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生倾心皆是你 > 第六十七章 井希解惑,井家无异议接受

第六十七章 井希解惑,井家无异议接受

 热门推荐:
    刀口愈合得很快,齐悦摸摸左手腕,已经光滑如昔。

    井希说,不管她身上还有多少伤疤,他都不介意,可她心里的伤疤,他是否会介意?

    “齐悦,睡了吗?”井希在外敲门,齐悦打开台灯,下床开门。

    齐悦被外面强烈的灯光刺得一个回眸,再回头时,她略略垂头问:“有事吗?”

    井希瞧她脸色乍青乍白,下意识地伸手想捧起她的脸看看,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你怎么了?”

    齐悦缓缓抬头,牵强地抿抿唇:“没事啊。”

    井希一把握住她的手:“怎么这么凉?”又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发烧了?”

    齐悦呆了呆,这倒是个很好的由头,能避免后面几天的应酬,可她不想骗他:“没有,电视台把第一期的主题发给我了,难度挺大,可能一下子压力增大,有点头晕。”

    井希遂进屋用床头柜上的电话打给客服,客服很快便送了感冒药进来,井希又用刚烧开的热水,兑着玻璃杯里的颗粒药,搅拌均匀后给她喝。

    明晃晃的客厅,齐悦软在沙发里,井希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些,又倒了一杯温水给她:“明天参加完爸爸的生日宴会后,再后面几天你就别出门了,好好整理你的事,婚礼的最新消息我回来再告诉你。”

    齐悦端着暖水杯,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啊,好。”

    井希瞧她心不在焉,想了个辙让她兴奋:“不知道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算不算是在你面前透得干干净净了?”

    齐悦怔愣地看了看他,又怔愣地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沐浴后的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浴袍,半截腿裸露在外,湿漉漉的头发下,一张脸白里透红——看着这样的井希,齐悦不由脸发烫。

    她捂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这能不能装作发烧状。

    蓦然抬头,对上井希一副深滴的样子,胆怯后退:“什么意思?”

    井希拉起她的右手,180度将她环绕入怀,他的下巴搁在她左肩上,柔声道:“此时此刻此地,你面前的井希对你再无任何隐瞒。”

    齐悦本来已经在慢慢尝试和他像正常夫妻一样的亲近,但偏偏就是此时此地此刻,她又将自己竖之高台。

    为了不让井希多心烦心,齐悦一跃而起,装作认真询问的模样,蹲在他面前,双手环抱双膝:“那请我回答我两个问题。”

    井希敏感地看着刚刚还颓废的女人,这是为了避开他而装作精神大振吗?

    他本以为经过了三亚的相处,她多少会以最轻松的状态面对他,怎奈,他所有感觉到的齐悦的“放松”“相敬”都还是配合,都是他一厢情愿的以为?

    井希心里,已经腾出一处空地来收纳齐悦的回避,仍然笑容满面:“你想问井家人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我了?”

    “嗯。”齐悦点头。

    井希盘腿与她对坐:“很简单,当他们的利益得到最好的保护了,自然就不会害怕多一个我了。”

    “保护?你爸已经把财产过户了?”齐悦紧张得抓住井希的手。

    井希反握住齐悦的手:“按照他的话说,这是他们应得的,你知道寰宇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市值多少?”

    齐悦唏嘘:“几百亿?”

    “百亿+。”

    齐悦像生吞进一个核桃,噎得胸口堵得慌,猛一阵咳嗽。

    井希打趣说:“怎么,吓到了?”

    齐悦捂着胸口顺气:“不行吗?在你们这些企业家眼里可能是个正常数字,可在我这个小作家眼里,只怕奋斗一辈子也看不到几个亿。”

    井希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子:“如果我告诉你,按照魔吧现在的市场估值,你已经是身家上亿的太太了,你可能接受?”

    “我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钱,我一定会好好证明,我和你的财产是绝对分开的。”

    井希一副无奈的样子将要开口,齐悦发誓补充:“需要!特别需要!”

    齐悦不想与争论钱财问题,转移话题说:“那你爸现在手里还有多少?”

    “百分之四十。”

    齐悦缓冲了一口气:“也就是仍然处于压倒的优势。”不禁想,“那这二十的转让,就是要公开认你的条件?”

    “可以这样说。不给点甜头,他们不可能接受得这么快。”

    “我也想到了,阿姨对我们的态度,简直就视你为亲生,这太反常了。”

    井希深有同感:“这是个厉害的女人,她早就知道有我和妈妈的存在,妈妈这些年的隐忍,也是给她很好地上了一课,知道不争不抢,才最能赢得男人的愧疚,这种愧疚很值钱,会让男人在有生之年,尽力弥补。”

    齐悦想到寰亚:“这就是她对寰亚的放手原因?”

    井希决绝地摇头:“现在说放手还太早,他们既然能买通寰亚的人员传递消息,这就是在对我们的监视和考验。”

    “确定了?”齐悦难以想象,自己的猜测,竟变成她必须面对的活生生的监视。

    猜测只是猜测,如果没有得到证实,她左右还会有些呼吸空间。

    但如果猜测得到了证实,她就不得不把自己武装地更严密紧实,这样步步为营的生活,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井希不忍心道:“嗯。同样的愧疚道理,爸爸对我们的愧疚,使他不会再隐瞒我什么,这是井天干的,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了,没有他的通风报信,我也没有筹码去要求爸爸公开我的身份。”

    “所以你是在爸爸发脾气的那个时候就跟他交底了?”齐悦感动于,井希的爱总会在不知不觉的关键期,给她最坚强的依靠。

    井希握住她的手,凑近说:“我说了,不能让你不明不白地进那个家。”

    齐悦脸红了:“加上爸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一划过去,就是直接给了她和三个孩子最大的责任感,她再吵,就是她的不懂事了。一个含金量十足的男人决定的事,女人是很难改变的,与其争闹不休让男人厌烦,不如大方些。”

    井希直起身子,拉开距离道:“现在忍一忍,爸爸一高兴了,说不定百分之四十也是她的了,如今,他们这一代都是五六十岁的爷爷奶奶级别了,早就过了谈论爱情,保鲜婚姻的年纪,当然要抓住时机,为几个孩子打算。”

    “反正那百分之四十也不会是你的,爸爸现在压着,也是在他的有生之年,给你足够的发挥空间,他很清楚,那三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不如你这个摸爬滚打长大的老大靠谱。”齐悦很容易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