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猿吞天诀 > 第五百九十章 拜别

第五百九十章 拜别

 热门推荐:
    “动起来。”

    岩石山峰之地,对于纪凡没有倾向站定不动,宁安媛对他喝斥道。

    “面对如此多的强者,为什么一定要相拼呢。”感叹人生没这么简单的纪凡,只觉得还不如在战台上比试。

    “嗖!”

    地魔界的一众强者中,一名阴气凛冽的老者动了,虚伸手掌向着纪凡抓去。

    “呜!”

    天空中阴光翻涌,形成了大手的异象。

    对于魔手造成的天地异象,纪凡就只是看了一眼,一身体重在逐渐的放开。

    随着纪凡的身体重量加剧,他带给人的感官变了,整个人就好像极度深邃。

    “嘭!”

    肌肉层层开放,纪凡一身密密麻麻的暗脉,精光蔓延一样,开始在体内充斥。

    十二层龙纹树脉,每一层都充斥纪凡的全身,彼此又深浅不同各不交接,最为让人感觉不同寻常的,还是每层龙纹树脉所绽放出的一朵精光万王花。

    就连宁安媛也是第一次看到,单单一朵万王花纹,就能生长蔓延到全身的情形。

    纪凡的气势明显在变化,稍稍张开的口中,就像是蒸腾出精光气韵。

    “你这技法不行。”

    纪凡一身暗脉显露之后,才向着天空中的巨大魔手关注,只见他持着黑刀的右手臂,肘部微翘,握刀的手有一个蓄势,旋即向天空反撩。

    “嗤!”

    没有惊天爆响,一道划空斩光,就已经将黑色魔手断分。

    在外人看来,被一开两半的遮天魔手,两半就像上下交错。

    “嘭!”

    虚抓纪凡的阴气凛然老者,体内犹如出现了灵爆一样,将他反噬逼退数步,就连一头长发都被体内动乱的灵力冲散。

    “天都像是被斩得上下交错了,真是厉害。”血羽宗的身穿红裙少女,已然发现纪凡身形的肌肤表面,显现出十二条透龙印。

    “别居高临下的了。”

    内息深邃体重恐怖的纪凡,抬脚向着地面上一跺,似乎是不满各方强者有些人站在岩山上。

    “隆!”

    这一次强烈的力量波动来了,纪凡一脚踏川,散发出震裂道意,使得浩瀚的岩石山峰之地出现了高低交错起伏。

    眼见大地升起一个个交错的大包,就连宁安媛也不由惊骇于纪凡的力量。

    座座岩石大山扭曲,地面的鼓胀像是大浪,朝纪凡的四面八方打去,完全就是排山倒海的景象。

    被撕开的大地,直到露出古石地层,才算是让人能够立足。

    宁安媛所护着的秦暮容三个小的,似乎傻了一样,所面对的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低阶修士的认知。

    “低阶修士的比试,充其量也就是看个热闹,什么时候能举手投足就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才算是步入了强者的行列,你们要好好学着。”宁安媛一敛星辰锦,将秦暮容三个小的带到了地面上。

    踩着脚下坚硬的古石大地,秦暮容三个小的,明显是还没反应过来。

    “还要上吗?”

    纪凡先是舒了一口气,旋即对着各方势力的强者问道。

    面对纪凡,很多强者不由退却了。

    “这等程度的修炼底蕴,实在是吓人,老夫来会一会你。”地魔界一名肌肤干枯的老者,从钟晞燕身边走了出来。

    “仙阶强者吗,你到了什么阶段?”纪凡双眼微眯,对着干巴老者问道。

    “老夫只是真仙。”

    肌肤有着褶皱的老者对纪凡笑语,还算是轻松的样子。

    尽管真仙只是仙修层次中最弱的,但对于灵修而言,却也是要真正羽化成仙才能达到的阶段。

    纪凡只是知道,真仙中还有三个层次,眼前的肌肤充满褶皱老者很强。

    “那就较量一下。”

    双手持着小黑刀的纪凡,带给人的感觉,更偏向于近战修士。

    “嗡!”

    只见老者一手向着面前空间按下,散开了一圆仙印,一柄散发着十三轮辉耀的仙剑,自剑柄开始缓缓从仙印中透出。

    在各方强者的注视中,老者一手带握仙剑,脚下一点地就已经消失不见。

    “锃!”

    待到老者再现身的时候,纪凡已经动了,右手黑刀摆击在仙剑之上,就好像两道压缩的丝光交击在一起,泛起星星点点的光华。

    在老者携剑攻击的情况下,十三点剑芒在他身体周围浮现,伴随老者的动作,不断向纪凡身上刮。

    而戴着佛面的纪凡,身形动作却飘忽不定,辗转腾挪剑芒之间,黑刀攻势刁钻,进退随心所欲。

    纪凡与老者相争在一起,并没有引发波涛汹涌的震动,灵力与仙力都是压缩内敛,刀剑交击的叮响声不绝于耳。

    “嗡!”

