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10章 上了贼船

第10章 上了贼船

 热门推荐:
    假山亭上,一男一女正襟危坐,男子相貌颇为出众,五官深邃,线条如刀刻般分明,目若寒星,透着清冷淡漠,带着种不属于红尘俗世的仙灵气质。

    那女子长相本也极其出挑,当真是艳若桃李,不过站在男子身旁,便被衬托得大为逊色了。

    女子似乎对他很殷勤,一边为男子端茶递水,一边笑靥如花地说着什么。

    可惜那男子态度并不热络,十句里有一句有点反应就算不错了,看得出来,若不是那男子教养好,恐怕早就佛袖而去了。

    凌汐正巧站在亭子斜后方,自己这般踌躇张望,那两人也只是在最初扫了一眼,然后就连眼角也欠奉了,便知道这二人必然出身高贵,根本瞧不起自己这种小角色,自然熄了向他们求救的心思。

    至于赤冥真人在暗中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凌汐早就发现了,所以一直故意装模作样地磨磨蹭蹭,寻找脱身的机会。

    谁知那老东西疑心贼重,就是不肯放松警惕,她也只得这样干耗着。

    眼看着时间过了两刻钟,凌汐心中渐渐开始有些焦急,心念一动,深蓝悄无声息地从育兽袋中出来,站在她肩头。感受到她的躁动不安,温柔地用小脑袋蹭了蹭她的脸。

    忽然,她感受到一束冷冽的目光,蓦然回首望去,竟然是那个气质淡漠的男子,此时他的目光竟然微微有些惊讶,疑惑地看着她……肩头的深蓝。

    凌汐心神电转,收起深蓝,假装误会了对方的意思,一边朝他点头微笑,一边抬步走过去,她刻意走得很慢,让人看不出腿脚有问题。

    亭中女子见她不请自来,眉头轻蹙,厌嫌地瞟了一眼,这才展开一个甜美的笑容,询问道。

    “请问姑娘有什么事情?”

    见她表情那样虚假,凌汐暗暗好笑,反正要是比脸皮厚,她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这位公子,可是认得我?”

    凌汐不答反问,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只故作疑惑不解地看着那名男子。

    “请坐。”

    见凌汐这般做派,那女子大怒,正要发火,未料到那男子竟然开口邀请,不由愣住了,警惕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见她虽然蒙着面,但身形袅娜娉婷,一双眼睛更是清澈如水,顾盼生辉,忍不住露出隐隐的敌意。

    “多谢。”

    凌汐才不管那女人怎么看,大大方方地坐下,毫不忸怩地用手指点了点空杯子,示意她倒茶,气得那女子脸都涨得通红。

    看了男子一眼,偏又咬牙忍住了,只是倒茶的时候便多少带着怨气,洒了不少在桌子上。

    “我叫凌汐,敢问公子名讳?”

    这位男子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高贵,看得出来,出身非凡,凌汐自己的修为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也不好意思称呼对方道友,便只以公子呼之。

    “萧翎。”

    回答得虽然简洁,到底不似他外表所表现的那般不近人情,凌汐心中亦是微微惊讶,想不到这人竟然愿意理会自己,想起他之前看深蓝的目光,难道他认出了水麟兽?

    三人各怀心事,静静地坐着喝了几盏茶,到底是那名女子忍不住,首先开口笑道“凌姑娘,我叫白丝雯,是丹霄宗紫霞峰弟子,敢问姑娘是何门派?”

