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津港公益诉讼第一人

第四百一十四章 津港公益诉讼第一人

 热门推荐:
    会议在津港市玉鼎-希尔顿酒店召开,张睿明一身朴素的制服坐在台下,四周都是穿着各种手工定制、菲拉格慕、杰尼亚的衣冠楚楚的律师、教授,而此时台上正是律协的副主席吴楷明正在做一番开场白。

    “……自公益诉讼工作在全国全面开展以来,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的优越性逐步显现,这是显而易见的,而我们津港市检察院在全国已经走在前列,这些年更是在环境生态保护,文物景观修复,食品医药领域不断开创佳绩,为守护津港的青山绿水、民生民利做出了辉煌的贡献!在此,让我们欢迎为推进公益诉讼工作,全力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开创了津港市公益诉讼新篇章的……”

    吴楷明是教授出身,本身演讲才能极佳,说话热情洋溢,此时说到关键处,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让坐在台下,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底的张睿明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火热,甚至觉得这是台上吴楷明的有意为之。

    “……津港市检察院高裕民检察长上台为我们本次的《津港公益诉讼工作研讨会暨“检察长谈公益诉讼”征文活动颁奖仪式》做致辞,大家欢迎!”

    如暴的掌声轰然想起,瞬间将张睿明的那点小小心事掩埋下去。

    …………

    今天是3月1日,泉建大案的余波还在不断回响,可已经与张睿明并无关系,在毫无征兆的将该案的公益诉讼起诉人定为第八检察部副部长韩语山后,张睿明的生活已经渐渐回到了正轨,最近也没有新的公益诉讼线索出现,他的注意力也回到了应付新年开始的新考评、新任务上来,只是在得知一些关于泉建的案件进展情况时,内心还会有一些按耐不住的波澜。

    而这天一早,张睿明本在办公室正常的做着下半年的工作计划,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他一抬头,一个熟悉的笑脸走了进来。竟然是刚从政策研究室突然升任检察长助理的吴正。

    “哟,这不是领导吗!?”

    张睿明笑着同这位曾经的下属打着招呼,说实话,这次高裕民突然意料之外的升任津港市检察长之后,他并没有太快进行人事调整,反而是先将下面的副处、正科级职务调整推后了,明显是有着自己的布置。而唯一的意外之举,便是将吴正这曾经从民行科出来的小年轻放到了自己的身边,用作检察长助理,这一任命倒是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而只有张睿明隐隐想起一年多以前,在津药化工案件中吴正的一些异常举动,再联系起津药化工这个案子的最开始,也就是吴正突然去赵左家工作所引起的,这其中的一些列波谲云诡、草蛇灰线,是否与这小子火箭一般的提拔有关?不管怎样,这番联想下,都让他心里有些发怵,对其也不再是那么单纯的看作一个毫无城府的毛头小子,但无论如何,现在这小伙子也已经是堂堂的检察长助理,张睿明打起招呼来,还是一脸喜色。

    “哪有,老大,你这是又损我咯,来来来,给老大带点喝的……”吴正笑起来倒还是一脸阳光灿烂的样子,他手里提着一袋奶茶,不由分说就掏出一杯放在张睿明桌上。

    “怎么?你搞错人了吧,你张靓师姐在隔壁办公室,你还不赶紧过去?”张睿明一眼就看穿这小子的花花肠子,肯定又是来给张靓带零食的,只是恰好路过自己办公室,这才顺手进来打个招呼。

    “没,老大,今天还真是过来找你的……是这样,高检察长那边有个指示……”

    听到居然是来传达高裕民的意思,张睿明心里一阵奇怪,自上次在高裕民履职的当天,他和这位意外回归的检察长那场不欢而散谈话后,就再没和其交流过,而现在高裕民却突然让下面的检察助理找到了他的办公室?这会有什么指示?

    张睿明不由的脸一沉,默默等着看高裕民葫芦里卖什么药。

    “张老大,你看看这个。”吴正一边说,一边将一封古色古香的笺札摆放在张睿明面前,他拿过来一看,发现是一封律协制作的会议请柬,上面用古色古香的几个柳体写了“张睿明”几个字,这字他一看之下,竟觉得颇为眼熟,再一细看,恍然大悟,这不是吴楷明的字体吗?请柬上面还有一行抬头——恭请与会。

    张睿明没想到,吴正这才次过来,还真是向自己交代了高裕民指派的一个特殊的任务——出席这场由市律协与市检察院合办的《津港公益诉讼工作研讨会暨“检察长谈公益诉讼”征文活动颁奖仪式》

