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278章邪族的秘密

第278章邪族的秘密

 热门推荐:
    “为什么?”

    凌汐失神的喃喃自语,如果不能飞升,她将如何横渡虚空,去须弥界寻找祖神冰离。

    “我寻找了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有找到正确的答案。每当我以为接近了真相的时候,一切又都变得扑朔迷离。”

    厉晟岚叹息一声,表情有些黯然。

    曾经她那么执着于寻找这个答案,而现在当她真的寿数将尽,却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凡人的生命在他们的眼里如同草木般短短几十年,而她却活了接近一万年,实在是没什么遗憾了。

    “孩子,听我的,一切都顺其自然,何必去追寻个究竟呢?”

    震惊过后,凌汐也逐渐平静下来,她现在才元婴境呢,离飞升不知道有多遥远,而且修行多艰险,能否走到那一步还不好说呢。

    “您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凌汐一边顺着她的话询问,一边手脚不停的为她治疗伤势,不管怎样,能多撑一天算一天吧。

    “如今天下大乱,魔族重新兴盛起来,我怀疑这背后有天外邪族的支持。”

    又是天外邪族,那些人随着神魔的衰退销声匿迹,难道并没有彻底消亡吗?

    “我曾经在药神谷看见过关于他们的记载,当时的药神陌泓能够治疗天外邪族所造成的伤势,但他因为出了事,后来心碎而亡。”

    在厉晟岚的面前,这些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她知道的肯定比自己多得多。

    “是啊,之前我也以为他们都已经死绝了,即使没死的,也应该早就离开了九州大陆。”

    果然,厉晟岚闻言点点头,“种种迹象表明,可能还有天外邪族留在了九州大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功力退化,并且似乎无法见人,要么都改头换面,要么藏头露尾。”

    这番话立刻让凌汐想起了万妖王,“您的意思,莫非那位万妖王就是天外邪族之一?”

    “他?”厉晟岚冷笑一声,不屑的道,“他还不够格呢,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天外邪族与妖兽所生的孽种罢了。”

    这个无比劲爆的消息,让凌汐目瞪口呆,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太好笑了……”

    然后她又疑惑的问道,“那天外邪族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与妖兽生育?”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上古时代的描述里大多语焉不详,总之是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但他们善于变化伪装,常以各种形态出现。”

    凌汐一头雾水,这说了不等于白说吗,完全想象不出具体的形象。

    “据说他们的真身布满鳞片,身体的构造也与人类迥异,有个最明显的特征,无论怎么掩饰都没用。”

    听到这里,凌汐急忙问道,“是什么特征呢?”

    “好像说他们的血液是绿色的,所以只要受了伤,就能分辨出来。”

    这确实是个很鲜明的特征,只是一般情况下无法验证罢了。

    “这些天外邪族,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挑起战争呢?”

    厉晟岚沉默了半晌,这才继续说道,“这个问题从上古至今,无人能弄明白,而且也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看来,是个千古之谜了。

    “他们养精蓄锐上万年,联合了魔族和妖族的力量,而人类却没有了神族庇护,内部又无法一致对外,恐怕凶多吉少啊。”

    随着她的感慨万千,凌汐也黯然神伤,当年在云州时,她尚且对人魔大战的结果信心百倍,后来随着她接触了中州各势力之后,却渐渐地失去了信心。

    人类修士尚不知灭种危机已经来临,犹在内斗不休,甚至勾结魔族,实在是叫人无语。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一个小丫头,又是学医的,哪有力量力挽狂澜。”

    厉晟岚自嘲的笑了笑。

    “我走之后,那些人应该不会再找仙医门的麻烦。说来可笑,他们竟然以为我有克制天外邪族的方法。”

    闻听此言,凌汐心中一动,想起药神谷中的那些记载,莫非天耀宗那些人找的也是同一个东西?

    这么一想倒也不无可能,难道天耀宗竟然也被天外邪魔所控制啦?

    “这些都是我数千年来学医的所有心得、经验和药方,都留给你吧,希望你能将仙医门发扬光大。”

    随着厉晟岚的话语,识海中无数飘浮起无数淡金色的文字,凌汐还没反应过来,无数的信息便直接灌注入她的脑中。

    澎湃的信息量,让凌汐的识海差点崩溃,急忙运转功法,稳住心神,之后又连喂了几颗丹药,总算是稳定下来。

    “仙医们是我毕生的心血所系,若是担于你一肩,未免过于自私,只希望你将这些学问广泛传授,别让他们断了传承。”

    一生学医的厉晟岚,最大的愿望便是让这些经验能够源远流长,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别的凌汐不敢打包票,这一点她还是能做到的,于是便郑重的点点头,“门主,你放心,我一定竭尽一生之力量,将仙医门发扬光大。”

    “好,我相信你,你这孩子天赋惊人,又肯努力学习。若不是遭逢乱世,将来的成就必定还在我之上。”

    言下之意便是这样的世界,朝不保夕,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未来。

    “我知道你有办法离开此地,而不惊动万妖王,所以你还是赶快走吧,恐怕迟则生变。”

    “不,门主,我可以将你一起带走的。真的,你相信我。”

    听了这话,凌汐急忙分辨。

    “谢谢你了,孩子,我知道你有能力带走我的,但是我却不打算走了。一旦我逃脱,仙医门便将万劫不复。”

    厉晟岚的虚影,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语气却坚定无比。

    “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只要能保住仙医门,什么事情我都肯做的。”

    望着她沟壑纵横的脸,凌汐不禁热泪盈眶,想起当年初见时的惊艳,一时心中倍感酸涩。

    “好了好了,别哭了,任谁都有生老病死,修士也不例外,我活了八千多年,早就该死了。”

    话是这样说不错,可是情感上却依然接受不了,那个清纯素雅,站在万花丛中,如一副绝美画卷的女子,难道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死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