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卡幻想 > 第二十二章逃脱任务

第二十二章逃脱任务

 热门推荐:
    在两人的安慰中,侯李谢的情绪渐渐缓和,尽力控制住泪水和疼痛,把之前跟邢念的遭遇说了出来。

    过程挺简短,描述起来也毫不费力,两人在胡同遇到蜘蛛男,后者在他们身上闻到了苗语丁夜的气息,便随即出手,邢念为了掩护她撤走,邢念以死亡为代价,强行拖住了它。

    虽然成功逃脱,不过侯李谢的伤势也很重,腹部的位置被蛛丝穿过,留下了一个细长的洞口,丁夜苗语出门的短短时间,她伤口流出的血,就已把门前的大块地面染红。

    “她伤的很重。”

    “你暗室里有没有什么药,或者纱布之类的东西?”

    苗语摇头:“没有,以她现在的状况,得抓紧送到平民区的医馆才行。”

    “贫民窟里有吗?”

    “你说呢,这里的人连饭都吃不起,哪有钱建医馆。”由于没什么工具,苗语只能撕了块衣服绑住伤口,算是略微减少血流出来的速度,然后抱起侯里谢,疾声道:“我们得走了。”

    “蜘蛛呢?”丁夜回头看了眼漆黑的长巷,“有血的气味,它一定会追过来的。”

    “那就你带她去,我来拖住它。”

    “不。”谁知,丁夜却缓缓摇头,眼神一直盯着后方,好像黑暗里有什么东西一样:“你走,我拖住它,把她送到医馆后,马上通知缉卫。”

    “你疯了?”苗语几乎要叫起来,难以置信的道:“你拿什么拖?一张一星卡吗?”

    “我有办法。”丁夜忽然像变了一个人,固执的回道:“快走,要不来不及了!”

    “不行,你不能留下,这是在送死!”

    “送死?”丁夜蓦然回头,神色冰冷的看着她:“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

    “我——”苗语想到了他的那张奇怪的卡牌,硬生生把话止住。

    他或许……真的有办法?

    苗语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略一思考,便做出了决定,狠狠一跺脚,抱着侯李谢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前,她不忘留下了一句话。

    “如果你死了,晚上千万别来找我!”

    “……”

    等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消失,丁夜才把头转回头,凝望眼前黑暗的巷子,同时,冷酷的表情也瞬间被苦笑替代。

    “你可害惨我了。”

    “我怎么会害你呢,我做的系统,可从来都不会强制宿主去完成任务。”披头散发,浑身焦黑的258……笑嘻嘻的自黑暗中走出,习惯性的背手,悠哉悠哉的来到丁夜面前。

    一股浓烈的烧烤味从它身上散发而出。

    看起来,之前苗语放的那把火,它被困在房子里未能幸免。

    “那为什么让我留下来?”丁夜皱眉问它,因为确实如苗语说的那样,她留下来拖住蜘蛛男是最好的选择,自己留来简直就是送死,所以他非常不理解刚才258在黑暗里,会传递过来这么一个要求。

    “你不懂。”258摇晃着小脑袋,抬头仰视丁夜:“这是一个机会,哦对了,你先把我抱起来,这样抬头说话挺累的。”

    丁夜无动于衷:“你不是会飞么?自己动。”

    “你有驾照吗,就随便开车。”258发出啧啧的声音,倒也没继续强求,双脚离地,凭空向上升起,在丁夜脸前停住,几乎要跟他脸贴脸。

    刺鼻的焦味扑面而来,丁夜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说句话而已,有必要靠这么近吗。”

    “嘻嘻,还害羞了?”

    丁夜无视掉这句话,回到正题:“你刚才说机会,什么机会?”

    “开任务啊。”

    “你说什么?”丁夜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它:“你让我开蜘蛛男的任务?”

    258收起笑嘻嘻的态度,正色道:“对啊。”

    丁夜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哎,你先别急啊,听我把话说完。”258忙追了上来。

    丁夜停下来,心情仿佛像吃屎了一样难受:“那把火……把你脑袋也烧坏了?”

    “并没有。”258甩了甩额前焦黑的长发,慢条斯理的道:“可能有我的问题,事先没跟你说明,当遇到级别超过宿主数倍的时候,任务开启后会变成逃脱任务。”

    “逃脱任务?”

    “是你试炼任务的变种。”

    “啊?”

    258轻咳一声:“与试炼任务相同,你将会和拟人一同进入异空间,完成任务。不同的是,试炼任务考验的是关于决斗方面的知识,但逃脱任务则需要你们各自扮演某个角色,从特定的区域逃离。”

    丁夜沉默,消化着这些信息,过了会问道:“奖励是什么?”

    “幻境里那些拟人魂魄的……残卡。”

    原来拟人的残卡,是通过这个任务开启……

    听到这话,丁夜的心跳不由自主加快,邢念残卡的强大他仍历历在目,只是感染兽的残卡,搭配起来就已是这样,那如果是……拟人的残卡呢?

    岂不是会更强!

    他心动了,犹豫了下,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我们具体要完成什么任务?”

    这个问题已经表明他的态度,258满意的笑笑,卖了个关子:“到时你就知道了。”

    …………

    …………

    夜色未尽,黑暗依旧笼罩。

    ‘王哥’低头穿行在胡同之中。

    贫民窟里四周飘来的恶劣臭味,掩盖住地面淡淡的血腥味,但却掩盖不了那明显的红色痕迹。

    ‘王哥’几乎是用跑的方式赶路,顺着血迹,飞快的往前追去。

    明亮的月色,一重又一重的屋脊,仿佛某种感染兽的肋骨,杂乱的排列在一起。

    ‘王哥’忽地停住,看向屋脊阴影下……慢慢走来的丁夜,然后笑了。

    丁夜也笑了,像是见到了多年的老友,开心的笑着。

    他们好似两个傻子,对着笑了一会,‘王哥’笑容才渐渐淡去,皱起眉头:“你笑什么?”

    他笑,是因为丁夜竟主动送上门来,而丁夜笑,他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明明都快要死了,还笑个什么劲?

    他有些忍受不了丁夜的笑声,冷冷道:“钥匙在你身上,还是她身上?”

    “先不谈钥匙。”丁夜摆摆手,笑声中,眼睛蓦然睁大,眨也不眨的盯着它。

    “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检测到拟人存在,主线任务开启……】

    【由于目标实力过高,主线任务开启失败,正在进行重改……】

    【重改中,主线任务取消……】

    【重改完成……逃脱任务开启……】

    【任务确定,即将进行传送】

    【任务地点:十一号酒店——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