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885 难得

885 难得

 热门推荐:
    站在骏马集团之外来看,骏马集团成立同业协会的行为是标准的掩耳盗铃,但是哪又怎么样呢,有话语权的人不会就此发表任何评论,没有话语权的人,就算是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有人在意。

    短短一个月之内,美国多了四个类似“同业协会”之类的组织,通信行业、电力行业、汽车行业、以及航空行业,再加上早就已经成立的武器行业,可以说,美国现存的行业协会,有接近四分之一,控制在骏马集团手中。

    这有利有弊,一方面,便于骏马集团管理,每个行业协会就是一个分公司,协会总部就相当于以前的分公司总部,整个协会内的所有业务全靠协会总部分配,骏马集团不动声色间,就控制了四个——不,是五个,五个在未来至关重要的行业。

    其实还有一个行业,如果李牧愿意的话,李牧也可以成立一个行业协会进行控制,那就是美国近几年新兴的安保服务行业。

    这个安保服务行业其实就是雇佣兵,美国现存的雇佣兵公司,最大的几个全部处于李牧的控制中,包括风头最劲的巴拿马公司,资格最老的巴哈马公司,以及实力最强的远东公司,这些公司都在李牧的控制中,如果李牧愿意,也可以成立一个安保服务行业协会,对美国的雇佣兵行业进行规范,但是李牧没有这么做,佣兵不同于商品,这个行业的破坏性太大,李牧控制的三大雇佣兵公司,规模最小的巴拿马公司也有超过三千名员工,这是一支足以颠覆政权的力量,李牧不能,也不敢把这些力量摆在台面上,一旦那样做,那是自讨苦吃,连阿瑟也保不住李牧。

    是的,虽然巴拿马公司的风头最劲,但是在三大雇佣兵公司中,巴拿马公司的实力是最弱的,确切点说,就连华盛顿现在都不清楚,远东公司控制着多少雇佣兵,虽然远东公司的名单上还不到一千人,但是远东公司背靠吕宋和琉球、日本,随时可以拉起上万人,人上一万,没边没沿,陆军第一骑兵师的规模也就是一万多点,如果远东公司把所有的实力都摆在台面上,那么李牧马上就会成为华盛顿的最关注对象。

    巴哈马公司也是一样,名义上巴哈马还处于英国的控制中,但是在巴哈马群岛,超过九成的岛屿现在都已经被巴哈马公司购买,成为李牧的私人领地。

    这些年,巴哈马公司的势力范围一直在扩张,古巴、海地、巴拿马、多米尼加、哥伦比亚,不知不觉,巴哈马公司的势力范围已经遍及大半个加勒比海,只要巴拿马运河没有通航,那么巴哈马公司在加勒比海的地位就不可动摇。

    哪怕是巴拿马运河通航,也不会动摇巴哈马公司的地位,太平洋和大西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地区,巴哈马公司只要控制着巴拿马运河的出海口,那么谁都不能忽视巴哈马公司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这年头的公司行为,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国家行为。

    李牧之所以在华盛顿横行无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李牧控制的这些雇佣兵公司。

    美国现在的主导思想还是门罗主义,门罗主义的第一个基本原则是反对欧洲在美洲的殖民行为,第二个基本原则是保证美洲的独立,以及不干涉欧洲事务。

    门罗主义其实就是孤立主义,半个世纪前美国就决定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不想受欧洲干涉,也不想干涉欧洲,其实就是美国将整个美洲都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这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不符合欧洲的利益,所以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一直在和欧洲作斗争,争取美国乃至整个南美的独立。

    门罗主义的实施,有一个最大的关键在于,现在的美洲,或者说现在的南美,基本上都处于欧洲的殖民统治之下,所以华盛顿每天都喊着“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但是因为门罗主义的限制,华盛顿却不能直接干涉欧洲在美洲的殖民行为。

    这时候雇佣兵的存在就非常重要了,要知道雇佣兵是没有国籍的,所以不管雇佣兵在南美有多么过分,美国都不用为此承担任何一点责任,华盛顿难道不知道巴哈马公司在南美的势力范围有多大吗?

    他们知道,但是华盛顿的应对并不是限制,而是支持,这就给了李牧最大程度的自由度。

    十月底,按照原定计划,严顺从旧金山乘坐太平洋舰队的巡洋舰“进取号”经由夏威夷前往远东,随行的还有太平洋公司的三艘商船,上面装满了步枪和野战火炮,严顺随身携带的有远东公司给清政府的商业建议,如果清政府不同意,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战争。

    所谓的“商业建议”,其实用“商业讹诈”来形容更合适,李牧没想和清国好好做生意,否则商船上装载的,就不应该是武器,而是牛排和红酒。

    “其实这种事,交给我去实施更合适,你们大概不知道我有多想去远东,我想亲手把最后通牒递交给清政府,然后亲手发射第一枚炮弹,我想亲手把那些寄生虫赶回老家,让他们为祖先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李牧的最后一句话,才是李牧真正的心声,其他的,只是说给阿瑟和洛克菲勒听,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李牧知道,清帝国覆灭后,清国的统治者也已经为祖先犯下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但是如果让李牧来,李牧肯定会做的更绝,更彻底,这样才不枉李牧在这个世上走一遭。

    上辈子李牧要参加高考的时候,当时有一个跟李牧关系很好地同学,因为高考的加分,把自己的民族改成了少数民族。

    李牧当然很清楚,他那个关系很好地同学,是标准的汉族,往上数八辈都是汉族,和少数民族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就因为高考得加分,李牧的那个同学更改了民族。

    悲哀吗?

