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妻十八岁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打工的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打工的

 热门推荐:
    工地上的事情副总裁是应该负责的,毕竟这是自己的职责,但是家里的事情,关于父子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的事情,与副总裁有关系吗?

    童玥真的觉得很可笑,真的是忍不住了,很想回一句话,卓秦风的离家出走跟他有什么关系?

    自己的家事是自己的私事,应该自己去处理吧?

    自己曾经是这个城市里最有名的人物,曾经是这个城市里的风云人物,曾经在这个城市里混得风生水起,怎么到老了一点点的屁大的事情都处理不了呢?!

    真的没有想到人,老了这么多没用!童玥很想骂卓识,但是还是忍住了,无论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还是不能够和这个老头子顶撞。

    童玥最终还是选择了没有脾气,因为电话里的这个老头子卓识,虽然和自己有过矛盾,虽然三番五次地为难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

    也曾经用自己的工作要挟自己的外甥女离开这个城市。

    但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在这个老头子名下的学校里面教书。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实。这个女人为了生活也就忍了。毕竟那个学校里他也是元老。

    童玥在那里读书,然后在那里教书,就是在那里也习惯了,也认为那是自己的事业,也认为是自己的家。

    公事就不和私事混为一谈吧。童玥还是脾气算好的,还是这一句话不说,就在听了卓识这个老头子在这里说的,然后缓缓地扭头。

    童玥看向了查流域。

    查流域大概明白了,电话是打给自己的。

    大概明白了,电话应该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副总裁立马大步走了过去,果断地接过了电话,放在耳边,果然是自己的电话,果然对方讲的事情和自己猜测的是一模一样的。

    果然这个老头子是想让自己处理一下这么棘手的事情。

    公司里面所有的事情交给他自己这不算,现在连家里的事情都交给自己吧?

    副总裁就这样听着电话,就这样答应着,就这样不情不愿地答应,但是他的语气完全不让人听出来是不情不愿的。

    因为查流域很想赶快弄垮卓识地产,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拒绝这个老头子帮他找孩子。找孩子的事情也就得找自己吧?副总裁真的是不理解。

    “查流域,你怎么不说话?我觉得你,我确实是把什么事情交给你了,我这是信任你。你知道吗?公司里面那些人个个都不及你,那个安莎莉虽然是一把手,但是公司内部的事情就够这个女孩子忙的了,外面的事情,不可能再麻烦这个女孩子。”

    卓识停顿了一下,似乎听见卓识打了一个呵欠。

    “再说,这个女孩子处理事情,总是有些欠妥,上次叫她去处理学院路这个女生的事情,但是一回来,居然把事情搞得更糟糕了。居然弄得那个女孩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国内。当然那个女孩子无声无息地离开国内不仅仅是因为我派出去的安莎莉的后果,还有我那个亲戚姚佳丽也去说了那个女孩子,也许是这两方面的原因,让学院路的那个女孩子离开了……”

    查流域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种可笑的感觉。

    但是还是忍住不笑,真想骂人,但是还是说不出口。

    毕竟自己现在不能够得罪了这个凶神恶煞的仇人,这个杀父仇人,这个杀母仇人,这个杀哥哥的仇人,以及这杀嫂子的仇人。

    现在不能得罪他,现在必须住在他的家里,必须和他亲近,比较掌握他所有的一切,到时候一起发去,让这个老头子死得更快!

    然而,卓家在这个城市里也像当初查家一样,无声无息地在这个城市里消失,那就更好了。

    查流域想想这些,脸上都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这是微笑真的很可怕。

    “老总裁,卓总裁的离开,也许只是耍小孩子脾气罢了。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他找出来,这个他回不回家,那你还是不要太勉强,因为他现在也年龄不大,也许是叛逆期延长了呢。毕竟才二十多岁吧!”

