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来之军娘在上 > 685:大结局(二)

685:大结局(二)

 热门推荐:
    听到李轩喊自己,仲孙沅抬手揉了一下发涨的脑子。

    她还未揉两下,一只温凉的大掌覆在她的额前,头顶传来师尊担忧的询问。

    “还疼?”

    仲孙沅道,“不疼,只是吸收理清之前的记忆有些累。”

    “十三娘”那百多年的经历不算复杂,但“十三娘”毕竟是一张白纸、一个全新的人,她有自我人格,一直坚定认为“十三娘”和“宸沅尊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当仲孙沅恢复所有记忆,“十三娘”的认知会影响她对自我身份的判断。没什么危害,但需要时间捋清楚。

    “那些年辛苦你了。”

    如今的栾绛尊者,不仅仅是仲孙沅的师尊,也是姜阮,更是数万年前的圣君。

    他最清楚仲孙沅失去记忆那些年是如何度过的。

    “辛苦什么,如果没有阿阮,便没有之后的师尊,更没有十三娘了。”

    他们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说这些客气话反而显得生份了。

    二人旁若无人地说着,李轩站在三步之外不知该如何插嘴。

    “沅沅,你真是沅沅吧?”

    “不是我还能是谁?”仲孙沅蹙眉威胁道,“你小子皮又欠了?”

    听到熟悉的威胁,李轩长松一口气——果然还是熟悉的老朋友。

    “你是沅沅的话——那么这位是——”

    他知道仲孙沅和姜阮是情侣,依照友人的脾性,她也不会随便移情别恋。

    此时却跟容貌陌生的男子如此亲昵,李轩不由得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仲孙沅道,“阿阮啊,准确来说,应该是阿阮的转世,也是我的师尊。”

    李轩:“???”

    这个关系有些乱,他好像越听越迷糊了。

    不仅关系乱,时间轴也乱得一塌糊涂。

    栾绛剑尊笑道,“李轩学弟,多年不见,依旧如昔啊。”

    李轩:“???”

    栾绛剑尊简单解释了一遍。

    “先前魂魄进入万轮仪,直接入了轮回道,转世去了另一个异界。那个异界是十三娘的故乡,只是时间线出了点问题,转世到了十三娘出生前一千多年。之后因缘巧合收下她当徒弟。”

    李轩挠头,“还能有这操作?”

    栾绛剑尊道,“两界之间的时间轴并非一致,时间流速也不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李轩也是心大,没纠结多会儿便接受了栾绛剑尊的说辞。

    最重要的是——

    尽管眼前这个男子与姜阮相貌气质不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出一辙。

    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们的敌人还在一旁叫嚣跳脚呢。

    “沅沅和学长都回来了,那么——你们有办法解决上头那个家伙了?”

    “办法自然是寻到了。”栾绛剑尊神情冷然道,“当年与他在落日宫死战,用十件神器组成封大阵才勉强镇压。本以为他能意识到错误,偿还欠下的孽债,没想到他这么多年依旧死不悔改,毁掉神器、破封而出。如今自然不能再留着,便让它从何而来,滚回哪儿去!”

    尽管天脑折腾出来的破事儿多,但毕竟是天道同源,弄死是不可能弄死的。

    圣君当年也只是将其封印,让它坐牢还债,坐牢十二万年差不多就能刑满释放。

    结果这货坐牢多年,最后几千年忍耐不下去了,非得在最后一段时间搞事情。

    眼瞧着刑满释放又越狱犯法,这操作也是骚得不行。

    天脑作死,那就别怪他判刑从重了。

    天脑原先还在叫嚣,听到这话心中咯噔,一股不祥的预感蔓延全身。

    “你现在能奈我何?”

    如今的栾绛实力远不如当年的圣君,他能拿自己怎么办?哪怕恢复到鼎盛实力,天脑即将完成融合,届时整个万轮仪上的天道法则全部为他所用,区区落日宫看门狗还想力挽狂澜?

    不管怎么想,胜算都在自己这里。

    栾绛也好,圣君也罢,不过是故弄玄虚,吓唬人罢了。

    栾绛剑尊道,“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天脑问他,“什么错误?”

    “凭你如今的实力,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不该觊觎万轮仪,更不该试图融合。融合天道法则,固然让你拥有无上实力,不过——你忘了一件事情,此间天道法则是不完善的。”

    天脑隐隐察觉到什么。

    “正因为天道根基不完整,所以才有你这个异类诞生。”

    栾绛抬手与仲孙沅十指紧扣。

    “一旦天道法则完善了,你觉得自己还能存活?”

    天脑嗤笑道,“你想说什么,牺牲自己补全缺失的那部分天道法则?”

    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能的话,当年圣君早就这么做了,岂会落得个陨落的下场?

    “你太自信了,也太愚昧了。”栾绛道,“当年就犯了这个错,如今还在同一个坑跌倒。”

    这缺德家伙,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有什么底牌便亮出来,看看究竟是你死还是我死!”

    栾绛道,“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两团蓝光从二人身上飘出,二者合二为一,凝聚成一段玄奥的纹路融入万轮仪。

    那一瞬,天脑便觉得自己被一股神秘而苍茫浩瀚的力量锁住。

    “这是什么?”

    他失声尖叫。

    栾绛搁下一句话,“补全天道的重任,交给你了。”

    “什么!!!”

    栾绛叹道,“所以我才说,你真是太蠢了。”

    天脑作为天道法则衍生出来的意识,这么多年他就没有思索过自己存在的意义吗?

    众生万物皆在天道掌控之下,无人可以逃脱它的算计。

    谁知道“意外”不是有心算计?

    是的。

    天脑的诞生并非意外,而是必然。

    天道要补全自身缺失的部分,所以衍生出这一缕意识。

    本以为这一缕意识能体察大爱,最后以身合道,完善缺失的部分。

    谁料这货就是坑爹的。

    不仅不懂大爱,反而兴风作浪,残害生灵,弄得天道根基险些崩溃。

    既然它不愿意自愿补全天道,那就只能强来了。

    栾绛和仲孙沅取来的“本源之力”就是用来分解、回溯这一缕天道意识,将其化为本源,方便万轮仪吸纳。栾绛嘲讽天脑蠢,因为这货作为万轮仪的食物,居然还眼巴巴自己送上门。

    “你算计我?”

    栾绛纯良道,“天道算计的,跟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