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9章 再入吴家

第9章 再入吴家

 热门推荐:
    吴家家主的就任典礼,本来是不会邀请赤冥真人这样的人,但他为了所谓的地级法宝,花尽心思,费了不少灵石,总算弄到一个名额。

    将凌汐打扮成他的姬妾,另选了两个弟子,那个最受他宠爱的桃夫人,反而扮作她的丫鬟,贴身监视。

    只是虽有请帖,但赤冥真人在这些修真家族心目中,毕竟地位低下,所分的客院也很偏僻,离主院实在太远,而观礼也只能在外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至于新的家主是谁,目前却无人知晓,据说不到最后一刻,答案都不会轻易揭晓,似乎吴一帆与另外两个年轻精英弟子,是热门人选,许多来客甚至开盘下了赌注。

    吴一帆的赔率很低,只有一赔三,但还是不敌另一个身在玄剑宗的弟子,目前排行榜上位于第二。

    凌汐表现得很老实,基本上与赤冥真人亦步亦趋,其余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里,这让赤冥真人很满意。

    渐渐地也不怎么亲自看管她了,只让那个化名小桃的姬妾守着,自己却整日里上蹿下跳,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眼看着明日就是就任典礼的日子,赤冥真人却还没有捞到一个进入主院的机会,不由得焦急万分。本来他还想去找秦芸的,毕竟自己还有她的把柄,可惜对方根本不拽他,每日里黏在吴夫人身边,弄得他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拐着弯结交上主院大管家的侄子吴满,邀请来喝了一回酒,却发现此人似乎对桃姬很感兴趣,明目张胆地当着他的面就挑逗上了。

    不由得大喜过望,可算是逮到丝机会了,如何肯轻易放过,反正再得宠的女人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炉鼎而已。

    巴巴地将自己的女人送过去,几番下来,吴满意犹未尽,这桃姬不仅长得丰满妖娆,媚功亦过人,缠得人骨头都酥了,直叫人欲罢不能。

    那赤冥真人又适时地送上丰厚的礼物,桃姬再撒娇卖痴,只求他安排进主院观礼,哪怕坐次殿后也无所谓。

    那吴满一时被美人财货迷了眼,便想办法帮他谋了个席位。不过最多只许两人进去,还不准仆从跟随。

    赤冥真人能进去就已经侥天之幸了,哪敢挑剔,再说那贱丫头的小命还拽在自己手掌心里,谅她也翻不起个大浪来,只要小心行事就行了。

    等到正式观礼那日,自然只能赤冥真人与凌汐一起去。临出门之前,赤冥真人再次威胁了一番,极尽夸大子时断肠丹的威力,看着凌汐一张小脸吓得煞白,这才满意地出发了。

    凌汐心下冷笑,外表战战兢兢,低垂着头跟随在他身后,眼角却飞快地观察着四周,寻找着一切可以利用的微小机会。

    待到进去,才发现座位已经排在院门边了,纯粹是个末席。虽说观礼的客人和吴家人都集中在大堂前,但花园里人也不少,来来往往的仆役川流不息,还有许多护院在定时巡逻,以确保安全。

    “东西到底藏在哪边?”

    赤冥真人假装与她低头私语,急哄哄地问道。

    主院中的情况凌汐早就暗中观察得差不多了,脑中稍微权衡利弊,便故意指向一片假山,那里有个亭子,地势比较高,视野开阔,所以里面坐着几位贵宾,摆着点心灵果,悠哉游哉地观礼。

    赤冥真人一看这般情况,顿时傻了眼,这要怎么拿,根本没办法避人耳目嘛,不由得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低声威胁道“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招,被我发现了,就马上弄死你。”

    “是真的,就在假山背面。”

    凌汐露出泫然欲泣的模样,大大的杏眼里满是委屈和怯懦。哼哼哼,曾经的金牌卧底,演技什么的堪比影后,哄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没有最好。等下自己找机会过去拿,这次要是拿不到,道爷我就办了你。”

    虽然赤冥真人很不放心,但两个人过去实在太引人注目了,没办法,只能指望这丑丫头,不过看起来,她倒确实怕了自己,眼底的畏惧发自肺腑,不像是装出来的。

    吴家的家主选择标准,不但要比试修为,心性,还要比才能,更重要的是,要考究他的领导能力和对家族的忠诚度。

    其实凌汐并不看好吴一帆,他的心性过于淳朴,只是不知道吃了上次的亏之后,有没有长进。

    最先开始的便是考量修为,因为这个最直观,采取常见的抽签对战制。经过几个月的筛选,候选人其实只剩下十名,吴一帆抽到了三号,对上一名筑基后期的弟子,凭着他浑身上下用之不竭的玄级和地级法宝,轻松取胜。

