。”葛震点头。

    卖人,他葛震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但现在做这种事仿佛根本不算什么似的。

    这都是他暗黑一面的原因,能在暗处做的事绝对不放在明处,前天晚上的事不是不恼火,而是他采取报复的手段变了。

    “你怎么突然会这样做?”尼雅疑惑的问道。

    “不然怎么做?”葛震笑道:“欺负我儿子,还要让我原谅吗?侮辱我儿子的妈,真以为我能忍吗?笑话!”

    尼雅瞅着葛震看了好一会,摇摇头道:“你变了。”

    “我的确变了。”葛震面向人工湖,面如波澜不惊的湖面:“去做吧,做完之后在酒店洗干净等着我。”

    “嗯?”尼雅愣了一下。

    但葛震已经大步离开,他变得,而且变化很大很大,你不能指望现在的他还是从前的样子。

    在霍鹰扬被冰封的那一刻开始,他其实已经不是所有人认识的葛震。

    尼雅盯着葛震的背影,忽然有种感觉:这是暴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