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 > 392.城战04-路泽队vs银枪

392.城战04-路泽队vs银枪

 热门推荐:
    “喂,看看指示器,咱们得赶在那几个男人找到本源之前找到,这可是升职加薪的好机会。”银枪对这次的作战势在必得。

    “这次我们不是已经联合作战了吗?”银枪后面的一个穿着军服的严肃男人反问。

    银枪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微微靠近对方。男人有些不太习惯对方离他这么近,他甚至能看清楚面前这个女人脸上每一颗雀斑,也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你可真老实。”银枪的眸子写满了嘲笑,她伸出手指点着男人的胸膛。“记清楚,他们说的话就像是母猪放的屁。”

    “但是……”男人身材高大,但面对女人的嘲讽也显得有些局促,严肃的脸差点保持不住。“我觉得这种时候我们应该一致对外,这时候还互相防备是愚蠢的行为。”

    “没错。”银枪审视着男人严肃的脸,叹了一口气,面对这个老实人,她觉得解释不通。“你说的对,所以我们要团结起来,你们只要听从我的命令就可以了,不要问为什么。”

    她的后面跟着一个二十几人的队伍,这是属于她的班底。

    严肃男人心中留有疑惑,但当银枪开始下命令时,他就会逼迫自己抛弃这种疑惑,完全执行命令。

    “是。”

    “现在,告诉我,离我们最近的本源在哪里?”

    严肃男人拿出一块银色的怀表,按住上面的按钮,伴随着机械齿轮运作的声音,表盖弹开。

    这是一个像是指南针的东西,指针对准的方向就是他们要找的本源所在之地。

    “在靠西南的方向,走过去也需要一段时间。”

    他们从城市中心出发,沿着其中一条主干道往西南方向去。一路上,他们连半个玩家都没见到,就好像在这里的人都害怕他们一样。

    “一群孬种,全都躲起来了吗?本以为能痛快的开打,结果这么无聊吗?”银枪的右手一直抚摸着腰间的手枪,神色惋惜。“我的这些宝贝都快要生锈了。”

    严肃的男人摇了摇头,指了指前面。

    “哟,你不提醒我,我都差点没注意到他们,没办法,这些家伙太弱了,像小虫子一样,我都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银枪侧着身子,满不在乎的说,她的声音很大,确保可以让对面那些家伙听到。

    “我是真没想到入侵者居然废话这么多。”邬彦茜扬了扬眉。她的旁边站着路泽,他们的后面站着听从他们指示的玩家。

    “终于敢出来了,小虫子们?”银枪扭头看着对面的人,上下打量着这些身体略显僵硬,脸色苍白的玩家们。“啧,真可怜,没办法恢复到活人的状态,所以成为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吗?”

    路泽抿着薄唇,眉头微皱,他觉得对面那个短发女人非常烦。

    那些侮辱的垃圾话并不能让路泽和邬彦茜的心情有一丝波动,他们早已经过了会被垃圾话挑衅到生气的阶段。

    银枪见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效果,冷笑讥讽:“连最基本的情绪都丧失了,你们比我想象的更加可怜。”

    邬彦茜对路泽说:“为什么他们让你当队长,我觉得我也有实力当这哥队长。”

    路泽狭长的眼眸闪过得意:“那自然是我比你强。”

    邬彦茜迈开修长的腿,走到路泽的前面:“我们就来比一比,如果我这边杀的人多,你就把你那边的一条街转让给我。”

    “呵,如果你输了,我要你过来给我洗一星期的盘子。”路泽扬起下巴。“能让议会的对弈者屈尊为我洗盘子,真是大快人心。”

    “咱们的对决结果是0:1,你只不过是比我胜出一场,别得意,按照规律,这次应该我赢。”

    就像之前每一次比试,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抛出赌注,他们从见到的第一面,就开始竞争,从没有互相退让过。

    “居然敢无视我。”银枪也没有继续挑衅的心情了,毕竟她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见到被挑衅的人满脸怒容的冲过来,但对面那波人实在没什么意思。

    “上吧。”

    “是!”银枪身后爆发出齐刷刷的应答声,气势滔天。

    这些人没有什么个人天赋,能用的不过是在任务中积累的怨气还有从系统商城中兑换的技能和武器。

    他们的怨气并不会像亡者之都的玩家们那样,直接附着在身上,而是被封锁在某件武器或者技能中,平时他们可以通过吞噬掠夺其他怨灵的怨气,来不断补充怨气。

    这些人驱使着以怨气为核心的武器,冲向了对方,他们只把这些怨气当成对敌的武器,为了变得强大,吸收了很多别人的怨气,因此这力量虽然强大,但却斑驳。

    入侵者如杀入羊群的狼,只使用了平时的力量,就把亡者都市的玩家击溃。

    亡者都市的玩家们睁大眼睛,记录着对面敌人的武器和技能。

    严肃的军装男人,手里握着一柄散发着怨气的银色手枪,他的一发子弹可以击穿对方的心脏,并让贮存在子弹中的怨气慢慢侵蚀着对方,吸收对方死前的怨恨。

    “吃我的枪子,只会让我越来越强。”严肃男人盯着对面刚刚被击倒的玩家。

    他的胸膛已经被子弹腐蚀出了一个大洞,全身冒着黑气。

    “去死吧。”严肃男人寻找到下一个目标。

    “就这么点能耐吗?”

    这个人挣扎着站起来,胸口的大洞正在快速的愈合,他咧开嘴,头部以一种不可能的扭曲角度歪着。

    严肃男人皱着眉头再次开枪,但对方每一次都能站起来,就算身体已经被打成筛子,四肢因为伤势无法动弹,甚至最后一次进攻后,都四肢分离,只能在地上蠕动,他还是没有彻底死亡。

    “你们真是怪物。”

    同样的事,不仅仅在严肃男人这里发生。

    来自外界的入侵者们惊恐的发现,这些人虽然弱,但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无论是心脏被射穿,还是头身分离,再或者是身体破开了一道大口子,都能再次站起来冲过来。

    而且在他们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痛苦的表情,这些家伙也不会悲伤或者愤怒,唯一能做到的事,就是不断的站起来,再次用那些奇怪的技能发动进攻。

    银枪熟练地切换着身上各种枪械,但那个叫做路泽的男人却狡猾的像一只狐狸,在枪林弹雨中不但动作迅猛,还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中踢出一脚。

    “嗯……这一队的平均实力差不多是b级,使用的武器大多是枪械,用的子弹是怨气凝聚而成的特殊子弹,这种特殊子弹可以吸收被攻击者身上的怨气,因此只要战争不断进行下去,这些人就能一直获得补给,直到耗死敌人。”

    邬彦茜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战场:“位置都差不多了,该‘围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