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仙遥 > 第三十二章 城中景象

第三十二章 城中景象

 热门推荐:
    将自己清理干净,从指环中取出一套淡红色衣裙换上,方映瑶才散去结界,来到一边与康德众人汇合。

    康德康铃吴忠要比他们好得多,至少那一身还能称得上是一阶法衣,所以他们倒不需要如何清理,早就站在一边等候二人。

    宁寻走过来笑道“让三位道友久等了。”

    康德摆摆手“没事没事,如今我们一起组队,便是自己人,又何须客气。”

    一旁康铃也是笑道“是啊,此次还要多亏二位道友,不然我们无法完成任务不说,还得不到如此宝物。”

    一时间,小队诸人倒是一片和谐融洽的景象,见时间不早,方映瑶说道“你们就不要客气了,这里血腥气太重,我们先离开,免得引来许多妖兽增添麻烦。”

    听闻此言,其他几人心中也是一凛,方映瑶说的对,若是换个地方,他们如此行为就危险了。

    康德暗自反省,自己还有地学呢,这方道友果然不简单!

    五人不在多说,康德辨认了一下方向,直望来路返回。

    不多时到了康德他们原先落脚地那处山壁,康德再次打出法诀,几人鱼贯而入,阵法略有波动之时,冷风邵清俊便有察觉,两人很是紧张,待看到是方映瑶宁寻一行,才大松口气。

    冷风上前,紧张询问道“先生您可有受伤?”

    说着他便要前来为宁寻探查一番,宁寻见冷风如此关切自己,宁寻笑着拍了拍冷风的肩膀,安抚道“你看我这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冷风将宁寻打量个遍,见他面色红润,不像受伤才放下心来。

    一旁邵清俊撇嘴“小冷子啊,你不厚道,你眼里就只有你家先生,我师傅还在这呢,都不关心一下!”

    方映瑶嘴角一抽,忍不住的伸脚踢向邵清俊,邵清俊连忙闪身,摆了个哭脸,委屈道“师傅你就欺负我!”

    康德康铃吴忠三人站在旁边,见此一幕,都哭笑不得的嘴角直抽抽。

    被邵清俊一闹,方映瑶宁寻一扫跟妖兽搏斗留下的疲惫,顿觉心中轻松不少,方映瑶也不管邵清俊,靠着山洞边缘找了处地方,拿出毯子铺在地上,盘膝做好恢复起灵力。

    不是方映瑶太矫情,她现在出了一些不能拿出来的东西以外,可以算是一穷二白!

    见方映瑶不理自己,邵清俊百无聊赖,他本来还想打听一下杀妖兽是个什么感觉呢,跟冷风大眼瞪小眼了一会,见其他几人都坐到一旁打坐,他也只好坐下,神飞天外去了。

    而在距离他们不知几千几万里之遥的道宗,天算峰主殿之中,正有一人盘膝而坐。

    此人身着一袭白袍,一头如瀑的银丝直直垂落,面容清隽秀逸,说不出的潇洒与温润。

    半晌之后,他眉梢微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睁开了双眼,他站起身来,喃喃自语道“终于有变化了吗?”

    说完就见他衣袖一甩,下一刻,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块散发着白光的石盘,石盘之上白光莹盈,石盘之中曲线流转,此物正是道宗天算一脉的至宝,号称能算天下的天机盘。

    天机道君手指一点,眼前一道灵光倏然射向天机盘,天机盘白光更盛,里面的线条也像是活了一样,同时,在高不可及的天幕之上,也是一片星光闪烁。

    天机真君屈指再点,灵光更加耀眼,有丝丝白光射向了高空,与那星光交相辉映。

    片刻之后,石盘上灵光淡去,但那凝在高空中的线条却没有消失,反而是一阵旋转之后带着些许星光之力,结成了一束光芒,猛然间滑向了远方消失不见。

    见此,天机道君欣喜若狂,哈哈大笑,笑的眼泪直撒,“哈哈哈哈,转机来了,五万年了啊,终于,终于让我等到了,师尊,您的心愿,我终将完成。”

    笑过之后,他发出一道灵符,灵符消失,随后,天机真君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大殿中。

    ……

    方映瑶几人随着康德准备一同进城,提交百味楼的任务,顺便卖掉那颗碧灵果。

    来到城门口,康德几人取出一块绿色玉牌,排在了要进城的那些人后面,方映瑶往前面看去,就见每个进城的人,都手持玉牌,待到了城门口,都将手中玉牌在城门口前的小镜前晃了晃,便直接踏入。

    方映瑶看向康德,好奇请教道“康道友,不知这玉牌有何作用?”

    康德有些惊讶“道友不知?”

    方映瑶摇摇头,见状,康德呵呵笑“忘了几位道友不是本地人,不过这玉牌的事情,就说来话长了……”

    “大概在三十年前,城主府宝库被盗,城主一怒之下封了城,定要揪出那盗宝之人……”

    见有故事听,邵清俊也插话道“被偷的是何宝物,最后那小贼抓到了吗?”

    康德摇摇头,宁寻也道“长期封闭城门,这样不妥吧?”

    “正是如此。”

    康德继续道“所以城主在各个城门口都放了一面照影镜,又命人发下玉牌。

    之后想要进出城,便要在这玉牌上刻上名会,打上一缕气息才能进出,至此这益阳城,便有了刷排进城的规矩了。”

    康德说到此,就道“几位道友还没有玉牌吧?”

    说着他一指城门旁“那边就有办理玉牌的修士。”

    方映瑶转头看了一眼,对康德不好意思道“呵呵,不瞒道友,我们途中被人劫道,现下身无灵石。”

    康德瞬间明白“好说好说。”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纳物袋,递给了方映瑶,方映瑶接过,向他道了谢,转头与宁寻邵清俊冷风,四人一同去了城门旁。

    办理玉牌的修士头也不抬,摸出几块玉牌,递给方映瑶一行人,道“十块灵石,在玉牌上输入姓名和一缕气息后交给我。”

    写好姓名,打上气息,几人将灵石与玉牌一同给了男修,男修检查无误,在一方玉册上用朱笔轻点了几下,道“好了。”

    方映瑶几人拿着玉牌,又回到了队伍后面,只是康德他们几个已经刷好玉牌,站在了城门里面,等待方映瑶他们,等了一会儿,方映瑶几人就揣着玉牌进了城。

    甫一进城,宁寻邵清俊他们就被城中的盛况给惊住了,只见城中道路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兽车拉着修士直奔而过,速度简直了,不过却不曾撞到一人。

    再看两旁林立的店铺中,更是人头攒动络绎不绝,最令人惊叹的,便是那座漂浮在层层楼阁之上的空中浮城,那座城池并不比下面的地方小,而且远望之下更是让人惊艳异常。

    康德在一旁介绍,那座飘在空中的就是城主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