    当然悲哀!

    应该吗?

    站在李牧同学的角度上,应该,甚至如果李牧当时有关系,李牧没准也会选择更改,大环境就是这样,当个人无法改变社会时,那就只能适应社会。

    严顺在返回清国之前,李牧告诫严顺的第一个问题是,绝对不准提及和“民族”相关的任何口号,哪怕提及民族,会激起汉民心底深处的同仇敌忾,也绝对不准提及。

    是的,在李牧的计划中,以后的华人没有民族之分,不管是放羊还是种地,不管是住在山里还是住在平原,不管是爱喝咸豆脑还是爱喝甜豆脑,以后所有的华人都只能有一个民族,那就是汉民族,除此之外的任何说法,提都不能提,甚至于那些被称为民族特色的服饰、语言、文字、传统习惯,也必须进行彻底的、没有任何更改余地的统一,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只有习俗上的高度统一,传统上的高度统一,文化上的高度统一,才能避免以后的各种麻烦。

    当然了,要推行彻底的统一,肯定会激起一定程度上的反抗,但是这不是人为地把国民分为三六九等的理由,严顺回清国之后,也不需要努力争取少数民族的支持,才能反抗清政府的暴政,短期内的争议不可避免,但是如果坚持十年、二十年、五十年,那么所有的争议都会消失。

    “不不不,里姆,你可以让里奥去清国做这些事,但是你不能,你没有立场,你没有理由,别忘了你现在是美国人。”阿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洛克菲勒先给李牧警告。

    这个警告来的很及时,虽然阿瑟现在是总统,华盛顿可以对李牧的行为进行最大程度的妥协,但是这个妥协并不是无底线的,骏马集团、李牧、甚至骏马实验室都太重要了,美国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甚至连可能的损失都承受不起。

    “好吧,我已经做好了要应付清帝国公使的准备,你想做到什么程度?只是做生意?我看未必,那么是推翻清政府?你准备怎么应付来自欧洲的压力?”阿瑟关注的问题比较实际,对于李牧来说,让严顺回清国只是个玩的比较大的游戏,但是清国不是古巴,也不是吕宋,那些欧洲国家,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甚至是俄罗斯,都在清国有着巨大的利益,如果严顺想推翻清政府,那么这些压力,是李牧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没有压力,欧洲在清国有利益,没有人否认这一点,不管未来是什么政府代替清政府,那么欧洲国家在清国的利益都不会受到波及,以前清政府和欧洲签署的那些条约,新政府同样会承认,说不定还会做的更彻底,这有什么关系呢?对于那些欧洲国家来说,或者说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换了个合作伙伴而已,说不定这个新的合作伙伴,还会合作的更彻底,更了解我们的要求,我想不出干涉的理由。”李牧没想进行彻底的颠覆,有所得就要有所失,颠补不破的真理。

    关于那些清政府以前和列强签订的合约,李牧真的没打算彻底否认,国家的崛起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全世界的资源就这么多,某个国家想要的多一些,其他国家剩下的肯定就会少一些,另一个时空共和国加入世贸组织,还要辛辛苦苦用衬衫换飞机呢,自己没能力制定游戏规则,那么就要按照游戏规则的要求来,只要欧洲国家不干涉严顺就够了,李牧没想奢望太多。

    干涉这个事,也是李牧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

    太平天国运动时期,英国和法国在决定帮助清政府剿灭太平天国之前,也和太平天国进行了前期接触,也正是这些接触,让英国人和法国人了解到,太平天国哪怕推翻了清政府,也不可能维护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利益,这最终导致了“洋枪队”的诞生,太平天国遂昙花一现。

    如果严顺正式立起反旗,可以确定,英国人和法国人也会提前和严顺进行接触,这时候严顺的态度就很重要,不满足英国人和法国人的要求,英国人和法国人就会从中作梗,甚至协助清政府剿灭严顺的反叛行为。

    但是如果严顺表示出一定程度的配合,甚至严顺给英国人和法国人的承诺,比清政府给的承诺更有利,那么英国人和法国人的立场还真不好说,标准石油想打开清国市场都这么困难,英国企业和法国企业也一样,如果严顺承诺向欧洲国家开放市场,那么李牧可以肯定,哪怕欧洲国家不支持严顺,最起码也不会给清政府提供帮助。

    这就够了,虽然这个时空的清政府没有经历甲午清日战争,没有经历八国联军侵华,没有经历戊戌变法失败,但是别以为那些地方督抚都对清国京城里的小皇帝忠心耿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太平天国为什么愈演愈烈,和地方政府的观望密不可分,难道当时的清国除了曾剃头就没有能臣了?

    别逗了,清政府之所以给曾剃头那么多殊荣,就是因为曾剃头在剿灭太平天国过程中的不遗余力,清政府奖励的是“忠”,而不是“能”,这一点要搞清楚。

    “里姆,我不关注清国、不关注里奥,我也不关注欧洲,我关注只是你,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希望里姆你能记住,你现在是美国人,所以你要维护美利坚的利益,因为美利坚给了你现在的一切,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你现在还在清国,那么不管你有多么的出色,你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阿瑟现在看上去才真的像一个美国总统,别看阿瑟以前动不动就说要辞职,真到了关键时候,阿瑟还是以美国利益为重。

    这一点很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