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七十八章:追踪

七十八章:追踪

 热门推荐:
    说起来血夔这小子自从上次能量消耗殆尽后,便异常的嗜睡,一睡就是好久,恐怕还是身体出了大问题,又不是冬眠时期,不然怎么会那么嗜睡。

    他给血夔检查过身体,翻阅各式各样的虫类资料,也在网上咨询过宠物医生,得到的答案只有两个字,健康!

    周子居也曾尝试过喂食鲜血,可是他身上的血顶多能让他饱餐一顿,并不能为他恢复身体,简单点说就像一个病人,没有外伤,受的是内伤。

    看似一字之差,其实内伤远远要比外伤严重的多,血夔就是这种情况,黑色手里剑跳到他的肩膀上不时的跳动着,周子居感到他的衣领是不是竖起来,不用想就是这小子搞的鬼。

    “你能帮我找个地方吗?”

    周子居收回思绪,笑着逗逗它开口道。

    黑色手里剑歪着脑袋似在思考周子居说的是什么意思,周子居拍了拍额头,沟通遇到了问题,这可把他为难的,正说着丹田部位一阵热,紧接着全身都在发热,整个人的体温一下子达到了四十多度。

    周子居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脏跳动的频率比以往加快不少,他想到一种可能,难道?

    果不其然,周子居突然感到心脏猛然一疼,下意识捂住心脏,却发现心脏越发的疼了,他不知道心脏病的疼痛是什么感觉,但觉得他的疼痛完全不亚于得心脏病复发时候的痛感,甚至比之还疼。

    黑色手里剑见他蹲下来,以为是要跟他玩游戏,漂浮在一旁做出抠鼻子的模样,这么幼稚的游戏就不要拿出来玩了。

    周子居哪里顾得上它,此时疼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得亏温度使平均到全身的,如果是额头发热的话,那他早就可以送去医院了。

    心脏部位就在这时散发着妖异的血色光芒,血夔的身影随着血色光芒逐渐显露出来,伴随着一声声牛叫声闪亮登场。

    “牟牟~”

    血夔刚一出现,看到周子居的身影,高兴的像个孩子,推着圆嘟嘟的身子速度极快,一下子跳入周子居的怀中,不停地蹭着他的衣领,蹭的身上口水到处都是。

    “好啦,好啦,知道你开心,我这还有正事要办呢。”

    周子居阻止它的口水往脸上发展的趋势,开玩笑弄的黏兮兮的,他还怎么见人,血夔可不管这些,一个劲的蹭衣服,对血夔来说周子居就是它的亲人,有点类似爸爸妈妈的角色。

    “来,帮我找到案发现场,我就陪你玩,怎么样?”周子居提了个要求。

    血夔的灵智比黑色手里剑要高出许多,微微一想点点头答应下来,身子不再往身上蹭,站在原地安静地听从周子居下达指令。

    黑色手里剑这会儿好似意识到了神秘,飞到血夔头顶上空不停的打转,似在观察打量着血夔。

    “闻闻这瓶香水的味道,帮我找到附近哪里有这股味道,找到了有奖励哦!“

    周子居亮了亮兜里的菠菜味薯片,血夔一闻到这味道便兴奋的跳了起来,在原地打着转,如果不是他没有尾巴和四条腿,他还以为养了条小狗狗呢。

    黑色手里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甘示弱,学着血夔的模样又蹦又跳的好不热闹,只转的他头昏眼花。

    周子居只觉得脑子眼疼,说不定这会儿李天福已经跟着警犬部队找到了轮胎痕迹也说不定,而他还在原地打转。

    “现在麻溜给我干活,你们俩谁先找到地方,这袋薯片就是谁的,快快快!“

    周子居拍手调动气氛,使得血夔和黑色手里剑的热血起来,血夔对气味比较敏感,闻了闻手里的香水味道便缓缓前行。

    黑色手里剑没有味觉,无法像血夔那样靠鼻子来寻找线索,它最大的优势就是分身,以数量取胜,用绝对的气势压倒对方。

    可是想要分身需要借助周子居的精神力,它自己是无法分身的,血夔已经开始行动,黑色手里剑急得围着周子居打转,上蹿下跳的像个猴子。

    “好啦,马上就让你拥有众多小弟!”周子居笑着安抚着它。

    黑色手里剑得到安抚,总算有所安静,停留在周子居面前一动不动,周子居见他真的安静下来,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黑色手里剑的样貌,因为是要分身,所以需要构想很多,比召唤手里剑容易的是不用很仔细的勾勒,但每召唤一个分身,都会消耗他的精气神。

    好在常年锻炼身体,又是部队出身,本身意志力要比普通人强得多,一万个分身说难不难,周子居将它们都给召唤出来,他的眼前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手里剑分身。

    拥有了众多黑色手里剑分身的黑色手里剑主身瞬间精神抖抖起来,往中间一站开始与他们沟通着,谁要是不听话,黑色手里剑直接上去一脚将他跺得远远的。

    其它分身手里剑见此老实下来,黑色手里剑本尊叉着腰像个常胜将军开始沙场秋点兵,周子居好笑地望着眼前的一幕,有点看现场动漫的赶脚。

    黑色手里剑本尊将它们排列的井然有序,一万个分身排成数千排,那排场不亚于宇宙之王的出场,周子居从兜里抽出一根烟本能想点上,后来一想,血夔是靠味道来辨别案发现场,他再一抽烟,等于给血夔制造麻烦了。

    将烟挂在耳朵上,这会儿黑色手里剑的分身小队伍也已正好,黑色手里剑转过身来向他邀功,周子居朝它竖起大拇指夸赞他能干,黑色手里剑得到周子居的鼓励和赞赏动力十足,不用他吩咐,就已经在给小弟们下达命令,得到命令后,众多分身小弟散开来朝着多个方向飞去。

    天空中一群燕群,瞧见半空中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以为是什么凶猛的猛兽,吓得掉头绕道而行。

    有了黑色手里剑和血夔的帮助,周子居可以闲下来,他背靠在一颗柳树上,惬意地感受着微风吹拂在身上的感觉,脑海里想着之前在案发现场里发现的线索。

    为了方便记忆和统计,周子居把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也从怀中掏出,在上面写写画画,指甲盖,没有外伤,嘴唇发紫,患有心脏病,这是目前发现死者的特征。

    哦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个女人,那个叫况澜的女人,一定跟本案有所牵连,即使不是凶手,也是可以找到凶手的有力人选,这是他的直觉。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周子居将几条线索试着联系在一起,却发现如同他跟李天福说的那样,缺少重要的一环,很难将他们串联在一块,都是零零碎碎的,恨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