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女妖在西游 > 264章 牢狱之灾

264章 牢狱之灾

 热门推荐:
    从昨日起,就不断有大大小小的各宫仙娥仙童仙倌仙君下大狱,只是大多都只是被关到普通天牢内,等上头发话就放人。

    像苏吉利这类自己给自己挖坑还挖很深的,自然是要被直接投入天寒炼狱里好好盘问一番。

    从第一层天牢稳步走过,苏吉利颇有心情的同几位相熟的仙君打了个招呼。

    当她消失在第一层天牢尽头时,那些同她打过招呼的仙君都长叹了一口气。

    “唉,都道苏吉利仙佛大比出尽风头,谁知道祸事在这里等着?魔植拿得多了,总是要还的……”

    这些仙君,都当苏吉利被抓是因为她沾染魔植过多导致,哪里会想到每日要用碧霄剑练剑的苏吉利,对待魔气远比验天铃敏感,毕竟碧霄剑对魔气的敏感程度足以自戕主人,若非要故意入狱,她身上根本连一丝魔气都寻不到!

    一路下到七层天牢,牢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而所见的仙人,也让苏吉利感到越来越陌生,依稀只能从这些人身上还未换过的官服认出那些人所属的宫殿。

    推断来看,都是仙佛魔大战时招降的仙君们。

    “这一次天庭是要赶尽杀绝不成?”苏吉利后脑门终于憋出冷汗,发现自己跳进了多大的一个坑。

    正当她后悔开始想脱身之法时,前头牢里却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苏吉利?”

    “苏纠察?”

    一人身着玉明宫黄袍,正是许久未见的株地仙君。

    而另一人,是她昨日才见过的飞廉仙君!

    苏吉利生硬的扯了扯嘴角,“居然在这里看到二位,还真是……”

    太不巧了。

    要知道,她什么熟人都不想遇到,如此才能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离魂去勘察,为何偏偏是这两人在这里?

    上天给她开了一扇门,为何要将窗户关了?

    这要让她如何做?

    许是苏吉利内心吐槽的声音太过,天兵将她领了一路,居然关到了离那二人有些距离的斜对角牢房内,还是个单人间。

    待一切停当,天兵撤走,株地扒在边上,眼睛里已经开始闪着熊熊八卦之光。

    株地鼻子很灵,入魔水的事瞒不过他,远远看见他的眼睛,苏吉利再次抽了抽嘴角,率先开口。

    “株地仙君,许久未见,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上次见面,还是在你的炼器房内……”讨要仙佛魔大战丢失法宝册子的时候呢。

    这番略带威胁的话,让株地差点出口的问题一拐弯,也变成了客套的托词。

    “是啊,苏纠察,我前日刚巧用了几株汁液浓郁的魔植炼药,可能是房中不通气的过,才被关到了这里,唉……”

    汁液浓郁的魔植,这话听在旁人耳中再正常不过,苏吉利却听出了未尽之言,这是在讽刺她身上的入魔水味道吧?

    苏吉利干巴巴同株地一笑,心道来了趟天牢,一不小心沾上了株地这膏药,真是……

    福祸相依。

    “苏纠察。”旁听许久的飞廉仙君和株地仙君的牢房在斜对角,与苏吉利则在同侧,二人连脸都看不清楚,只能纯聊天。

    苏吉利乐得如此,也回一声,纯当见礼。

    “飞廉仙君。”

    株地虽然不太认得飞廉,但却认得飞廉一身银白的风伯官袍,听到苏吉利和他打招呼,心中猜测几度,也没想出纠察官怎么会认识飞廉这位前朝旧将,只将一堆疑问憋在心里打算等日后出去再问,转回去盘坐定气。

    来了天寒炼狱,得抓紧时间调理身心,若是熬不过那一番拷问,这天庭的好日子,就算真正到头了。

    苏吉利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炼狱拷问,只一心想着一会儿要怎么骗过贼精的株地和更精的飞廉顺利离魂……

    只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招数,脚底下的青砖就突然传来一股炽热,随后整层天牢地砖就由黑转暗红,陷入一片炎火之中!

    天寒炼狱,名不副实,终于开启了第一轮炼狱拷问。

    中温上肉,大火收汁,苏吉利在地上只站了眨眼功夫,就猴蹿上了屋内唯一一条长凳上。

    这地板,导热能力居然这么好!

    一瞬间就让这牢房如置烈火之中,还是超高温的那一种!

    要不是一身修炼过,此刻她怕已经是一只红黑的不能再红黑的死猴子了!

    只是长凳也并没有好受多少,苏吉利站了多片刻,就再次觉得受不了,扭头一看,好家伙,旁的牢中,大家都在地上盘坐静心,只她一个在上蹿下跳。

    ……苏吉利心中嘀咕,学着大家伙盘腿坐下,虽然一瞬间有种屁股被烧穿的感觉,可静心之后果然好受很多。

    唉,这一趟自陷式的牢狱之灾,真是艰难……

    炽火一个时辰之后,牢房内又换成了寒冰低温,如此三轮,终于有些仙君受不了,主动高喊招认了。

    被提出去的仙君越来越多,剩下来的自然越来越少,心知等人都走光了,自己反而不好办事,苏吉利冒着天大的危险,离魂隐身,飘出了自己所在的牢房。

    天寒炼狱隐魂时不好进,可不代表牢房内不能乱窜,苏吉利再进来的时候就让镜灵帮她勘探过,这天牢只有外间阵法森严,内里却是普通的很。

    地图上标着的天牢密室,正在天寒炼狱最里面的牢房中,距离苏吉利所在的那间还有一段距离。

    幸好不用经过飞廉和株地二人,不用过心里那一关,苏吉利飘的还算安心。

    只是……当她按照记忆中地图所示走到天寒炼狱这一层最里面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该藏有密室的地方,出现了一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墙壁,而墙壁后头,因为烈火烘烤,正熊熊冒着暗红色不曾间断过的汹涌火焰。

    ……所以,密室不在牢里,而在墙后头??

    还在那一堆温度要么奇高,要么齐低的奇葩地界?

    苏吉利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再一次拿错了剧本。

    被坑到天寒炼狱里受高温低温轮番折磨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近距离接触算怎么回事?

    真当她是铁打的金刚芭比吗?可铁也怕这样的温度好么?

    谁来救救孩子,真的没办法了吗?

    好不容易得来的探查机会,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