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正确的做法 下

第五百八十九章 正确的做法 下

 热门推荐:
    “心跳呼吸都不好,血压拉不住了,失血过多,我看不见腹腔内部的出血点,有可能是肝脏破裂,现在没有办法止血,赶紧给我上代血浆。”宋平安一把扯下了戴在自己耳朵上的听诊器,“王鸽,你得帮我忙。”

    王鸽马上点头,手中的代血浆已经准备好了。

    “郑老师,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别害怕你现在已经安全了,我们是雅湘附二医院的大夫。”宋平安好在病人的耳朵旁边对他说道。

    虽然肢体上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病人的眼睛动了一下,这代表他还有十分微弱的意识。

    “快放开我,放开,啊!别动我!”韩子轩在几个大人的控制之下还在不断挣扎,手脚并用,张开嘴还打算咬人。

    两分钟之前,就在宋平安劝说韩子轩,而后者愣神的那几秒钟之内,我在教室后门的警察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扑倒了手持尖刀的韩子轩,把人质救了出来。

    在夺刀的过程中,由于韩子萱的不断挣扎,警察也不敢动作太大,害怕剪刀伤到了韩子轩这个孩子,自己反倒是被十几厘米长的主厨刀划伤了,右臂从肘关节到腕关节,一条长长的口子,伤口接近20厘米,顿时血流如注。

    宋平安与田雨晴的分工十分明确,前者马上扑到了受伤严重的老师跟前,而后者则是,看到了受伤的警察,来到了警察身边,用止血带绑住了他的上臂进行止血。

    那警察还是等到同事把人控制住之后,自己才撤开的。由于肾上腺素的作用,他在受伤之处并没有感觉到过于疼痛,而是看着那骇人的伤口和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才觉得有些害怕,脑袋上的汗瞬间就下来了,几秒钟之后,一股剧痛从胳膊缠到了脑袋里,顿时变得脸色苍白。

    “别怕,情况还行,没有伤到重要的血管和韧带,骨头也没事儿,具体的要去医院拍片子,疼是疼了点,待会给你一针安定。你要保持镇定,心动过速的情况下出血会更多,这个情况肯定是要缝针了,多少得留下点儿疤。”田雨晴仔细的为警察检查了伤口,轻言轻语十分温柔,在他的安抚之下,警察的心态似乎有了一定的好转。

    这年轻警察没遇见什么事儿,却仍旧满腔热血,平时在派出所里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案件,很少会碰到这种持刀挟持人质的,而这次的情况又那么特殊。

    之前受伤也都是小伤,被泼妇抓几下,挠几下,被喝了酒的醉汉打几下,根本就见不到血,要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在这样一个小护士面前,男人绝对不能说不行。就算是田雨晴戴着厚厚的口罩,看着那一双大眼睛,就知道这小护士长的绝对漂亮。

    “我怕不是遇到了天使吧?”警察在心里想着,似乎胳膊上的伤势都好了不少。

    男人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那是天性,警察也不例外。更何况这个小护士如此温柔仔细,那一点儿害怕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有点疤好,男人身上不能没有疤。”警察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仍在大喊大叫的韩子轩。

    “给那个孩子来一针安定,注意剂量,别让他在那喊了。”宋平安注意到,由于是个孩子,就算是持刀伤人犯下了如此大的罪行,他们也依旧没有给他上手铐。

    田雨晴临时处理了一下警察的伤口,马上取出了注射器,在众多警察按着男孩的时候,右上臂肌肉注射,一针安定下去,男孩果然镇定了很多,也更加容易被控制。

    “孩子有没有受伤?”宋平安仍旧在检查这病人身上是否存在其他的伤口。

    “没有受伤。”旁边派出所的警察说道,“我们已经找了他的父母,直接带到派出所里去,剩下的事情你们别管了,老师呢?”

