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检委会讨论

第四百六十一章 检委会讨论

 热门推荐:
    “我先前说的只是替你把把脉,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形,你可别生我气啊!”赵盛平听张睿明突然提起辞职,还以为他说的是一时气话,赶紧解释道。

    张睿明脸上却殊无怒意,他用手按下略显激动的赵盛平,语气平和的说道“我是说真的,没怪你,我只是觉得真的没意思了,该走的时候自然就该走了……”

    话题说到这个时候就已经成了死局,接下来这张餐桌上就只听到两人咀嚼饭菜的轻响。中饭过后,省里摄制组留在津港市检继续拍素材,赵盛平要提前赶回省检,张睿明多送了两步,最后分别时,这位老友只是用力的握了握张睿明的手,千言万语也只化为了“保重”二字。

    张睿明强撑起一丝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会的。”

    …………

    这年六月,初夏的风已经变得炎热起来,津港市检上下已经统一换了夏装短袖,张睿明这天正坐在办公室里,眼前是一份《起诉审查报告》,此时距离上次给津港市自然资源局下达《检察建议书》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这三个月对于自然资源局那边来说,是死水泥潭般的三个月,至今为止,自然资源局他们仍未在这笔出让金的事项上有过任何的推动动作,陈橙地产公司也毫无主动履行的迹象,而已经大致完成与陈橙公司并购项目的兰贵园集团,正专心推进其自身的旅游文化城项目,对这笔滞缴的6000多万置若罔闻,所有的相关单位和个人,都没有任何关于这笔钱的说法和动作,仿佛当年这波谲云诡的规划变更后产生的这笔巨款,就这样隐匿在寥寥几笔的会议纪要之后了。

    这一切,仿佛就未曾发生过一般,没有人提及,没有人需要负责。

    时间可以忘记一切,但时间同时也记住一切。

    并不是所有人都忘了这曾经发生的腌勾当,此时,张睿明坐在桌前,他看了看日历,根据规定

    “检察机关收到行政机关书面回复的,应当及时对行政机关纠正违法行为或者依法履行职责情况,以及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跟进调查。根据案件需要,检察机关可以及时就有关情况与行政机关进行沟通,听取意见。

    回复期满后,行政机关没有回复的,检察机关应重点围绕检察建议的内容,对行政机关是否依法全面履行职责,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是否得到有效保护进行调查。

    拟决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的,应当在检察建议回复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办理终结。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报经检察长决定。”

    这个案子从时效上来说,检察建议书发出之后早已超过两个月,但津港市检察机关收到自然资源局的书面回复中并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纠正措施,在津港市检的几番沟通、催告后,得到的答复仍是没有答复。

    在这种情况下,张睿明率领第八检察部在对自然资源局是否及时纠正违法行为或者依法履行职责情况,以及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进行跟进调查。

    而第八检察部围绕检察建议的内容,对相关机关的跟进调查结果是自然资源局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国家和公共利益仍在受侵害状态;有明确的被告和诉讼请求;证据已经形成比较完整的证据链;时限也已完全达到程序要求……

    总而言之,已经完全达到了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的条件!

    而根据相关规定,“经过诉前程序,应当制作《起诉审查报告》,提出具体处理意见,集体讨论后,报经检察长决定。检察长认为有必要的,可以提请检察委员会讨论……”

    现在,这《起诉审查报告》张睿明早已做好,上面老严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催着他将这报告交上去,高裕民是打定主意,要硬生生的撕开自然资源局的这道口子,整个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但张睿明还在犹豫,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这几乎是能够在津港市开创一项全新的诉讼类型的报告,这让他心里异常忐忑。

    只要上交了这份报告,那就代表整个案件已经彻底的滑向无法挽回的那一幕,自然资源局将成为被告,相关的那笔出让金的旧事也将翻出来,津港市府那边,也将受到强烈震撼,过往那么多宗出让金的相似案件,那么多上上下下的官员、单位,都将在行政公益诉讼这把达摩克斯之剑下哀嚎痛苦,整个津港都将掀起一阵巨浪。

