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仙遥 > 第六十四章 叶苏

第六十四章 叶苏

 热门推荐:
    幸好她跑得快,那道流光险险擦过她的身子落下,溅起泥水无数。

    见光芒停下,方映瑶也不好当作没看见直接走人。

    光芒散去,里面露出了一个人的身影,方映瑶一见,不由瞪大了双眼。

    所有的词汇也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请恕她词穷,这人简直是太美了。

    叶苏见对面的女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也不生气。

    从踏入修仙界以来,他可以说是被这样的眼光看习惯了,他很是好脾气的呵呵一笑。

    “刚才差点伤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就连声音也这么好听,方映瑶吞了口唾沫,结果被卡注,“咳咳咳。”她连咳了好几声,脸色有些胀红,方映瑶觉得太不好意思了。

    叶苏突然心情很好,一扫被人坑了的萎糜。

    他丢下一个阵盘,密集的雨点瞬间被挡住,又看了看脚下泥泞不堪的地面,施展了一个土系道法,瞬间湿润的土地迅速变干变硬,随后他衣袖一扬,脚下的地面,变得比镜子还光滑。

    方映瑶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很是尴尬。

    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局促的站在那里,他露出一个笑容,语气悠扬,“小姑娘,你是哪个门派的。”

    方映瑶正因刚才的失态,心中懊恼,听得他问话,方映瑶赶紧回道“晚辈无门无派。”

    叶苏点点头,双眼中微微闪出光芒,方映瑶浑身一震,如坠冰窟,她感觉在那双眼睛的扫视中,自己的秘密纤毫毕现。

    星月空间中,源回脸色一黑,先前还保证,自己给方映瑶身上下了秘法,这凡人界中无人能识破他的体质,但转眼脸就被打的啪啪响。

    真是有出去宰了他的冲动,不过想想源回还是忍住了,这人……很是古怪。

    一瞬过后,叶苏笑笑,很明显自己的探查被发现了,他轻声道“你莫要害怕,我只是好奇,你身上那玄奥的气息到底是什么。”

    见方映瑶默然不语,叶苏思索一番,在手腕上一抹,拿出了一个东西。

    “喏,这个给你算是当做补偿吧,放心,你的秘密我不会说与他人。”

    方映瑶不敢接,但叶苏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双眸清澈见底,真的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恶意。

    这人是筑基后期,她若要真杠,铁定会被他一巴掌直接拍死,就算她进入阵道试炼,得到不少宝物,也逃不开她实力低下的事实。

    方映瑶朝叶苏施了一礼,“此物贵重,晚辈岂敢愧领,若前辈真的有心,请放晚辈离开。”

    他微愣,修炼了这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诚心诚意的送人东西,竟然被拒绝了。

    心情有些不爽,雪白的宽袖一挥,连同刚才拿出的东西,和方映瑶一起一扫出了阵中。

    方映瑶被丢的老远,砰一下砸在了满是雨水的地面,随后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她的额头之上,瞬间额头被砸出了一个大包,其上还有鲜血涌出。

    方映瑶挥手打开额头上的东西,但为时已晚,那个东西已经被她鲜血滋养认主了。

    叶苏很是得意,“我想要送的东西,哼哼,没人能拒绝。”

    方映瑶欲哭无泪,真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大神,老是让她上一刻很美妙,下一刻就恨不得哭唧唧。

    不过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廖无痕迹的后方,只好转头走人。

    为了以后的小命,她还得学一门高深的幻形术,能找到安全之地,再去问问袁辉前辈吧。

    一想到源回,方映瑶面色难看,说好的无人能识破,结果出门就被人看透了,她现在觉得,源回真的是太不靠谱。

    ……

    被方映瑶吐槽的原回,心中也很是纳闷,此刻,他正在元神中翻阅着数万年来的记忆,良久之后,终于让他找到了关键,。

    若是现在他有实体,必定会瞠目结舌,这是源回第二次被惊吓到,先前就侧目于方映瑶沟通了鸿蒙道音,这下,又出现一个拥有通天道眼的人!

    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法则,而演化法则的就是天道,而通天道眼,便是能无视一切法则,看透原有的本真。

    而且,通天道眼会随着修为本身提高,而演化出更加逆天的威能,到那时,甚至可以无视空间与时间,横渡阴阳两界,穿梭过去未来。

    “看来这一片小小的中世界,非同寻常啊。”源回自语道!

    ……

    方映瑶并不知道原回都了解到了什么,此刻,她正焦头烂额的跟一群长着两个羊脑袋,身形却是像鹿的妖兽在缠斗。

    这是碧青草原特有的一种物种,叫羊鹿兽,它肉质鲜美,毛皮可以练器,甚至血液还可以画符,简直浑身都是宝。

    本来遇到个几只,方映瑶还能接受,但是她遇见的是整片羊鹿兽群啊,简直要了老命,此刻距离不远的地方,还有这一男一女,男的面容寒霜,女的极为娇美,两人合作,简直可以称得上亲密无间。

    那女修道“道友,我们真不是故意的,这些畜生追着我们跑,我们也不知你在这里修炼,你阵法被它们踩坏,也不能怪我们……”

    方映瑶“……”

    他们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么办?可怜她的五行阵是阵旗,没来得及收,就风驰电掣般冲来了一群羊鹿兽,直接踏成了渣渣。

    方映瑶脚踩在剑上,身上的金刚符微微闪着光芒,手上则是操控十几根手指粗的银针,向脚下的羊鹿兽攻去。

    羊鹿兽两个大脑袋,看着虽然很是不协调,但它的身体矫健,速度已经远远赶超练气圆满修士。

    两个脑袋的四只角,时不时拧出一道木系道道法,射向方映瑶和另外那俩人。

    一瞬间,几十道道法打在身上,任谁都不好受,方映瑶在身上连拍了数张金刚符,手上银针收割者一头头羊鹿兽的生命。

    青钢剑彻底变成了代步工具,方映瑶操控着它,边打边退。

    一时间,一声声“咩咩”的嘶鸣不断,一头头羊鹿兽倒地,又瞬息之间被三人收入了储物袋内。

    方映瑶时不时会被羊鹿兽的放出的道法长在身上,金刚符的黄色光芒一闪,随即破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