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仙遥 > 第十三章 事情了结

第十三章 事情了结

 热门推荐:
    方映瑶看天色还早,想必宁寻还在处理公务,脱不开身来寻她。

    坐到桌边,捡起一块糕点,边吃边想,自己除了星月洞天,现在可算是什么都没有,而且星月洞天里的东西,她要敢拿出绝对是嫌命长了。

    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准备一套现在能使用的法器,毕竟修仙界危险重重,她现在两手空空,这么去太危险,她是去修仙的,可不是去送死,但是要解决这一切,必须要有灵石,灵石她是有,洞天里她有两匣子极品灵石,数了下,有一百五十块之多。

    同理,这些都不是她这个修为该拥有,虽然她现在富得流油,但是什么也不敢用,长叹一声,修仙之路任重道远啊!

    就在她长吁短叹之际,宁寻敲响了房门,方映瑶开门让他进来,宁寻看着方映瑶欲言又止,方映瑶面露疑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宁寻犹豫,想想还是说道“你父亲今天来找过你。”

    “那……?”

    宁寻摇头,表示自己并没说出她的下落。

    方映瑶松口气,宁寻见她如此,叹声道“我见他神情憔悴的很,你要不回去看看吧?至少和他道个别。”

    方映瑶低头叹声道“不必了,他们的父女缘分,早在她娘离世的那一刻便尽了。”

    方映瑶看他还想再劝,岔开话题道“您事情都办妥了吗?”

    宁寻看方映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心中暗叹,点头嗯了一声。

    方映瑶取出玉简,对宁寻说道“那我现在就教您引气。”

    宁寻闻言,心中又是期待,又是紧张,方映瑶一笑,拉他进里屋,在绒毯上席地而坐,将手中的玉简交给他,说道“这是修炼功法。”

    又想到他还未曾修炼,没有神识,只好继续道“这玉简您先收着,等进阶练气后,可以用神识自行查看。”

    宁寻接过刻有功法地玉简,紧张的手都有些抖,这是他将要踏上仙路的第一步。

    方映瑶等他平静下情绪,将太初心经中引气篇修炼方法,用口述的方式告诉他,然后帮他摆正姿势,盘膝坐好之后,方映瑶对宁寻说道“等下我会用自身灵力为引,教你如何运行灵气,你一定要摒除杂念,认真记好。”

    宁寻郑重点头“好,我会认真记下。”宁寻说完后闭上双眼。

    方映瑶将手掌隔空置于宁寻丹田之上,按照功法的脉络,用自身灵气为引,带动外界灵气,如此便省去不少引灵的时间,同时宁寻也感受到一阵柔和的力量,缓缓流遍全身。

    他不自觉在心中默念起功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自己身处一片茫茫黑暗中。

    过了许久,宁寻似乎看到有点点彩光闪现,其中为碧色光芒最盛,他不知道这光是什么,但是直觉一定要抓住它。

    当宁寻有了这个意识之后,那些绚烂的光芒便往他周身永来,越聚越多将他裹成了一个光球。

    最后,那些光芒都按照一定规律,渗入了他全身,游走一圈之后,除了碧色光芒,其他颜色皆都散去,而那些碧色的光芒按照功法轨迹,运行一周天后,归入了他的丹田。

    旁边,方映瑶收回手,一脸痴呆样,宁寻已进入引气状态,再看周围灵气翻涌之猛烈,带动阵阵涟漪,引得屋内纱幔帐连无风自扬,院外花草更是拔高了一截又一截,甚是壮观。

    方映瑶见此情景不由咋舌,她听说过单一灵根修行之快,是双灵根三灵根无法比拟的,但是没想到修炼竟是如此之快。

    这才修炼一晚上而已,要知道她自己五天进阶练气,除了功法逆天,还要加上她百多年修行的经验啊!

    不过方映瑶回头想想也是应该,虽然他没有功法,但是他身具灵体,时时灵气环绕,想来过几年也不定能自行引气,不管怎么,她还是为宁寻高兴。

    两个时辰过后,狂涌的灵气归于平和,宁寻睁开双眼,此时,方映瑶见到的是一双清亮中带着深邃的眼眸,她走到宁寻身前,郑重其事的拱手道“恭喜宁叔进阶,从此仙途可期。”

    宁寻正要站起身,鼻尖突然闻到了一股难以言语的味道,接着便是感到浑身粘腻,再看双手,更是一层黑乎乎的油腻之物,不用想臭味肯定是自己身上发出。

    宁寻一阵尴尬,方映瑶心中偷笑,手上却是使出了净尘术,一阵清风抚过全身,宁寻就感到自己周身油腻尽去,仔细一看,自己已是洁净如初。

    宁寻大感惊奇,问方映瑶“刚才那是……法术么?”

