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190章 问道

第190章 问道

 热门推荐:
    一时间,心中杂念丛生,浑身真气四溢,竟然是要走火入魔的预兆。

    “凌丫头,你怎么啦?”

    蓝猿王发现她情况不对,吓了一跳,叫了两声也没有反应,仔细一看,心里顿时明白了。

    当下也不敢打扰她,只得在一旁静静地守护者,不让她受到其他的干扰。

    凡是走火入魔之人,都是因为心中有了执念,心魔不解,则道心便不稳定。

    然而,心结之症,旁人却帮不上分毫,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了。想得通便烟消云散,更上层楼。

    想不通,则道心崩坏,修为倒退,更严重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此时的凌汐却陷入了幻境之中,似乎又回到了月剑门,小小的自己被发疯的妖兽踢下山崖,而秦殷,却站在崖上纵声狂笑。

    画面一转,却是腿脚不便的她,拖着母亲在拼命逃亡,后面两名修士狞笑着步步紧逼……

    紧接着母亲倒在了血泊之中,她愤而举剑,逆转筋脉,将他们杀死,自己也濒临死亡。

    再后来的事情,都是浮光掠影,一晃而过,最后,定格在虚空之中,深蓝化作翩翩少年,对她微微一笑。

    在她撕心裂肺的呼唤声里,化作一道长虹,刹那间穿越迢迢星河,瞬间回到九州……

    有泪水无声无息地划过脸庞,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而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完全的无能为力。

    名声大噪又有何用?

    没有相应的修为做保障,她只能连累身边之人。

    想到此处,心中哀痛无比,一时间竟觉得心灰意冷,疲惫不堪。

    有时候,漫长的人生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个凡人,喜怒哀乐浓缩成短短几十年,然后一了百了,风过无痕,湮灭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长生,长生……她真的累了,一个人走了这么久,又怎么会不厌倦?

    蓝猿王一直瞪大眼睛,密切地关注着她的任何情况,此时见她气息消沉,仿佛笼上了一层死气,不由万分焦急。

    抓耳挠腮地转了几圈,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帮助她,偏偏又不敢轻易离开,害怕她被人无意中给打扰了。

    幻境里,凌汐孤独地站在一片荒野上,目光所极之处,渺无人烟,天地间一片寂静,静得连心跳声都那么明显。

    如果,就这么默默地死去,是否,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不知不觉,身体已慢慢躺下,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就在她的意识也开始飘忽之时。

    她的眼光忽然定在了一抹灰绿色上,是什么呢?看起来如此眼熟。

    心中涌起一股奇怪的冲动,想要把它看清楚,努力地睁开眼睛,原来,只是一片小小的苔藓。

    是了,她模模糊糊地想起,当年在虚空小世界里,她曾经在茫茫荒原中,独自跋涉了十三年之久。

    那时候,每天伴随着她的,就只有这种连植物都算不上的丑陋苔藓。

    一只浑身雪白,毛茸茸、圆滚滚的小兽,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懵懂地望着她,那是初见时的深蓝。

    镜头一换,却是长大一些的深蓝,浑身上下布满浅蓝色的鳞片,线条优美的身体,头上两只小小的角,琥珀色的眼睛透着傲娇的光芒。

    最后,一个蓝色衣衫的翩翩少年,向她灿烂一笑,“凌汐,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泪水再一次濡湿了衣衫,为了这句话,即使再等一千年,也是值得的。

    刹那间,凌汐浑身的气势为之一变,开始焕发出勃勃的生机,整个人都洋溢着无尽的希望。

    人生,无论短长,只要还有希望在,就有了努力活下去的动力。

    一直提心吊胆的蓝猿王,立刻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发现她的气息正在迅速恢复,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若是凌汐在她眼前出了事,将来,她有何面目去见邵雍?

    一旦开始好转,就如江河奔腾,一发不可收拾,身体自动自发地开始吞吐灵气,刚刚突破还没有多久的修为,居然又开始松动。

    随着道心的稳固,境界的提升也水到渠成,这是她多年积累的结果,只是囿于身体筋脉的缺陷,一直停滞不前而已。

    如今,她的筋脉已经差不多修补完全,就连那些微小的瑕疵也一一消失,神级功法若水经,终于开始展露出它的过人之处。

    感受到她身上汹涌澎湃的灵气浪潮,蓝猿王有些吃惊,刚才她还在崩溃的边缘,现在,不但道心稳固,就连境界也开始突破。

    挥手替她布下一层结界,蓝猿王盘膝坐下,警惕地开始为她护法。

    “啵”地一声,丹田深处某个地方,发出一声轻响,一层无形的壁垒被打破,金丹九层。

    从八层到第九层,看似只有一个小阶段,但却是金丹中期和后期的分水岭,所以,突破起来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容易。

    但晋升并没有停止,灵气依旧不断地涌进来,越来越满,终于达到了一个超越的伐值。

    金丹第十层成功。

    修行越往后,升级便越难,练气或者筑基时,便很容易连续跨越,但到了金丹期,晋升所需要的灵气何止成倍增加。

    所以,要想像这样连升两个小阶非常困难,何况,她还连着几次跳跃阶层了。

    这是她多年累积的结果,身体内就像有一道水闸,一旦开闸,便一泻千里,不可阻挡。

    果然,她的气势依然未歇,数天之后,丹田中再次传来一声轻响,标志着她已经成功进入金丹十一层。

    汹涌的灵气潮水终于开始消退,她的境界稳定到这里,没有再次前进。

    一直护法的蓝猿王,紧绷的心弦也为之一松,跳跃升阶是好事,但一次升太多,也未必就一定是好事了。

    最怕的,就是如凌汐之前一样,心境跟不上修为,就容易导致道心不稳,从而增加走火入魔的风险。

    缓缓地睁开眼睛,明亮的眸子里有的是心境平和后的坚定不移。

    “恭喜你,连升三级。”

    蓝猿王由衷地祝贺她,虽然面前的这个女子,只是个小小的金丹修士,但她却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

    也许,有一天,她终会化身鲲鹏,一飞冲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