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战神 > 第八百五十三章:心事

第八百五十三章:心事

 热门推荐:
    沈七夜摇头,他今天才刚加入药神宗,梁鸿雁就是从自己这一片茅舍出去出去的事情,若不是有人主动提起,他怎会知道?

    沈七夜初来药神宗,是为了兑现对王家的承诺,直到被梁鸿雁钦定为药神宗外门弟子,他都不知道梁鸿雁作为他们在外门的靠山的前提,竟然是梁鸿雁就是从他们这一片茅舍中出去的?

    药神宗的宗门构架图,也立马跃然纸上。

    眼前的这一片桃林出奇的大,大到普通的外门弟子都不知道他的边界在哪,然后药神宗在其中布置了无数个茅舍,这一片茅舍内就居住着药神宗从外面,或者从溪流漂流下的无数生命。

    在世俗界,人们是以血缘关系为基本组成单位,而在药神宗是以关系远近亲疏,以同一片茅舍为基本组成单位。

    外门弟子以内门精英为靠山,然后许以精英弟子优越的地位与利益,以一个精英弟子带着一群外门弟子的发展方式,从而构筑药神宗的宗门构架。

    “我确实不知,杨师兄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梁师姐的事情。”沈七夜说道。

    苗贤惠一愣,随即她想明白了关键处,淡淡笑道:“是吧,杨朝是个老好人,他也一直很努力的照顾我们,只可惜他天赋如此,在努力也追随不上鸿雁姐的脚步了。”

    从苗贤惠称呼梁鸿雁的昵称来看,她们两女曾经定然熟悉无比,只是在梁鸿雁晋级为内门精英弟子后,搬离了这一片茅舍,居住到内门的单独庭院,两女在宗门内的地位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关系,曾经的鸿雁姐,这才变成了如今的梁师姐。

    杨朝之所以对沈七夜闭口不谈,他与曾经梁鸿雁是从一排茅舍内出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吧。

    “杨师兄确实是个好人。”沈七夜点头说道。

    “沈师弟,反正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宗门的这点事情,你以后都会知道,咱们快回去吧天都快黑了。”苗贤惠搬起一个箩筐笑道。

    沈七夜也搬起另一个箩筐,两人很快就回到自己的那一排茅屋那头,上官羽等人已经把火给点起来,看样子以前她没少干这事。

    等烧烤的木炭铺上,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头顶是明亮的圆月,地上是打开的各色啤酒,当沈七夜吃完一串烤串时,上官羽等几个师姐总是立马拿过了刚出炉的烤串,单独给他先吃,弄的沈七夜都极度不好意思。

    “沈师弟,我听世俗界的人都在传,宗门是魔窟,洪荒野兽,现在你觉得宗门是什么样子?”上官羽一屁股坐在了沈七夜旁边嘻嘻笑道。

    “人间仙境。”沈七夜直接说道。

    如果沈七夜在世俗界,没有可以牵挂的人,那他或许会在药神宗呆一辈子。

    放眼这漫山遍野,一眼望不到的桃林,一排排节次比鳞的茅屋,还有远处在月光下翻腾的清澈无比的桃花,谁敢说世界上还有媲美药神宗的第二处仙境?

    沈七夜此话一出,立马得到曹章,苗贤惠,葛天水,贺海,上官羽等人的认可。

    “沈师弟,你这话说的太对了,虽然宗门内有不少像秦飞明那种小人,但药神宗就是仙境,管你吃,管你穿,外面的饥荒,战争都影响不到中我们。”

    “沈师弟,我敬你一杯。”

    “我也敬你,从此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只要我们抱成团,我们都坚信,沈师弟你会是下一个内门精英弟子,那时候我看谁敢瞧不起我们这一片茅舍的人。”

    有了沈七夜的加入,这一片茅舍一共是八个人了,最小的是上官羽,年纪最大的是杨朝,剩余的人都与沈七夜年纪相仿,这时几个师姐都脸带红晕的往沈七夜这一边凑,搞的他都极度不好意思。

    一连喝了几灌,沈七夜这才摆脱了众女的纠缠,直奔远处的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发现沈七夜走近,他似乎也有些没有预料到,沈七夜会抛下那么多莺莺燕燕来单独找自己?

    “七夜,你怎么不跟大家伙一块喝酒?”杨朝看着沈七夜,勉强堆出了一团苦笑道:“不瞒你说,我们这一舍的人都是酒鬼,平日里哪能喝的到外面的佳酿,你不多喝一点,估计第二天就没了。”

    在那些电视剧或武侠中,宗门是带有玄幻色彩的词语,宗门内的每一个人都为了成为强者而奋斗,但在药神宗,似乎与那些戒律僧严的宗门截然相反。

    在这里大家追求的都是随性,没有人会强迫你修炼,没有人规定你要在几点睡觉,甚至沈七夜刚才在喝酒时,发现了曹章与苗贤惠在挑情互昧,这种无拘无束又不用为食物奔波的生活,像极了极乐世界。

    但沈七夜知道,往往也是在这种极度满足的条件下,人类才会激发出最原始的,每个人都渴望证明自己,渴望成为强者,而倾其一生。

    “没有杨师兄在,我觉得那些酒苦而无味。”沈七夜坐在杨朝旁边说道。

    杨朝虎躯狂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七夜,他原本以为沈七夜在茅舍内展露出武道天赋后,会像曾经的梁鸿雁那般,将他当成手下。

    可谁知沈七夜这个打男人,竟然能说出这种肉麻的话?

    杨朝的心中一下子五位杂陈,最后竟然泪流满面,嚎啕大哭起来。

    “七夜,我就是个废人,我不配当这个大师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