    查流域连自己都怀疑自己说的是不是有问题,一个大男人了还叛逆期呢。

    “你也不要要求太高,像你儿子这样的人,在富贵的人家里长大,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娇惯了,忽然之间耍一点脾气,那有什么关系呢?你不要着急,着急过头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样就很危险的。所以也不用着急,我帮你找找吧,我想用我的资源找到他去哪里了,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我立马就回家,你等我,很多事情急不来的。”

    查流域还是继续劝慰卓识,好像是真心实意一样,查流域入错行了,如果进娱乐圈,一定是影帝。

    查流域忍住了一肚子气,忍住了所有的烦恼,忍住了一肚子的仇恨,眼睛里冒着凶光,一脸的愤怒,但是讲出来的话却如此的天性如此的温馨。

    让电话里的那个老头子卓识居然觉得安心了,居然觉得已经可以不要管这件事情了。所有的一切都有了依靠一样,像是那个漂泊的船只靠了岸边一样。

    让卓识放心,让卓识安心。

    渐渐地就挂了电话,然而,当这个副总裁放下电话的时候,缓缓地抬头,依然是一脸的狰狞一脸的讽刺,缓缓地看见了文教授在看着自己,也看见了童玥在看着自己,两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的疑惑。

    “童玥,卓秦风中午离家出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家,老总裁也联系不到这个家伙,我想这个孩子二十多岁了,还是那种叛逆的性格吗?这样的男孩子真的不适合,真的不需要,你还是劝劝你的外甥女童小颜吧。最好是和这个男孩子断绝关系,虽然现在我知道他们两个没有联系。”

    查流域说道这里的时候,看了看文教授,又看向了童玥,“但是我想如果总裁去找童小颜的话,童小颜也一定不能够再回心转意,一定不能够再回到那个狼窝里,我觉得那种人家根本就不算是好人家,你不要看我天天都在里面,然后在里面嗨呀,我是知道的,里面的那种痛苦,我也是有亲身体会的。我是没有办法,然而我的性质也不一样,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查流域很想直接地告诉童玥,很想告诉童玥,自己呆在这家是必不得已,是因为很想掌握那个家里的一些机密,很想掌握一些把柄,很想抓住一些致命的要点,很想一起推翻那个家里,很想狠狠地打击他的家里,很想让那个家里死不复生——

    但是现在毫无进展,天天帮那个家里做事情,公司里忙得累得要命之后,还要为那个家里奔波。

    现在连那个家里的总裁都不见了,父子闹矛盾了,还是要有自己出马来处理吗?

    这个男人想到这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搞笑很矛盾。为什么那么拼命地跟卓识办事情?

    然而,副总裁所说的,引起了童玥的疑惑。既然你认为总裁不适合童小颜,既然你认为那个家里不是很好,既然你认为卓识不是个好人,既然你认为卓家也不是一个好人家,既然你认为那个家里根本就没办法生存,既然你认为那个家里还是离得远越好。

    但是你为什么却呆在那个家里?你为什么却住在那个家里,你为什么却三番五次地和那个老头子吃饭陪那个老头子聊天?

    但是真的无法理解,这个城市的房地产公司那么多,随便哪一家都对他更好吧?虽然那一家是这个城市最好的一家。难道是因为这一点吧?

    童玥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也许就认为对方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留在了那一家公司吧,虽然隐隐约约地听副总裁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也算三番五次地怀疑过这个副总裁的价值的问题。

    但是这个善良的女人还是相信的这个副总裁,并不复杂,这个不能再说。自己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那么这个善良的女人,也就敢相信的。

    童玥也不再怀疑查流域说的。

    因为如果这个副总裁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家世的话,凭这个或者他的性格也许会说出来吧。这个副总裁的性格也不像是那种隐藏很多事情的人。所以这个善良的女人,其实从实际上还是不是很了解这个副总裁。

    然后今天副总裁在电话里说那些话的时候,但是查流域的表情?

    童玥一下子,又开始怀疑。这个副总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副总裁到底愿不愿意为那个公司里干活?

    也对!

    自己是一个打工的,谁怎么可能全心全意为一个别人的公司打工呢?当然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自己的吧,然而家事也交给自己来吧,当然查流域脸上的表情会不会好看,但是嘴上不得不答应是这样的吧?

    这个善良的女人依然是这样想着,这些表情——这些怪异的表情,这些烦躁的表情,以及那些听话的话语,这样结合起来,也许是因为这样,也许是因为自己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也许是为了自己的侄子,这个善良的女人,真的这么想最好,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