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仙杖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热门推荐:
    婚礼当天,唐楼大开眼界,迎娶皇家女果真不同凡响,规模之大,光是陪同的宫人就有几千人。

    小皇帝这一代,皇室人丁单薄,除了他本人外,只有云霓公主这个妹妹,因此公主的陪嫁丰厚无比。

    太监宫女三千人,金银珠宝五十箱,药材香料十车,御制钱币十万枚,宝石一百斗,御用的玉器比方说玉灵芝、玉如意等一千枚,宫中珍藏的绝版书籍一百车,另外更有庄园田契上千亩。

    唐楼听着宫中太监报出陪嫁礼单,只感到眼皮直跳,一个初中生就有这么多身家,皇家真的豪富到不讲理的地步吗?

    既然公主有这么丰厚的陪嫁,唐楼出手也不能小气。

    于是,国公府上下搜刮,总算凑齐一份看得过去的聘礼。

    海底千年沉香木一吨,百万年份的珊瑚玉一百根,拳头大的夜明珠五颗,精心挑选的珍珠按大小规格分开,分成五个等级,每个等级各有十斗,而且都是走盘珠级别的珍品。

    除了贝壳开出的珍珠外,还有珍稀无比的龟珠和蛇珠,都是传说中才存在的稀释珍品,或许把玩价值上欠缺,可龟珠合药能延年益寿,蛇珠可以去除百毒,都珍贵无比,合计三斗。

    此外,还有黄金十吨,白银十吨,水银十万罐,五色美玉两百箱,还有干晒海鲜十万斤,新鲜牛羊上万头。

    这么大的手笔,总算给出一个交代,宫中的各首领太监都没有为难唐楼的手下,送着公主车驾一路到了国公府。

    国公府前,青石街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铺上红色毛毯,各方来宾登门,不管是府内府外,都足不沾地。

    唐楼一身大黑底色的玄服,上面绣着红色花纹,这是大唐世界的新郎服,看上去端庄大气,不像前世流行的影楼风。

    “公主到!”车驾到了国公府前,宫中女官大声叫道。

    唐楼急忙快步上前,要迎着公主下车驾。

    这一刻无比重要,四周鼓吹乐师都是从宫中调来的,吹奏的都是庄严乐章,立刻演奏起婚宴之乐。

    在这片音乐中,唐楼正要朝着车驾躬身行礼,突然一声暴喝传来。

    “唐楼,你的老朋友来了,且慢完婚!”

    这个声音太不合时宜,婚礼现场来了许多大人物,四大辅政中的叔、季两位来了,九大国公全都来了,而朝中文武,也来了许多官位不低的大人物。

    眼看着婚礼进入议程,却有不速之客打断,这可是大大落了国公府的颜面。

    几位家臣脸色变了,主辱臣死,今天发生这种事情,他们负责四周护卫的,难辞其咎。

    可是,国公府事先明明布置人马,要提防外人来闹事,为何还有人闯到近前。

    “谁敢这么大胆?”

    几位家将顺着声音上前,气势汹汹过去,接着就再没返回。

    “来者不善呐!”唐楼也不迎亲了,而是转身站直。

    郑元百虚两人走过去,“谁来闹事?”

    片刻功夫,人群被分开,闹事之人走到跟前,唐楼认出其中一人,是元赤楼手下大将令狐草舟,他身边两人相貌陌生,而且身上带着淡淡气势,不像是俗世中人。

    人群中的文武百官,先后认出令狐草舟,知道他和唐楼的恩怨,这次过来肯定请来山中散人的同门,前来寻仇了。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山中散人的嚣张。

    这次联姻,唐楼代表国公,云霓公主代表皇室,两方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打断婚礼等同得罪两方,简直是送死的行为。

    可是令狐草舟和身边的两位山中散热,偏偏就这样做了。

    一时间,所有目光聚集到唐楼脸上,等待他做出应对。

    唐楼知道,眼前的事情,自己必须处理完善,否则国公府将颜面扫地,连同小皇帝都要对自己有意见。

    “令狐草舟,你们山中散人居于山野,不服王化日久,难道连最基本的礼仪道德都不知道了,我现在迎亲,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完婚后再说?这里有公主在此,惊扰了大驾,你们承受的起吗?”

    听到唐楼怒喝,令狐草舟心中痛快,“唐楼,我们特地挑选这个时候,也是位公主好,若是你英年早逝,公主也不用年纪轻轻过门就当寡妇。”

    “混账!”

    “大胆!”

    “放肆!”

    唐楼手下的几位家将,气的七窍生烟,这还是人话吗?

    宫中女官皱着眉头,僵持越久,他们这些打下手的人可撑不住。

    “公主大驾在此,你们快退让开。”

    令狐草舟这次过来,除了大师兄田真子外,还有一个少年师弟出来见见世面。

    田真子听到这句话,淡淡说道,“我等方外之人,眼中只有众生平等,村姑公主都是一般。现在有事在身,不方便退让。”

    在场所有宾客,都感到这些山中散人简直无法无天。

    “好一个不服王化,好一个众生平等!你们山中散热不讲尊卑,不谈礼节,莫非都是无父无母的畜生?”叔辅指着田真子大声骂道。

    田真子听了没有动怒,而是淡淡说道,“修炼之人,本就要斩断俗缘,而且众生平等,人还是畜生也无区别,你说我是无父无母的畜生,倒也有几分道理。”

    叔辅气的浑身发抖,手指颤抖竖着,却是再也说不下去。

    九大国公代表武将勋爵,这个时候也站出来。

    “几位道长,我们不知道你和唐国公有什么恩怨,只是婚姻大事,属于天伦,如果不着急的话,还请等婚礼完成再说。”

    这话说得客气,但令狐草舟来此,本就是来寻仇,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不行,唐楼你过来,先把道兵葫芦换来,再跪在地上等着大师兄判罪。”

    听到令狐草舟这句话,国公府上下怒不可遏,要真这样做了,以后唐楼和国公府的人,还怎么出去见人。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唐楼脸上表情淡淡,就算对方挑衅再三,也看不出喜怒哀乐,仿佛此事与他无关。

    “好了,你的条件我不答应,还请划出场地,想动手明说。”

    “爽快!”

    令狐草舟拍手,“唐楼你擒我辱我,折辱的不是我个人,而是我的师门,现在该给个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