    “情况不好,需要马上去医院,现场没有办法处置。”宋平安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受伤的年轻警察。

    王鸽当然懂他的意思。只有一辆救护车,不能带两个病人回去。要是病人受伤不严重也就算了,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

    “兄弟,撑得住吗?我马上通知另外一辆救护车过来。”王鸽掏出了手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优先抢救情况最严重的病人,也就是说,警察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没事儿,待会儿我让他们直接开警车送我去医院,就跟着你们的车后面。”年轻警察虽然想要在田雨晴面前表现一番,但是仍旧疼得呲牙咧嘴。有些时候生理上的疼痛,是人的意志力完全无法抵挡的。

    那哥们没晕过去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是个汉子。

    “疼就说别逞能,这胳膊别动,在到医院之前止血带不能放松。”田雨晴马上在警察受伤的那条胳膊的上臂,打了一针安定,能让他舒服一些。“待会儿到了医院急诊,大夫问你有没有用过什么止痛药,就说我给你打过一针安定。在路上胳膊举高点,高于胸口,能少流一点血。”

    这么长的伤口缝针肯定需要局部麻醉,大夫是要判断用药量的。

    “麻烦你们通知伤员的家属,如果需要手术,那就要家属在场才可以。王鸽,走,抬人。”宋平安喊了一声,“腹部两处刀伤,怀疑肝脏破裂大量出血,已经有点失血性休克的意思了。到了车直接给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代血浆我挂上了,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心电监控,关注血氧浓度,一定要把血压拉住。”

    “知道了。”田雨晴答应了一声。

    王鸽和警察一起把人抬到了担架上,然后火速下楼,将人放置在救护车上。

    受伤的警察也跟着一起下了楼,直到被同事扶上了车,两只眼睛还停留在田雨晴的身上。

    天使并没有来到这里,似乎是不想要收走这个人的灵魂,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毕竟这个人的情况现在非常严重,要是天使不来,那么来的可就是死神了!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我们已经接到刀伤病人,正在返回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王鸽拿起通话器进行汇报,随后把通话器甩到了身后。

    宋平安则是十分熟练的接住通话器,随即说道,“病人胸腔腹腔两处刀伤,怀疑肝脏破裂,大量出血,车上无法进行急救,无法判断出血量,已经接近失血性休克状态,请求急诊部准备抽血验血,血常规,配型,胸腔腹腔x光,CT检查,请求胸腹外科主任医师级别以上医生进行会诊,准备手术室,如果来不检查的话就只能进行手术探查了。等级最优先!”

    此刻的宋平安只希望这位郑老师的肝脏是可以修补的,最起码要留半块肝脏是完整的。

    肝脏脾脏破裂,大出血的情况下,为了止血,但出现没有办法修补的情况,大夫们往往会选择切掉这个器官。不同于人体其他器官,肝脏自我修复和再生的能力。

    只要人还活着,只要还有半块肝脏,那就是还有希望。要是肝脏无法修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没有办法找到移植肝脏,那么人就只能等死。

    刀伤的情况一般来说都不是最糟糕的,里面的伤口应该也就像是快刀切肉一样,拉开了一个口子,刀身并没有在体内进行翻转扭曲。这孩子也不是冲着杀人去的,下手并没有那么黑,因此外部切口整齐,里面也差不到哪里去。

    只要能够及时赶到医院,修复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就看在这一段路上,病人能不能撑得住了。

    具备手术指标的进入医院,和休克之后一边进行心肺复苏一边进医院完全是两个概念。

    更何况,宋平安也不想让这个老师和那个孩子出事。

    医者仁心,但并非圣母。这个老师的做法有错,孩子更是一时冲动。只要能把事情说开,原本可以相安无事。

    可是老师采取了错误的教育方式,而孩子更是采取了偏激的做法。

    最好的情况,就是老师不死,那个孩子也用不着背负杀人犯的罪名。

    虽然在很大的程度上这个孩子不会被判为有罪,但是持刀杀人和故意杀人却有很大的区别。

    一个可以弥补,一个无法挽回。

    从舆论监督,和旁观者角度来说,不论是将来新闻报道,还是认识这个孩子的人,一旦听说这个孩子持刀捅伤自己的老师,会觉得孩子冥顽不灵,不听管教,太过于冲动,一定要好好教育。

    而一旦将来新闻报道出来,或者是认识这个孩子的人听说,这个孩子杀了自己的老师,肯定是恨不得枪毙了这个小畜生,根本不管是什么原因。

    就算是法律无法给予制裁,这个阴影也会伴随孩子一生。

    其中的关键,就是在于老师死没死。

    老师要是死了,两个人一起完蛋,老师要是没死,那些都还有的救。

    宋平安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责任如此重大,每一个选择都变得十分慎重。

    也许孩子和老师在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但是现在宋平安的存在,则有办法修补这一切。

    挂掉了通话器的王鸽早就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了死神身影。

    举着长柄雨伞的死神在烈日炎炎之下十分突兀,速度奇快。想必天使没来,就是怕跟死神撞个正着。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儿。”在道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王鸽的车速已经飙到了100公里每小时以上,在市区之中化作一道残影,路过的私家车无一不做避让动作。

    这么快的速度,撞上了就是个死,不想让也得让啊,自己的命还要呢!