    吴楷明是律协的副会长,又是业内行政法的专家,对于公益诉讼有着浓厚的兴趣,看这份古色古香的请笺,上面说着什么市律协全体同仁盛情希望与检察机关一起,促进公益诉讼地方发展同频共振,共同研讨关

    于推进公益诉讼新领域的发展……

    这律协和检院本就是一对死敌,其两者间的关系基本就是当地司法清明度的晴雨表,越是司法公正,清澈透明的地区,这两个单位之间关系就越是水深火热,打个你死我活,哪里还会有这种研讨会,连律检辩论战上都几乎要动手了,还怎么坐下来研讨?只有一些司法改革还不够深入的地区,因为律师法官检察官作为法律共同体,三者之间的私下勾连度高,律协和检察院才会勾肩搭背,关系不错,可津港作为沿海发达城市,很少听说过律协会这样主动向检院示好,这又是何故?

    “嘿,这有意思哈,这黄鼠狼给鸡拜年了哈。”

    张睿明一边和吴正调笑着,一边将这请柬放下,虽然这会看起来扑朔迷离,但他看了个开头,粗略一想,就将这次会议的意图猜了个七七八八,很明显,这次研讨会一方面是形式上走走过场,另一方面,还是市律协那边想趁着新检察长上任,跟高裕民拉近拉近关系,顺便也缓和一下律协最近几年在公益诉讼领域被津港市检打的有些招架不住的局面。

    “哈,你别说,我也觉得是……但,高检指示了,会议是在下午,张检你大概什么时候……”

    张睿明本想直接拒绝的,这种估计又是一通乱拍马屁、互相吹捧的会对他来说是浪费时间,可看吴正的神情后面有些期期艾艾,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不肯答应,他不好回去交差,张睿明一心软,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我下午就过去。”

    “哎!好咧。”吴正笑着离开了张睿明的办公室,只余这位在公益诉讼领域贡献了所有心血的民行检察官,望着这份请笺上那有段时间没听过的公益诉讼几个字怔怔出神。

    …………

    下午,张睿明很快就到了会场,没想到会场居然是设在津港也算不错的希尔顿酒店里,这规格远超他的预料,与会人员也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邀请了国内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车词、省海洋经济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贡、市中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周坵坪、还有津港市法制办主任王德、市中院法院公益诉讼庭庭长左宁等,一下囊括了津港市内外与公益诉讼这一领域有关的专家、学者以及业务骨干。而更多的还是律协这边的与会代表,甚至一些这次参与征文的学者作家,一下子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一场津港司法界的盛会就在眼前。

    在喧嚣热闹的人群之中,张睿明却显得特别的孤独,他一直是将公益诉讼作为自己的事业来做,也倾注了几乎所有心血,可在他眼里庄严的守护人民公益的“圣物”,却只是他人眼中有一个课题而已,能够围绕着这个新领域,做多少论文,发多少文章,然后又能拿到什么什么头衔,标的怎么算,代理费多少……这一切都与张睿明的世界如此疏远。

    于是,此时却如同一名局外人一般,张睿明只感到自己与这些司法界的名流们格格不入,他就像一个一直只知道埋头苦行朝圣者,一路磕磕碰碰、披荆斩棘的奔向自己心中的圣地,可一回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远离这俗世太远太远了。

    就在他浑身不自在的坐在沙发上,犹豫着要不要先行离开的当口,一声颇为动听的声音叫住了他。

    “张检,好久不见了。”

    他回头一看,竟然是市中院公益诉讼审判庭的庭长——左宁,这位西大的师姐一直以来都给了他极大的帮助,此时遇到,更是让张睿明心头一暖。

    “师姐好。”

    见张睿明几乎是一下弹起的窘态,左宁笑了笑道“别别,快别这么客气,今天这场研讨会,你可是主角呢,这可是你们检院的一场大会,算是给你这些年的一种肯定啊。”

    张睿明却有些黯然,他早就知道今天这场大会的主角本就不是自己,此时勉笑道“这个……再说吧,我其实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张睿明此时的呐呐收声让左宁自觉碰到了一颗钉子,两人寒暄了一下,她突然想起一事,便问道“对了,你最近和陆检……喔不,应该是陆巡视员他有过联系没?”