    纪凡侧头避过剑芒拉长所化的短剑,一丝浅浅的光痕,则是在他脸上显出,但很快就被精光褪去。

    “嗤!”

    纪凡右手持刀向老者攻出,在对方向上一腾之后,也在空间中留下一道凝而不散的刀芒。

    “叮!”

    待到纪凡挥斩老者在上方劈下的剑光,那道凝而不散的刀芒却像是活了一样,竟可以与老者所带的剑芒交击。

    “这两个人的气势?”

    定禅寺一名看似年轻的和尚,略有讶异言语道。

    到了强者的层次,一般都是追求声势,可是纪凡与老者的短兵相接,却好似低阶修士一般,并没有那种毁天灭地的感觉。

    “返璞归真,这一招一式看似寻常,却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秃头胖和尚更多是感慨纪凡的实力。

    其实少有强者能感受到的是,在纪凡同肌肤有着褶皱的老者交锋过程中,那种来自对方一剑毙命的压力,甚至让他身形动作困难。

    “这个老头太厉害了,倘若不是我渡过仙魔劫,有了实质的进境,当初那伪力同他接触,只怕会被一击即溃。”纪凡一身肌肉紧绷,恐怖的力量通过黑刀爆发,却是极为内敛。

    “嘭!”

    纪凡一步寸阳踏出,并没有爆碎大地之威,只是他感觉到,不配合步法就够不到老者。

    可是在黑刀冲攮老者小腹的时候,老者则是转身避开。

    纪凡的动作不大,一步寸阳不要说跨川,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冲步,还没有低阶修士的纵掠远,可是老者的动作幅度也很小,几乎是贴边闪开他的一刀。

    黑刀所留下的凝而不散刀芒数量,开始能同老者身体周围的十三道剑光相较,交击的速度非但不快,反而放慢了一般。

    “那是浮屠杀的芳华一式!”

    身穿马褂的壮实肌肉男子林星崖,神色凝重,竟认出了蛮浑天通过荒古混原动所创的杀式。

    “怪不得那宁安媛有如此信心,这个纪凡太可怕了,竟然能凭借灵力,同那个仙阶强者的仙力缠斗,都说千锤百炼才是真,世人只是知道力量不断凝练压缩会更强,却不少有能真切意识到,这个过程会有多么艰难,到了他这种程度,寻常羽化期强者怕是接不了他一刀。”雷刹塔的干瘦男子摇了摇头,脸上透出了感慨之色。

    “铮!”

    纪凡一身气韵弥漫,左手黑刀挡住了老者一旋剑光,右手黑刀在出刀的同时,就已经抓不到老者。

    此时的老者,肌肤也不像刚刚那般干枯,仙光涌动的过程中,就好像凝出水了。

    “呼!”

    随着肌肤充满褶皱的老者,后飘出纪凡芳华十二刀的浮屠杀式,苍老的脸孔已然没有了笑容。

    “还要再战下去吗?”

    老者率先说话了,似乎有了罢手之意。

    “我已经很卖力了,但还是杀不了你。”纪凡一身紧绷的密集丝光隐去,就连十二道芳华刀芒也在收敛。

    纪凡所说的话,并非是敷衍,自从他进入生死境之后,已经很少这么卖力战斗。

    同肌肤有着褶皱老者交手,让纪凡内心产生了一种畅快之感,甚至冲散了一些之前的复杂情绪。

    “你也是第一个能够更多凭自身力量,同我单打独斗的灵修。”老者的面色深沉,不再往下说了。

    很少人知道,同大多数仙修相比,老者在同阶之中,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是没什么胜面。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稍稍平复一身肌肉酸胀感的纪凡,将头扭向远方的宁安媛问道。

    “没想到再往上修炼是这样的。”

    对于纪凡超乎预料的实力,宁安媛的双眼神色为之一亮。

    “他们的战斗方式,似乎同灵墟界空间介质改变的趋势,也有着一定的关系,不过想要到达他们这样的程度,却绝不像看似那么简单。”血羽宗的掌门应桢,少女的容貌甚至有些激动。

    纪凡与肌肤充满褶皱老者的较量,明显是为一些灵修强者,打开了一道未知的大门。

    除了纪凡的一脚重踏,将浩瀚的岩山之地摧枯拉朽撕碎,他同肌肤褶皱老者的战斗,再就没产生什么毁天灭地的波动。

    “嘭!”

    纪凡对着宁安媛双膝跪地,恭敬磕了三个头,但却没说什么,仿佛有着向她辞别之意。

    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师娘宁安媛是否还会有变化,纪凡都不打算继续探询,因为他害怕出现接受不了的结果。

    龙棺之中的汹冥黑龙尸体,纪凡给师娘留下了。

    “希望两位都能安好。”

    纪凡在心中默默言语,双眼隐隐有些发酸。

    对于说不出的情绪,纪凡不由暗叹,自己都这么大岁数,眼窝子反而越来越浅了。

    若是能将师娘宁安媛用星界盘送走,对纪凡而言还会放心一些,但她却没有走的意思。

    在宁安媛欣慰的目光中,纪凡起身独自向着东方步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