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65章 再见风雪城

第65章 再见风雪城

 热门推荐:
    再次踏入风雪城,凌汐很快就察觉到,短短八年,气氛就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一切,都因为一个人的意外崛起,萧翎同父同母的弟弟,萧翱。

    萧翎一出生就是变异冰灵根,又是长子,从小就受尽关注,是风雪城主继任的不二人选。

    他什么都出色,却独独性格天生冷清,与自己的母亲和外家关系也极淡漠,而且,他一直醉心于修炼,几乎从不参与政务。

    反观萧翱,只是水木双灵根,修为在年轻一辈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但与天才横溢的大哥一比,却明显逊色多了。

    十几年前,萧翱刚刚结丹,便独自一人出门游历,这一去便杳无音讯,不过,这在修真界也算是常事。

    然而一年多前,萧翱却突然回来了,不但修为突飞猛进,短短十来年便一跃而为元婴,这速度让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更重要的是,与他结伴同来的,还有他的道侣,中州某超级宗门的千金。

    这可是轰动整个云州的大事,要知道在中州那些大宗门眼中,云州、青州这些地方,只能算蛮荒之地,根本就瞧不起。

    事实上,九州大陆确实是中州实力最强,地域也最广的,其他八州一向都以中州为尊,唯中州马首是瞻。

    如今,毫不起眼的风雪城二少爷,居然得到了中州大宗门的青睐,甚至将爱女下嫁,这是何等的荣耀。

    一时之间,萧翱成了整个云州的焦点,各个势力都不约而同地议论纷纷,如果借由萧翱之手,能令云州得到这个超级宗门的支持。

    那么云州在九州大陆的排名,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从如今的第六,至少可以直逼第三。

    在这种情况下,风雪城的世子人选,自然也不再是唯一了,萧翎生性淡泊,本来就厌恶凡尘俗事,自然没什么想法。

    但却急坏了秦殷,当年她在青州号称第一美人,风头一时无两,有无数青年俊彦追求,最终她却宁愿选择了利益联姻的萧翎。

    看重的就是他风雪城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如今,平白无故冒出个萧翱,不但抢了萧翎的风头,还隐隐有取而代之的趋势。

    这叫她如何不暗暗心焦,偏生萧翎本人却丝毫不放在心上,秦殷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安放。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可是一件能让她扬眉吐气的大好事。

    修真界修为越高,生育能力便越低,尤其萧家,千年来,一直人丁单薄,而她所孕育的,又是萧家这一辈的长子嫡孙,如何不金贵。

    一瞬间,她便已经想到种种可资利用的地方,如此满城风雨的时刻,生性多疑的秦殷,自然不敢相信风雪城的医师。

    为此她做了许多布置,嫁入风雪城十几年,她汲汲营营,也积攒下不少势力,更是向青州玄剑宗求助,让师门为自己保驾护航。

    做了这一切,她仍然不放心,毕竟萧翱也是城主嫡子,又得到了雷家的支持,在风雪城的人脉,比她厉害。

    于是她想到了凌汐,据说她学医天赋极好,想来照顾一个孕妇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听话,用着放心。

    一出传送阵,就有秦殷的心腹来接,车马粼粼,将她带去了城郊的温泉山庄。

    时序已是寒冬,风雪城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独有此处却风景殊异,繁花盛开,绿树成荫,温暖如春天。

    一别经年,秦殷的脸上倒少了几分凌厉锋锐,多了份慵懒平静,看见凌汐,一点也未生疏,仿佛日日相见一般随意。

    “师妹来了,坐吧。”

    “师姐,你看上去气色不错啊。”

    凌汐见她脸色红润,神情适意,便知道她的身体根本没什么问题,催她回来,不过是让她贴身伺候罢了。

    “我收到信,担心了一路,现在总算放心了。”

    “是我的不是,没有跟你说清楚,我只是想快点见到你。”

    秦殷的笑容优雅,带着恰到好处的淡淡亲切,与数年前相比,再也看不到明显的傲慢神情。

    看来这几年的磨练没有白费,秦殷已经从一个小家族出身的修炼天才,顺利地成长为不动声色的上位者。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秦殷便吩咐婢女为她安排住处,从头到尾,连脉也没有让她摸一下,更没有提她的孕情。

    凌汐心中冷笑,看来秦殷压根儿瞧不起她的医术,完全没有打算让她帮忙调理身体,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她才知道了,秦殷的专属医师,是花大价钱请来的,青州名医龙泗月。

    “哦,你也是学医的?”听说凌汐也是治疗师,龙泗月抬眼打量了她两眼“你师从何人?”

    医道靠得不仅仅是天赋,经验和传承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比其他技艺更看重出身。

    凌汐微微一笑,坦然应对“晚辈学医时间并不长,师从云州邵雍邵大师。”

    “邵雍?”龙泗月愣了一下,差点没有反应过来“你,你是兽医?”

    说罢再看向秦殷,怒道“简直是胡闹,秦夫人,你居然让一名兽医来照顾自己。”

    秦殷微微有些尴尬,不悦地瞥了凌汐一眼,陪笑道“龙大师莫怒,我这师妹天赋极好,当年曾得仙医门李子鹤长老赞赏,想将她收归门下。

    这孩子重情,舍不得我,李长老还给她留下了仙医令,如今……嗨,这都怪我耽误了她。”

    仙医门可是整个九州大陆的医道泰斗,但凡此道中人,莫不推崇备至,因此龙泗月闻言很是震惊,实在想不通,居然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你这孩子,真是……气死我了,这般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竟然生生糟蹋了,可惜,可惜!”

    龙泗月跌足长叹,满脸痛惜之色,凌汐见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些亲切。

    她这份赤子之心,与邵雍竟有几分相似,想来,大凡对某项术业痴迷之人,都有些固执的可爱。

    “龙大师,晚辈可否有幸得您指教一二?”

    “大师二字绝不敢当,你将来有机会,还是要去仙医门求学才是,我这里能教你的也不多。”

    凌汐可是仙医门内定的弟子,龙泗月不敢托大,谦虚了几句,便急不可待地将她拉到了一边。

    “来,我先考考你,跟着那个劳什子兽医,都学了些什么,可别被人给带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