    而那阵巨浪袭来之时,张睿明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在之前,连贵为津港市检一把手的高裕民都在人大栽了跟头,但高裕民毕竟是省检陈老板的人,即使被整的灰头土脸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强行过关了,没有引起太多问题,可到时张圣杰一怒之下,迁怒自己这小小的科级干部,那就不知道有谁会替自己遮风挡雨了。

    张睿明叹息了一口气了,手机此时又震动起来,他不用抬头就知道,那是老严打过来的电话,为的是催促自己早日将报告提上去,将案子走上流程。可是,现在这局面……

    张睿明等了几秒,他虽然眼见心烦,但还是没敢真忽略了老严的电话,刚一接起,那边就是一顿急切的咆哮“张睿明,你那边到底什么情况?那报告我都催了你快一个月了吧,怎么还没交上来讨论审批?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现在已经过了常规期限了,高检那边已经以检察长意见同意延长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张睿明还没开口,那边老严便自顾自的给他下了死命令“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这个案子是定了调的,当时你也是答应过我的,现在不要讲别的任何困难和难处了,你现在就拿材料上来,我们检委会马上讨论,今天就把程序走了,你作为主办检察官,过来向检委会汇报一下吧!”

    老严不给张睿明拒绝的机会,径自就把电话挂断了,张睿明苦笑一下,现在这报告都还没报上去,支委都不看就检委会直接上马讨论,明显是高裕民要拉着所有人绑在他的战车上,举全院之力,强要把这案子给办了。

    虽然知道前路险阻,危机四伏,可现在已经是逼到门前了,张睿明无奈下,只能拿着材料、报告往楼上检委会办公室走去。

    …………

    张睿明进来时,检委会成员都已经到位了,高裕民居中,老严在副座,张睿明注意了一下,像周景行等另外两名检委会成员并没出席,看来是知道今天讨论的案件情形,找了个理由躲了过去,那也难怪,据说周景行这次调整想回市中级法院,或者回市府去,检察院毕竟升的太慢,加上他以前又和老陆走的近,“旧朝的人当然要早点躲过新朝的风雨”,这样一看,他哪里会愿意在这个当口得罪市里张圣杰那边,想来想去,估计就找了个理由请假躲过了这次讨论,到时张圣杰怪罪下来,他也不在场,更没在检委会讨论记录上签过字,自然能将自己摘出去。

    而今天到会的其余人等,几乎都是老高这次调整中新提拔上的一批人了,可以说都是他的“嫡系”,此时严阵以待,就等自己将材料拿上来。

    张睿明见这情形,心里暗自苦笑道看样子经过今天这趟事,以后市检上下也会把自己也当作老高的人了。

    会议开始的很快,所有人刚入座,主持人老严就让主办检察官开始汇报案情,张睿明抖开案卷,开始陈述起来“案情大概是这样,根据公民举报,在2007年8月,津港市陈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期间,以1066万元竞得津港北路州府花园地块,2013年8月,津港市城乡规划局调整该地块规划设计条件,将总用地面积由2018万平方米调整为1824万平方米,规划容积率由125调整为211。因调整后实际建筑面积增加,当时,津港市国土资源局与陈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需补缴土地出让金万元,但至今,陈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都未按规定缴纳该笔出让金,津港市国土资源局也未依法收缴,更未看到有采取任何的履职行为……

    而我们津港市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津港市自然资源局作为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有对辖区内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后的土地出让金进行收缴的法定职责,但在实际工作中并未认真履行职责,国家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我院依法启动行政执法检察监督程序,向津港市自然资源局发送了检察建议,要求其严格履行对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后的土地出让金进行收缴的法定职责,依照法律规定足额收缴两家公司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及违约金……”

    张睿明还没念完主要案情,就被旁边的高裕民直接打断道“你没必要说这么多了,这样,我归纳一下,等下就直接按我归纳的进行讨论表决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