    凌汐忍不住想翻白眼,这家伙,根本就是直接拿法宝砸人,砸不死你也要心疼死你,同级别之内,简直无敌。虽然有些无赖,但人家本来就是天器宗的,法宝太多,没办法,只能认栽。

    第二轮只有五个人,这就是说会一人轮空,而且还能直接进入前三,不过修真界都默认运气等于实力,有哪个大能不是运气通天的存在。

    一个白白胖胖笑得如春风拂面的家族弟子,很幸运地抽到了空字,此人名为吴渭,并不属于大热的人选之一,再加上是以如此方式晋级,所以大家仍然不看好他。

    吴一帆这一轮运气不太好,抽到了那个玄剑宗弟子吴景辰,玄剑宗以武力值著称,而吴景辰又是金系单灵根的天才,特别适合练剑,半步金丹的修为,也力压吴一帆。

    事实证明,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投机取巧的行为都是枉然的的。吴一帆是筑基大圆满,听起来与他差不多,但其实差别十分明显了。

    天器宗的弟子大多以炼器为主,并不擅长法术,所以一上场,吴一帆就全力以赴,亮出了自己的最大杀器,一套地级后期的飞刀,共有一百零八柄,上面镌刻有精美的阵纹,可以组成完整的五行阴阳阵,威力巨大。

    银白色的飞刀错落有致地环绕在他身旁旋转,仿若星河般灿烂,煞是好看。吴一帆本来就外型俊朗阳光,这般拉风的造型一出场,便惹得众多支持者欢呼,其狂热大胆的程度,丝毫也不逊色于现代的追星族。

    面对如此无懈可击的防御,吴景辰毫无怯色,甚至根本就没有表情。

    长剑出鞘,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起手式,未免让人觉得有些托大。

    剑气如虹,隐隐夹带着风雷之势,在刀阵中从容挥斥,很显然,吴景辰精通阵法。

    所以他打得很稳,五行阴阳阵若是发挥完全,威力庞大,但同时也十分耗损灵气。以吴一帆的修为,最多只能发挥十分之一的威力。

    果然,仅仅一刻钟之后,吴一帆便显现出颓势,阵法也开始变得不稳定,破绽百出,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要灵气枯竭,到时候阵法自然崩溃了。

    “呛~”

    一声龙吟般的啸声,吴景辰看准一处破绽,剑气化龙,虽然不是很清晰,仍然透出俯视众生的霸气。漫天星光般的刀影消散于无形,吴一帆潇洒地耸耸肩,干脆利落地认输。

    据说家主的选择,武力并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时的失败,并不能表示已经失去机会。只是连前三都没有捞到,着实出乎众人意料,许多人都为他扼腕叹息,反观他本人,却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好似并未放在心上。

    三轮下来,吴景辰以绝对优势夺冠,接下来的才能比拼,更加扣人心弦,炼器的,炼丹的,布阵的,制符的……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一轮比赛,最终是以吴一帆打出玄级巅峰的法宝而夺冠,其后的心性考验等等,比之前面的两场,其精彩程度要逊色不少,再加上时间太长,很多人都已经不耐烦了,不时地有人离席活动。

    甚至有部分人本来就是为了看那两场比赛而来,对于谁当吴家的家主,却无所谓,因此开始有许多人陆陆续续的退席,不多久,主院中便空落了不少。

    终于,假山上亭子里人也开始撤退,到最后只留下两个,赤冥真人一直悄悄的关注,却见这两人稳如泰山,完全没有要走的样子,可此时已经算是最好的时机了,只得打算冒险一试。

    “你现在就过去,找机会下手。一旦得手,马上与我一起离开。”赤冥真人阴森森地道“道爷我给你半个时辰,记住,我只给这一次机会,若是办不好,哼哼,后果你是知道的。”

    凌汐诚惶诚恐的点头如捣蒜,假装为难皱起眉头“半个时辰,会不会太少了点?那个地方,实在是不好拿。”

    赤冥真人勃然大怒“居然还敢讨价还价,你是在找死吗,快滚!”

    “是是是,我马上就去,一定要把它拿到手。”

    凌汐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低头疾步而去。赤冥真人余怒未消,恨恨地盯着她的背影,到底不放心,眼珠一转,站起来悄悄缀在她身后。

    眼见着凌汐一路东张西望,小心翼翼地直奔假山背面而去,然后一直其中一座山石下梭巡,奈何周围一直有人,始终找不到下手的良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