    白斯文?这是什么高级名字,凌汐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好险忍住了,眼珠一转,便知道她看自己修为不高,故意这样子问的,好在萧翎面前羞辱她。

    “我不过是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果然,听了凌汐的答案,白丝雯露出得意的笑容,偷偷拿眼看向萧翎,却见他并未露出任何异样的神色,还是一贯的云淡风轻,不由有些失望。

    但凌汐的心神却不在此,看似淡定,却一直不动声色地注意着赤冥真人的藏身之处,而此时的赤冥真人,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恨不得冲出来揪住她狂揍一顿,可到底没胆子,只气得咬牙切齿。

    而吴家的家主选举,也已经进入了尾声,最后的环节,是由各位族老投票,现任家主一人独有两票,曾经卸任的家主自动转为家族长老,也都有投票权。

    黄昏时分,结果终于出来了,果然还是大热人选吴景辰获胜,吴一帆以两票之差屈居第二。看了这么久,其实大家也早就心中有数了,此人的综合素质确实最强。

    到了授职阶段,凌汐才弄明白,原来这次选出的家主,并不能马上行使权利,而是需要经过长达三十年的培训期,才可以走马上任。如果中途不幸陨落,便直接由得票第二的人接任。

    原来如此,之前她还一直奇怪,吴家虽然算不上大家族,但也绝对算得上中型的,家主人选不该如此年轻才对,最起码不能服众。

    结果,这个方法更残酷,选上了的弟子,简直就是站在了刀尖上,人人都想除掉他。以吴一帆的心性和修为,没有胜出反而是一种幸运了。

    一名长相娇媚的粉衣少女,与吴一帆一起走进凉亭,十分有礼地笑着相请“萧七少,家主让我们来请您去台上稍坐,一起做个见证。”

    这少女凌汐也认识,是墨夫人的女儿,吴莹,这二人联袂而至,说明这萧翎的地位,不容小看,心中不由更坚定了要借他脱身的念头。

    于是笑吟吟地站起来,跟在萧翎身后,一起向主席台走去。吴莹以为她是与萧翎一起来的,便也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吴一帆疑惑地朝她看了好几眼,心中觉得她很是眼熟,偏又一时想不起来。

    只留下白丝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走远,这才回过神来,只气得浑身颤抖。

    她好不容易得知萧家七少会来此地,费尽心思才能有机会陪在他身边,以为能让他多看自己两眼,没想到,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搅和了。

    萧翎的座位,仅仅在吴家家主吴雍之后,而且就连吴雍与他打招呼时,他也只是一派淡然地微微点头,便泰然自若地坐下,从头到底一言不发。

    一时礼毕,新鲜出炉的备胎家主吴景辰亲自过来作陪,并一再挽留,但萧翎却似乎无意逗留。凌汐瞧着他的意思,仿佛纯粹是来走个过场,完成任务一般。

    白丝雯见凌汐一直脸皮超厚的跟随在萧翎身后,很是愤愤不平,可惜一向生人勿近的萧七少,并没有出言赶走她,白丝雯自然也不敢越殂代包,所以直到离开吴家,依然是三人同行。

    “白小姐,萧某还有点私事要办,就此分手吧。”

    刚走出没多远,萧翎便毫不客气地开口,白丝雯看着若无其事跟着的凌汐,欲言又止,到最后还是不敢说什么,悄悄剜了她一眼,强颜欢笑地告别。

    萧翎似乎有意照顾凌汐,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御剑飞行,竟然取出一艘飞行舟来代步,凌汐低头跟上去,见里面非常宽敞,便自觉地坐在船尾甲板上。

    飞行舟的速度很快,外面有一层结界,坐在里面十分平稳舒适。凌汐不安地看了看后面,也不知道能不能甩掉那老贼。

    “你的水麟兽呢?”

    头顶传来清冷的声音,凌汐恍然,他果然是认出来了,深蓝虽然现在级别低下,还断了一条胳膊,但毕竟是圣兽,在如今的九州大陆,这是非常罕见的。

    见凌汐只是出神,一直没有吱声,萧翎不耐烦了,声音越发冷了几分“拿来。”

    凌汐怵然而惊,张口结舌地望着那张比冰山还要冰的俊脸,这是直接打劫了吗?难道自己的运气就这么差,驱虎吞狼,蠢得自己跳上了贼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