    死神的速度果然很快,但是王鸽的救护车一直与他保持着大概50米的距离,医院已经快到了,待会儿药物的效果但被激活,病人的生命体征也会变得更好看一些,死神放弃那是早晚的事情。

    王鸽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田雨晴,这个丫头又累又紧张,她已经按照医嘱完成了自己的全部动作,此刻正擦着脑门上的汗珠,气喘吁吁的看着生命体征监控设备上的血药浓度和血压指数。

    “小田,那个警察对你有点意思。”宋平安看田雨晴太过于紧张,现在的病人情况又有一些好转,便打算说点什么让田雨晴缓解一下情绪。

    “哪个?”田雨晴愣了一下。

    “就受伤的那个。”宋平安笑道,“你是没看见,你给那警察检查处理伤口的时候,他一直盯着你看,碰到他胳膊的时候,他浑身还抖着呢,脸都红了。”

    “得了吧,那是肾上腺素的效果。浑身发抖是因为疼,就知道调侃我,好好看着病人吧,血压好不容易上来了。我戴着口罩,这都能看上我?”田雨晴虽然嘴上说着,但心里却扑通扑通的一直跳,不由得羞红了脸。

    “你不信啊?你问王鸽!一见钟情这回事儿我有经验。戴着口罩怎么了?你浑身上下有那股气质!再说了,这大眼睛,长睫毛忽扇忽扇的,对谁放电谁不倒啊。”宋平安说道。“有这好机会就抓紧了,一个警察,一个护士,门当户对的,我看那小伙子也挺不错,满腔热血敢打敢拼,这要是结了婚啊,可不能让他这么拼了,孩子不能没爹。你得想想孩子将来在哪儿上学。”

    王鸽当然也看出那警察对田雨晴有意思,听着宋平安这一顿胡侃乱吹也是不由得尴尬地笑了起来,只是在田雨晴期待的目光之下,他没说话。

    救护车在前方路口闯了红灯,减速左转,方向盘往右边一带,马上开进了雅湘附二医院的大门。众人七手八脚地把病人抬下来,此时的王鸽再往门口一看,死神早就已经不见了。

    办手续,开绿色通道,王鸽在急诊部大厅里边忙活了六七分钟,原本跟在救护车后面的那辆警车,这才姗姗来迟。

    受伤的警察抬着自己的胳膊被同事扶了出来,受伤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便坐在了处置室外面等待医生到来。他眼神还算不错,一眼就看到了王鸽。

    “师傅,你这车开的够快的,几分钟就没影了。我开车的那个哥们愣是追不上。”警察咧开嘴,跟王鸽套着近乎。

    “正常操作。”王鸽指了指他的胳膊,还在顺着胳膊肘子往下面滴血。“抬高点。”

    警察赶紧照做,“那个,师傅,刚才给我检查的那个护士小姐姐……是在这里工作的吧。有没有联系方式什么的……遇上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天使。”

    肉麻不肉麻啊!还天使?以王鸽现在的认知来看,把田雨晴比作天使,那可真是侮辱田雨晴这个人了!

    王鸽早就知道这警察想问什么了,这拐弯抹角的真是费劲,但是他没有选择把田雨晴的联系方式直接告诉这个警察。

    反正人都在医院了,这种情况怎样也要在急诊住上几天观察一下。要是田雨晴真对这哥们有意思,一定有办法可以主动找到他。

    “大夫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念念不忘你的小姐姐!赶紧进去,缝针!”警察的同时过来了,一把将警察拽了起来,拖进处置室。“你看我这一身血,病好了得请我吃饭。”

    站在一旁的大夫金晶看着那两个狼狈的警察,又看了看现在门口迷之笑容的王鸽,还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