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芜卦 > 第220章暗潮涌动

第220章暗潮涌动

 热门推荐:
    “寻一个人?像我这般风流倜傥又玉树临风的?那可不行,我不答应。”

    空灵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要找的是个老头儿,不是什么少年郎好吗?”

    弃如烟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就是之前我跟你提过的,将我一手养大的刘叔。”

    “刘叔?既然是这么亲密的关系,他为何又要躲着你?”

    空灵不解,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也许他有难言之隐吧。”

    弃如烟摇了摇头,抿了一口茶水缓声说道。

    她的眼中似有一道光陨落,渐渐化作了一丝丝光点,默默珍藏。

    “傻丫头,瞎想什么呢?”

    空灵见她失落,隔着桌子将手伸长在她的发间轻轻拍了几下,唇旁一抹心疼的淡淡笑意。

    他终究还是看不惯她难过,他终究还是愿意为了见她有可能的一面冒险前来了六界。

    然而,这一切,他都不希望她懂。

    “没。终有一天,刘叔一定会见我的。”

    弃如烟轻轻一笑,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正于此时,门外一名将士匆匆进来了,对着空灵行了个礼低声说道:“少爷,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知道了,下去吧。”

    空灵摆了摆手,眉头微微一蹙,威严说道。

    “是。”

    弃如烟见空灵有事在身,便笑着说道:“你有正事要办,就不必在这里耽搁了。反正,这茶钱你也付过了。”

    空灵有些不放心地扫了一眼弃如烟,犹豫了片刻,便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先走了,你尽快回芜归阁去。这人界最近不安分得很……”

    “好。你也万事小心。”

    弃如烟怔了一下,亦一笑,起身打算相送。

    “不必送了。”

    空灵回头留恋地看了一眼弃如烟笑着说道。

    他怕,她再送,他会不舍得走。

    他怕,她再送,他会放弃原本的计划直接带她回到五洲,将她藏起来。

    弃如烟点点头,静静地站在了离他不远处,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远,从黛青色中一直走向了华光万丈之中,最后化成了一点亮光灼热而逝。

    “如烟,这个好帅的哥哥看你的时候眼里都是星星呢……”

    小茵愣愣地看着空灵远走的身影,出神喃喃地说道。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芜归阁了。”

    弃如烟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了一句,轻声说道。

    “谢天谢地,如烟你可总算愿意回去了。”

    小茵耷拉着脑袋,整个人像焉儿了的茄子一般散了架。

    “走吧。”

    弃如烟只是淡淡一笑,牵过了小茵的手,带着她朝着芜归阁的方向而去。

    西市街的路很长很长,华灯一路上到了天边的尽头,似永远不悔的亢龙。

    弃如烟和小茵在西市街上走着,还没到街尾,弃如烟便发现自己被人给跟上了。

    “小茵,走快点。”

    弃如烟压低了声音带着小茵往人多的方向挤去,试图借着混乱的人群将跟踪者给晃掉。

    却不料,来者刁钻的很,弃如烟拐了好几个弯都没有能够甩掉他,反而越跟越紧,而因为天色渐晚的缘故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她们根本已经摆脱不了这个人了。

    “如烟,怎么办?”

    胆怯的小茵紧紧地攥紧着弃如烟的衣袖,紧张不已地问道。

    “别怕。有我在。”

    弃如烟思索了片刻,见躲已经是躲不掉了,不如索性看看来者到底是谁。

    她将卦魂持在了手,低声对着小茵说了一句:“一会儿无论出现了什么,躲在我身后就好。”

    小茵眼眶红红的忙点头。

    弃如烟转身,手持卦魂立在了华灯之下,冷下了眉,高声说道:“阁下追了我们整整三条街了,难道就不打算现身吗?”

    周围的人群听得她这般一喊,自是知道出了冤家路窄的事情,赶忙迅速散开免得殃及池鱼,整条街顿时空空荡荡。

    在离弃如烟十米之处,六杀手持双刀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冷冰冰地扫了她一眼后说道:“弃如烟你果然干脆,换做一般的女子怕是早就吓哭了。”

    “原来是故人。承蒙夸奖。不过六杀少侠这般行径怕是不太光彩。”

    弃如烟亦冷笑一声,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冰冷又会卦术的杀手。

    “你不用紧张,我此番来不是来杀你的,而是有人想要见见你。我只不过是忠人之事罢了。”

    六杀见她这般戒备,心知她手中的卦魂不好对付便这般说道。

    “有人要见我,你让他来便是。本姑奶奶最近忙得很,没有闲工夫去见什么闲散人。告辞。”

    弃如烟冷厉地扫了他一眼,丝毫都不给面子地说道。

    六杀见她转身就要走,眉间一阵凌厉,立刻默念卦诀,顿时一道金亮的绳索便禁锢在了她身旁的小茵的身上!

    “这是什么!你这个坏人!快放开我!”

    小茵挣扎着想要离开,却只见六杀轻轻勾了勾指尖,她的身子竟不由自主地朝着他飞去!

    而六杀手中的一把刀稳稳地适时架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弃如烟,你不过是见个人而已,不会拿你怎么样。但你若是不去,可就是一条性命了。”

    六杀冷峻着面庞丝毫不带感情地说道。

    “六杀,你卑鄙!你明知道她还小,什么都不会!”

    弃如烟恼怒了。

    她捏紧了卦魂,目光凌厉地扫过了六杀手中的那把刀。

    方才他的卦术太快了,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想到拆招。

    “是留她一命,还是你走,是你来选。弃如烟,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

    六杀冷冷地看着她,并不顾及这样做是否是违背仁义道德。

    弃如烟脚下往前迈了一步,眼中怒意已如火而出!

    “一。”

    ——弃如烟沉默,她死死地盯着六杀的尖刀和小茵脖颈之间的距离,心里在飞快地盘算着什么。

    “二。”

    六杀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不耐烦。

    ——弃如烟默默抓紧了卦魂,将一双眼微微眯起,一丝笃定之意已生。

    她仍然没有说话。

    “三。”

    六杀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杀意,轻蔑地道了一句:“弃如烟,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不顾生死之人,那么,得罪了。”

    他的尖刀锋利地朝着小茵的脖颈割去之时,却见弃如烟猛地举起卦魂高喝一句:“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