    方映瑶眨眼轻笑,认真给宁寻讲解起修真知识来。

    “我刚才使用的是一些初级小法术,而这些法术都基于修为之上。”

    “修仙界修为划分为,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五大境界,而练气以上,又被划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

    “至于化神之上,有没有更高层次,我就不了解了,我们现在是炼气,练气期有一到十层,三层为一阶段,直到炼气十层之后到达圆满。而您身上的那些污渍,便是突破之时体内排出的杂质。”

    旁边,宁寻听得极为专注,待方映瑶又说了一些修行中的大致事宜,宁寻才从地上站起身。

    方映瑶从袖中取出那本全系法术大全,交给他说道“这里面收录了很多各个修为境界能使用的法术,您有空可以读一读,前面有一些常用的小法术,学习起来不是很困难,只要将它贴在额头之上,集中意识,便能看到里面的内容了。”

    宁寻接过,心中觉得大开眼界的同时,对那未知的修仙界,也生出了无限向往。

    从惊叹中回神,他对方映瑶柔声说道“阿瑶,谢谢你。”

    方映瑶眨眨眼“谢我作甚?”

    宁寻轻轻拉起她,说道“若不是你,我怎能踏上这修仙路。”

    方映瑶轻笑“若换做您,也同样会如此做。”

    宁寻无言,心中暗忖,自己真的会吗?

    看他有些愣神,方映瑶抿嘴一笑,拉过他“既然我们有幸踏上这修仙之路,我们自当好生对待,方不负这大好机缘。”

    宁寻回神,重重点头,道“你说的对。”

    方映瑶轻笑“那您可要好好修炼,我也会努力修炼,我们要活得长长久久。”

    宁寻神情认真“好。”

    方映瑶伸出手,我们击掌为誓,宁寻也伸出手,两人手掌蓦然相击,彼此欣然一笑。

    翌日清晨,宁寻进宫向皇帝辞行,却被告知皇上去了宣和门,在宫中等待,和去宣和门之间,他选择了去宣和门向皇帝辞行。

    坐上马车,一路往宣和门而去,因为进阶了练气的缘故,此时,他正将神识略微外放,穿过正阳大街之时,依旧看见的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地景象。

    不过除了这些以外,车马路过茶肆酒楼之时,还听到不少的议论之声。

    此时,离方映瑶给皇帝看病已有三日,京城各处在宗正使的紧密调查中,各路达官显贵都是胆战心惊,生怕被卷入下毒事件中。

    而令他们更加不可置信的是,今日皇帝临朝。大骂太子无德,并将他废除,流放边境,一时朝中大哗,此刻,宁寻听到最多的便是关于太子的事。

    下了马车,宁寻放眼望去,只见湛蓝的天空映照着巍峨的城墙,皇帝正独自一人站在古朴庄严的城楼之上,因为站在高处,清风微过也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如此看去,让人不觉徒生一种苍凉孤寂之感,而周围那一排排士兵,正井然巡逻着周边的安全。

    他沿着石阶踏步而上,不久便来到了皇帝身边,走进之后,他才跟随皇上的视线往城楼下看去,城楼下,正有一行十几辆车马,被禁军押送,从城门口缓缓驶出。

    见此,宁寻心中有些沉重,他走上前,对皇帝行了跪拜大礼“参见皇上。”

    皇帝没有转身,还是专注的望着城楼之下,他轻挥了下衣袖,道“宁卿此来可有要事?”

    宁寻拱手,语气微顿道“臣此来,是向皇上辞行的。”

    皇上一听转过身来,看着宁寻神情几度转换,半晌之后沉声道“你要去何处?”

    宁寻神情平静说道“寄情山水,方外闲人。”

    宁寻说完后,两人一时无言。

    许久之后,还是皇上先开口道“你,可是与那位方道长同行。”

    宁寻默然,见他点头承认,皇上却像是大受打击的哈哈大笑。

    “朕早该想到,早该想到啊,那位方道长能拿出那般奇药,不但解了毒,还让朕的身体更胜从前,原来真的不是凡人啊!”

    见皇上神色激动,宁寻上前唤了一声“皇上。”

    皇上此刻神情十分悲伤,一手扶住城墙,另一只手,只是无力的摆了摆,说道“走吧,走吧,都走吧。”

    宁寻默然无言,他退后两步,俯身下跪道“宁寻拜别皇上,望陛下保重龙体。”

    说完之后,以手至地,重重一拜。

    此刻,再多的话语,也掩盖不了离别的事实,宁寻起身离去,独留皇上一人站在这高耸无垠的城墙之上,看着宁寻离去,再望城楼之下,已是空空荡荡,皇帝心中怅然若失,口中低喃道朕的儿子,朕的知己,都走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