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75章 冤家路窄

第75章 冤家路窄

 热门推荐:
    “咦,师父与无魅大长老有交情?”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用不着欠容啸风人情了,毕竟她和邵雍之间,感情要深厚得多。

    “那是自然,岂止是交情深,她还欠着我大人情呢,当初可是信誓旦旦地说了,如有所求,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邵老头儿一脸自得,斜眼看着凌汐,装出一副正经危坐的架势,心里头却猫抓一样,巴不得她快点开口来求。

    真是个可爱的老小孩,凌汐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他这嘚瑟样,有心故意逗逗他。

    “你吹牛皮的吧,我才不相信呢,人家可是大人物,怎么可能欠你的人情。”

    一听这话,邵雍顿时急眼了“胡说,我怎么可能吹牛皮,八十多年前,她养的噬魂兽病了,跑遍了云州各处,都没有效果,最后,要不是我出马,哼哼,可能早就死了。”

    看来是真的了,凌汐立马换了副表情,大眼弯弯,笑得谄媚无比。

    “师父,我就知道,找你准没错,徒弟可全都指望你了。”

    说罢,起身殷勤地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顺势很狗腿地为他捶了捶背。

    “嗯嗯,行了,这点小事情,包在我身上了,谁叫我是你师父呢。”

    本来还想拿拿乔,可惜心花怒放感觉美滋滋的某人,实在绷不住,一开口就大包大揽,爽快地应承下了。

    搞定了这件事情,凌汐心里顿时轻松了,转移话题问起了吵架的事儿。

    “师父,你跟雪青师父是怎么回事儿?”

    提起这茬,邵雍的脸色顿时沉重起来,一脸的担忧之色。

    “唉,我跟你说也说不明白,你明天去看看她,就知道了。”

    看这架势,邵雍还是挺关心雪青的嘛,怎么会赌气搬出来呢,应该问题就出在捡来的那个人身上。

    弄的凌汐都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将邵雍和雪青据说几百年的交情都毁于一旦。

    第二天,带着这个疑问,凌汐来到了幽谷,开门的依旧是蹦蹦跳跳的小松鼠,看见她吃了一惊。

    “小松,雪青师父在吗?”

    “在……不过,还在闭关呢。”

    小松的表情有些怪怪的,说话也吞吞吐吐。

    “嗯,闭关?闭什么关呀?”

    凌汐很奇怪,雪青的情况她了解,是一株数万年的灵药雪青草化形而来,天生灵体,功力至少相当于九级化形妖兽了。

    也就是说,与人类大乘期老祖差不多,而且她的修为早已经稳定,短时间内,根本不需要闭关修炼。

    “就是因为那个人嘛,雪青说要帮他炼药呢。”

    小松嘴一撇,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看来问题真的很严重啊。

    “你说的那个人呢,在不在?我倒要去见识见识,到底是何方神圣。”

    能够迷惑九级大妖,段数不低嘛。

    无边药田中,如今景物大变,居然种满了鲜花,浓郁的花香将原本的药香味盖了下去,熏得人头脑发昏。

    万花丛中,原先的小木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华丽花哨的亭台楼阁,看得凌汐直皱眉,这哪里还有一点超凡脱俗的韵味,十足一个凡间富贵人家后花园了。

    一阵阵清脆的娇笑声随风飘来,凌汐循声走过去,却见花田当中,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唧唧喳喳地围绕着一名雪衣男子。

    一看就是个风流渣男,凌汐顿时半点好感也没有了,难怪邵雍会气得搬出去了。

    只是,冰清玉洁的雪青,怎么可能会容忍这样的人在此放肆?实在是奇怪也哉。

    “美,真是个绝世的美人儿呀。”

    还没等她走近,那边厢便响起了酸文假醋的吟诗声。

    “娇花为形,白玉为骨,纤腰楚楚兮唇绽樱颗,莲步姗姗兮回风舞雪,问彼佳人兮,来自何方?”

    随着故作风流的吟诵,一人摇着描金扇子,在众美凑拥下,骚包地款款而来。

    这般装模作样,看得凌汐几欲作呕,只是,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等他再走近点,凌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差点脱口惊呼,西门皓轩!

    这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想当年,要不是这个变态狂莫名其妙盯上了自己,她又怎么会掉入虚空裂缝,流浪了整整四十多年。

    到最后,还害得深蓝以生命为代价,她才得以安全逃离,可以说,对西门皓轩,她比对秦殷都恨多了,恨不得直接大卸八块,挫骨扬灰才能解气。

    心念一转,凌汐已经有了主意,好事呀,这可是你自投罗网,怪不得我心狠手辣。迅速调整好表情,含笑迎上前去。

    那群珠围翠绕的美人里,有三个是他的灵宠朱果妖,如今已经脱却了当初的稚嫩,出落得艳丽张扬,而且三个一模一样的红衣美人,站出来便是一道特殊的风景。

    另外两个都是林子里的化形妖兽,一只火狐狸,妩媚多姿,还有一个兔子妖兽,娇俏可爱,最后一人让凌汐有些惋惜,竟然是雪青的药童之一,小雪。

    明明是个清纯的美少女,如今也一袭榴红罗裙,头挽高髻,满头珠翠,硬是装出妖娆成熟的样子,造型看着十分辣眼睛。

    看来西门大变态的魅惑功夫越发纯熟了,凌汐暗暗警惕,自己一定要小心应对,可不能着了他的道。

    “小雪,雪青师父呢?”

    若无其事地微笑询问,连眼风也没有朝西门皓轩扫一下,她笃定对方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当年她不但身带残疾,脸上有疤,而且还特地画过丑妆,时隔近六十年,像他那种眼里只看得见美人的,怎么可能还会对她有印象。

    “雪青姑娘正在闭关修炼,小生是她的知己西门皓轩,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呢?”

    不等小雪回答,西门变态便风骚一笑,自以为潇洒绝伦地拦住了凌汐,抢先开口。

    惹得一众美人妒红了双眼,一个个急忙莺声燕语,企图拉回他的注意力。

    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凌汐嫌弃地皱起了眉头“知己?我怎么没听说过。”

    直接无视,优雅地一个旋转,轻盈地绕过去,仍旧对着小雪问道“师父何时闭关的,可有说什么时候出来?”

    原先单纯天真的小姑娘,如今迷了心窍,不再心无杂念,眼神复杂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升起浓浓的忌惮之意。

    “主人帮西门公子炼药去了,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出关,凌姑娘请过段时间再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