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殿下当嫁 > 第138章留下

第138章留下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许含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外面的一阵喧闹吵得头疼。她有些恍惚地自床上坐起,脸皱成一团,随手拾了件衣服便冲到房门前,打开门,强烈的阳光刺得她双眼紧紧眯起。

    “小姐起来了,你给我过来!”说这话的是小陆,气势十足。

    待适应了这外头的光芒后,许含才缓缓睁开眼,待看清自己房门外的情形时,一头雾水。

    “小姐,这家伙刚才趁我不在跑到训练场上去了!”

    小陆平日也会和士兵们一起训练,再不像以前那般柔弱无力,他这一扯,顿时把江离扯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许含本能地伸出手一把将江离扶住,待他站稳了才松开手皱着眉瞪了小陆一眼。后者撇撇嘴,把头一扭,摆明了一副坚决不认错的模样。

    她暗自叹了口气,这才回头看向江离。他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侍卫给他的衣物,有些宽大,他骨架子小,又只有十三四岁,这衣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活像小孩穿大人衣。

    “你跑去训练场做什么?”

    江离倔着一张脸,说:“我要训练,我不要回去。”

    许含脸色一沉:“你可知我最需要什么样的兵?”

    江离抬起头看向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里带着些许疑惑:“身手不凡?”

    她摇摇头:“军人三大铁律:第一,服从命令。第二,服从命令。第三,服从命令。做到以上三点。不管是谁都会说你是好兵。而奇兵团最需要的,我最需要的,焱国最需要的,就是好兵。”

    江离满脸恍然,他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镇定自若、侃侃而谈的女子一时有些茫然。好一会儿,他才喃喃地说道:“可是我真的要回去嫁给那个五六十岁的老妖婆吗?难道我后辈子就守着她?等着她死去,然后孤独终老?”

    只要一想到这个后果,他当即狠狠地摇摇头,他伸出手一把抓住许含的衣摆,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许小姐,我不要那样过一辈子,求求你,你纳了我吧!我愿意给你生儿育女,我愿意为你铺床叠被,不管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给你当牛做马!”

    许含桃花眼似笑非笑,峨眉微微挑起:“如果我也是五六十岁的老太婆呢?你还愿意给我做侍?”

    江离霎时一愣。

    “你无非是觉得你所嫁的那人年纪大了,不再青春韶华,觉得后辈子无望,便不愿嫁罢了。”许含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将他的心思剖开。

    江离顿时愤怒地一把抓紧她的衣襟,狠狠瞪着她,那眼底的怒火仿佛随时会喷射出来:“我不是!我不是!那个老妖婆最喜欢折磨人了,我不要嫁给她,那样的人凭什么可以为所欲为!你们女人都是这样,凭什么我们男子就必须对你们卑躬屈膝,凭什么要我们给你们做侍?你们要求我们男子必须一心一意,可是你们呢?你们明明说好一生一世不变心,一转头就对别的男人许了一样的承诺!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凭什么……”

    许含看着他语无伦次地哭号,他手上的力也渐渐松了下来,身子缓缓地绻缩起来,慢慢地环抱着自己。原先还愤愤不平的小陆见他模样可怜,不禁举步走上前,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肩,无声地安慰着他。

    待他平静下来后,已是日上三竿了。她带着江离和小陆往食堂方向走,虽然已经过了早餐的时间,但是为了方便换防的侍卫吃饭,食堂的关门时间都会稍稍延迟。

    平日不论谁来了,她都不会另外准备饭菜,一律和士兵一样,排队吃饭,在食堂的餐桌上吃。

    今日一早江离尽琢磨着怎么留下来的事,哪里有时间用餐?而小陆刚去安排完今天一天的事务后一回头就看到他鬼鬼祟祟地跑去了训练场,当即扭着他来寻许含了。几人都没吃早餐,索性便一块解决了。

    江离虽然没再哭了,可是那双眼睛却又红又肿,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嚼着馒头。一旁的小陆也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时不时地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听好,我暂时先留你一个月。”许含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松了口,让了一步,见她开口了,两双大眼纷纷巴巴地看着她。

    “这一个月里,你就和男兵一起训练。一个月后,我需要看到你的进步,如果你能赶上新兵的水平,我就让你留下,两个月后再和新兵一起考核。”

    她见他眼睛亮得如星,便心下动了动,补充道,“但是如果这一个月里达不到要求的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通知你母亲让她把你接回去。”

    “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把江离交给小陆后,许含便去茺州州衙找叶成才去了。

    前一天前来应聘的人都还未离去,得知今天公布结果,一大早就聚到了州衙旁边的店门口等着。

    “真是搞不懂许侯为什么会收那么多的男子,男子力气小又做不了多少事,要他们来不是浪费精力浪费口粮嘛!”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扬声说道。

    “昨天许侯不是说了奇兵团里有好几百男兵吗?要他们做什么?还不如多招收女兵,她们力气大,也机灵多了,那些男兵……”

    “就是就是,许侯也真是!早就听说国库空虚,许侯花了那么多银子去养男兵,那不是白白浪费了嘛!”

    这些人越说越起劲,那声音直传入不远处的一群人耳中,这些人都是男子,有的直接素颜朝天,有的戴着幂篱,但他们此时脸色都不怎么好。

    其中有一个二十出头,身材修长,身上穿着一袭微厚的破旧长袍,闻言后,扬声朝那些议论纷纷的士女们道:“谁说男子不如女子?有本事咱们演练一番!”

    他这话顿时让整个场面静了下来,众人纷纷扭头回看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口气竟然这般大。

    “演练就演练!我堂堂一女子,还怕了你个男儿郎不成!”

    说着,那人撸起袖子朝这边走了出来。那男子身旁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摆,朝他摇摇头,却见那人淡淡一笑,从容不迫地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