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 第1576章 高矮两人

第1576章 高矮两人

 热门推荐:
    宫殿之中,离开战舰的琞灵霄直接来到了大殿之上。

    在杨小开与诺娃惊讶的目光之中,她取出了一柄短刀,轻轻在自己的手掌一划。

    随即将那溢出来的鲜血洒向了这个似乎因为毁掉后,已然什么都没存下的这个宫殿。

    “这里,是我宗门最大的秘密之地,也是存放着宗门最核心机密的地方。”

    洒出鲜血同时,瞾灵霄轻轻道:“不过,正常情况下这个地方却是一处空殿堂,只是作为我宗门祭祀所用之地,因此比较坚固。”

    显然,在其它一切都被毁掉之下,这里被保持下来的原因。

    杨小开两人闻言,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显然说什么都是多余,在没有亲身经历之外,无人敢说明白瞾灵霄此刻内心感受,不,应该说即便经历过了,也断然不可能说出感同身受这一类的话语。

    伴随着瞾灵霄血液落下,很快残破的宫殿产生了反应。

    随着一道金色华光亮起,原本空空如也的宫殿顿时变成了一个装满了卷轴,充满着古朴、庄严味道的书库。

    深深的吸一口气,瞾灵霄缓缓道:“我宗门自存在开始以来所有的书籍,全部都在这里了。”一边说,瞾灵霄眼中一抹浓浓的悲哀与绝望之色。

    听着瞾灵霄的话语,不论是杨小开,还是诺娃眼中都不由一抹沉重之色。

    如此之地,若是那怕有意思可能,恐怕瞾灵霄的宗门都会将这里的一切给带走吧。

    之所以会留下,并且全部保留下来,很明显,被毁灭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来得及离开这里。

    “虽然,这么说有些任性。”

    就在这时,瞾灵霄却是很突然的开口道:“但还请将接下来的一切,都让我来处理,好吗?”

    杨小开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没在说话。

    而一旁,诺娃也是低下了自己的头,默不作声。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被保留下来,亏得没有直接离开,不然的话岂不是成了办事不力了?”

    一道习惯了冰冷,更充满对生命的漠视,以及略显恼怒的声音从这书阁之外响起。

    “老大果然猜的没错,那个老东西还真没说实话。”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也随之传递了过来,声音傲慢不逊,恣意妄为道:“不过,他究竟是如何做到抵抗老大的怨邪搜魂的?那可是比普通搜魂之术残忍千百倍的法术,比之千刀万剐,万蚁噬心惨了不知道多少倍啊,并且这种拷问是对灵魂的提问,任何的谎话都将会千万倍的提升痛苦,他居然能够面不改色的挺过来了,这倒是让我有些惊讶。”

    “嗯,镇守这里的老东西叫什么来着?差点让我们的任务失败,等回去之后,必然叫老大将灵魂拿过来,再好好的折磨一番,遍尝一切痛楚之前,绝不叫你轻易死去。”

    话语落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直接走入。

    气息强大绝伦,并且最重要的是毁灭的这里,充满着属于两人身上的味道。

    很显然,他们就是瞾灵霄宗门毁灭的罪魁祸首。

    缓缓转头,瞾灵霄淡薄的面容上,罕见的一抹痛入心扉的哀伤,“藏爷爷,本名叫什么大约忘了,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也是所有爷爷之中最为纵容我的人。”

    仿佛回答,仿佛自诉一般的话语,这古朴庄严的书阁瞬间多出了一丝无法述说的寂寥,仿佛失去了内容一般,涂上了灰色的哀调。

    “拂拂,原来你就是那个老东西嘴巴里面最心爱的丫头啊,真是叫人失望,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可悲的老家伙可是一直坚信着你可以为他报仇呢?只可惜,那份嘴硬在仅仅坚持了三分钟不到后就开始痛哭流涕,悲叫投降。”

    矮个子之人嘿嘿一笑道:“对了,我这个人别的爱好没有,最喜欢留音了,要不要我放一段给你听听?前面那老家伙骂的可爽了,可惜没坚持多久,就开始求饶了,将一生能够想到的秘密,全部都吐了出来,只为求饶。”

    瞾灵霄轻轻颤抖着自己的身体,轻轻道:“在我宗门,流传着一套上古秘法,其名曰‘真灵溃散’。”

    “此法,无法针对外人,只能对自身使用。”

    “一旦使用,其承载着记忆部分的灵魂就会溃散,那种溃散是彻底的湮灭,是即便说无上境也无法进行逆转的法术,而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在自己有被活捉的可能下,湮灭掉一切与宗门、与自身息息相关的所有记忆,即便本人也无法停下,也无法找回。”

    矮子一怔,脸上的虐色不由收敛了稍许。

    他们确实抓住了那个老头,但却什么情报都没得到,不然这里早都没有了,很显然并不是对方不知道,而是那个老头直接动用了瞾灵霄嘴巴里面所谓的秘法,湮灭了自身与记忆相关的真灵。

    当然,真正让矮子收敛情绪,不在进行更多的刺激的原因是瞾灵霄的反应。

    那老人他们可是清楚无比的记得,折磨的时候对方吐露最多的就是与眼前这个少女有关的内容。

    很显然两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恐怕不比亲爷孙来的差了。

    然而瞾灵霄呢?哀伤有,愤怒有,甚至于连呼吸的空气里都填满了这两种情绪的味道,可偏偏她的表情实在太过平静了,明明睁着的眼睛里面竟是哀伤,白皙的脸却是没有哪怕半点的变化。

    这种反应在两人的人生之中,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那是将悲伤全部承受,全部接受,然后全部都转变成杀心,杀意的反应。

    因此,四周围弥漫的哀伤,并不是真正哀伤的味道,而是哀伤的杀意。

    而毫无疑问的,露出这种表情的人最是棘手,也最是让人颤栗,也最是没办法动摇。

    即便说最后打不过,这种表情的人都不会出现情绪压过理性的反应,只会哀伤着直至魂飞魄散。

    “啧,这生意太亏,得着那群家伙价钱。”

    矮的个抓了抓头,没有愧疚一类的情绪滋生,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生意而已,目标再是什么表情,他们都无所谓,雇主又是什么人他们同样也无所谓。

    “高个的,拦住另外两人。”

    “三分钟!”

    “切,这可是造化境,三分钟不够啦。”

    “我们换?”

    “三分就三分吧。”

    矮个子直接抬手一钩,桀骜不驯的神色再度浮现于他的脸上,虐笑道:“小妞,来,哥给你报仇的机会,杀了我们两个,拿着我们的头,说不定能够换取你爷爷的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