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仙遥 > 第六十八章 触手怪的故事

第六十八章 触手怪的故事

 热门推荐:
    触手怪委委屈屈,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精魄,方映瑶并没结下什么复杂的契约,而是修仙界里最普通的主仆契约。

    她将来可是要收复神兽的仙子,怎么可以被一只长得并不怎么好看的触手怪占了位置。

    结下了契约之后,触手怪的想法,在方映瑶的脑中纤毫毕现,不过方映瑶没有什么窥探触手怪想法的意思。

    契约已成,反水什么的根本不存在,触手怪只要一旦有那个意识,契约便会反噬,方映瑶瞬间就会知晓,只要她意念一动,触手怪不死也要半残。

    一人一怪此时正在星月空间之中,触手怪正在疗伤,两张引雷符的威力着实不小,它除了一双完好的眼睛,身体其他部位,可说是破烂不堪也不为过。

    不过现在触手怪算是方映瑶的灵兽,她自然不会不管它。

    触手怪被方映瑶放在了一个散发浓郁生机的木桶中,新生的四肢微有些透,飘里面浮浮沉沉。

    水里的药汁散发着一股怪怪的味道,方映瑶走远了一点。

    触手怪的大脑袋现在已经变成半人大小,整个身体都埋在了药汁中。

    “你自己好好炼化这些药液,待你恢复,再去找你说的能助神魂的东西。”

    触手怪很顺从的点了点脑袋“主人放心,那东西只有我知道,不会被人发现的。”

    方映瑶满意的“嗯”了一声,想了想,自己总不能一直叫它触手怪吧?这样多不好听,“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触手怪六只触手抖动了一下,扭捏道“……其实主人,我有名字的,我叫渔希。”

    “渔希?”这名字好像很不错。

    认了主之后,方映瑶才发现,渔希居然是一只母鱼,而且还是一只未成年的。

    准确来说,这是一种在修仙界几乎灭绝的妖兽,因为生存环境苛刻,除了一些修士难以到达的地界,也就只能在某些秘境中见到了

    虽然它看似与章鱼有几分相似,它真正的叫法应该叫“龙章兽”龙章兽脑如盘云,身子细长其上布满鳞片,尾部有一弯金亮的鱼鳍,据说其血脉追根溯源,可能还与龙族有些关联。

    龙章兽最擅长的,就是冰系和水系的道法,回忆起曾经在某些杂记玉简看到的信息,方映瑶还算满意,虽然不是神兽,好歹也有点用处。

    方映瑶来到了药园中,找了一片木灵气浓郁的地方坐下,服下几枚丹药,她也开始了调息疗伤。

    ……

    轻雾秘境中,在一处处地理不同的地方,此时正上演着许多的惨剧,一处长满杏色的树林中,数百名修士正心满意足的带着许多天材地宝,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在,大肆搜罗。

    结果不知从何而来,铺天盖地的鸟形妖兽如狂风袭向众人,不过还好在秘境中所有人都会提防着,周围不时会发生的危险,所以起初伤亡并不大。

    然而时间一长,不只是天上的飞行妖兽,连地上的妖兽也躁动了起来,一众修士被妖兽追得四处乱窜。

    许多有门派或者相识的修士结成了阵法,只见空中地上,金铁交击之声,鸟鸣兽吼之声,伴随着轰然炸裂的无数法术与剑光,将陷入夜色之中的树林中照得宛如白昼。

    ……

    一片碧海清涛的水面之上,数十修士站在一艘不大的扁舟上,结成了一个攻防皆可的阵法,看服饰赫然是天玄宗的修士。

    此刻,他们的前方有着一只如山岳般庞大的龟形妖兽,龟形妖兽浮在水面,时不时会向舟上喷来一道道巨型水柱,将扁舟打得法阵光芒黯淡,左摇右摆,差点翻船。

    扁舟上的修士,操纵着飞舟,快速远行,乌龟四肢划动,不多时又接近了扁舟。

    巨型龟边滑动边喷出法术卷起水浪,一浪接一浪如海潮般倾覆而下,扁舟左支右绌,如无根的飘萍。

    “秦师兄,这样下去不行,这只玄龟有三阶实力,我们又要攻又要防,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旁边支撑阵法的另一人咬牙道“那又能怎么办,让我们放弃舟内的人吗?”

    看着浪头与水柱打来,几个人面色又白上了三分,秦师兄一手握着灵石,一边将灵力化成阵法的能量源源输出。

    这飞舟之中,几乎全是宗内的练气小辈,若是在此刻抛下他们,他又有何颜面回去见师尊与同门。

    此时苍中一众炼气修士中起了一些骚动,刚才那反驳的修士遇上了这样的大麻烦,心情本就不好。

    再看这一群人,竟然还有挑事儿的,登时大怒,“你们都给老子安静点,小心老子把你们一个个的都丢出去。”

    炼气修士们被吓得一抖,都低下了头,但其中一个少女咬着嘴唇,倔强道“燕师叔,我知道玄龟为什么追杀我们。”

    不等燕青发怒,她一指旁边一人道“我们先前在这处河底发现了一个洞穴,那里面有好些东西,我们四个人分了,只有刘师姐,她分了一部分东西,还拿走了旁边那只丑不啦叽的蛋,当时我们都没在意。

    现在想来,晚辈猜测,那颗蛋很可能是这只玄龟的蛋。”

    刘姓女修恨恨的瞪了这个姑娘一眼,“师叔们,就算我把那颗蛋还给那只玄龟,它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再说这是妖兽蛋,我已经认主了。”

    她如此说,便是承认她一开始就知玄龟是为何而来,但她没有透露分毫,将众人置于了这般危险之地。

    所有人都把愤恨的目光看向了刘师姐,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祸害丢入水中。

    燕青冷冷一哼,“成事不足的蠢货。”燕青手一抓,刘师姐的灵兽袋,直接落入了他的掌中。

    寻找一番过后,拿出了个水盆大小的妖兽蛋,将灵兽袋丢给还了那个刘师姐。

    语气淡淡道“因你一人贪婪,置众同门于危险之中,待回去之后,你直接去执法堂领罚吧!”

    刘师姐气得全身发抖,但她现在人微言轻,将这周上之人全部记下,咬牙切齿的在心中骂道。“待我出去之后定要你们好看。”

    不提她如何作想,燕青一手托起那只长相并不怎么美观的妖兽蛋,来到了秦怀远身边,刚才那一幕秦怀远自然也是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