    陆斌也是西大的老前辈了,在津港浸淫许久,基本上津港的西大圈子里都知道这位铁腕的检察长没,而虽然是师兄校友,但张睿明一直没在西大的同学聚会中见过陆斌,倒是知道陆斌和左宁前后只差几届,两人有过一些交流,而此刻,听到陆斌的名字,张睿明心头一股复杂的情绪升起……

    自从高裕民升任津港市检察长之后,陆斌在这个单位二十余年的痕迹便如风消逝一般,人人都忙着迈进新领导,没什么人还会想起这位在津港贡

    献了小半辈子生命的老人,和陆斌斗了许久的张睿明倒成了一个例外,虽然一路上有过风风雨雨、磕磕碰碰,但突然一下听不到哪熟悉的醇厚声音,看不到陆斌那深邃的眼神,张睿明一时间竟还有些不太习惯。他后面才知道陆斌在这次调整中冲击失败,只得去了省高院做一名副厅巡视员,算是彻底退二线了,据说走的那天十分低调,调令一下,他就马上收东西去省会福市了,在津港都只有极少的几名老友送行,张睿明当然不在其中,而后面一直都没跟陆斌联系过,他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没拨通。

    不是不敢,是怕打过去不知道说什么。

    说什么呢,感谢他将自己从宁丽县的小山沟里提出来?感谢他给自己机会走向领导岗位?还是感谢他一路的提醒指点?可是,张睿明也不能忘了,在津药化工的案子办理过程中,在南回柱的诉前程序中,还有在泉建的诉前调查中,陆斌都有过几次与自己分歧的时刻,还有过拍桌子瞪眼睛的时候,甚至有过互相之间恨不得把对方往死里整的阶段,而这一切的恩恩怨怨,合作与矛盾,现在都已结束。却又说不清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还是一名以画交心的老友,或是一名意见不同的对手?

    回想陆斌其人,强硬又不失圆滑,高瞻远瞩却又脱离实地,为人正派却又人脉纠缠,这些本水火不容的特质,却又都汇聚在他一个人身上,所以说人真是复杂的动物,而陆斌对于张睿明来说,算是什么?敌人?恩师?

    他此刻感慨泛起,也许只能算是一个故人吧。

    此刻,听到这位故人的名字,让张睿明又陷入了惆怅之中。他晃了会神后,回应左宁的浅笑,有些感慨道“没呢,我和他自调任后,都没联系过……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聊,虽然说起来,我也算是他不成器的一个学生,可是偏偏却又和他在一些案子上争过那么久……”

    听到张睿明居然说一直没和陆斌有过联系,左宁奇道“你就没和他道别过?”

    听左宁的语气,张睿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还真没正式和他聊过,你知道的,他本来就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这下走的又快,我和他关系又复杂……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和他道别。”

    听到张睿明这番由衷的感慨,左宁却眼神眨了眨,她仿佛想到了别的地方,又仿佛在观察张睿明这番话是不是出于实情,在半响过后,她轻叹口气,有些叹息的说道“其实啊,你们陆检当时真的挺照顾你的,你也许不知道,很多案子背后,他都做了不少工作,跑我们院里协调都来了好几次,比如说你上次津药化工的那个案子,若不是他最后出面协调,你以为你当时那些“罪名突袭”的小花招还能过的了吗?”

    听到左宁突然提起这些往事,张睿明心下却一阵惊愕,“你是说陆检他……”

    左宁只是轻轻一笑,也没再多说什么,“陆师兄这个人呢……很多时候有点怪,也可能是位高权重的原因,他喜欢站在全局的角度看问题,我也知道你和他有过一些争执,你对老陆拍桌子的事,在我们中院都传遍了的,但是我还是想说啊,老陆对你的评价一直很高啊,你真的不要怪他,他人还是好的……”

    从第三方的口中得知一个人对自己的好评,这本身就是一种使人感觉最为真诚的方式,张睿明这下到时怔怔的愣在原地了,他没想到陆斌到最后居然还在说自己的好话,为自己做过那么的工作,心底一股酸意顿时就直往鼻腔冲,一下眼眶竟都有点湿润。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请大家到自己铭牌的位置上就坐,我们今天的盛会即将开始!”

    司仪甜美的声音将张睿明拉回现实,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刚的神情有些尴尬,这下抬手一掩,便对左宁道“好了,师姐,他们大会都要开始了,我们坐过去吧。”

    两人便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台上在司仪简单的暖场介绍后,津港市律协副会长吴楷明一身耀眼的深色唐装,走向舞台,他接过话筒,开始隆重介绍起今天的与会嘉宾来。

    这就一下回到开篇的场景了,吴楷明一下介绍完“为津港的公益诉讼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高裕民检察长之后,这位刚刚履新的检察长在满面红光中走上讲台,一路上掌声如瀑,甚至在他抬手示意了两次之后才慢慢减弱下来。

    而这时,左宁若有所指的隔着几排的位置给了张睿明一个眼神,张睿明知道她这是在挪揄这位春风得意的新检察长,替他不值,可张睿明却不好怎么回复过去,只得抬头望向讲台,看着这位顶替自己戴上津港公益诉讼第一人帽子的高检察长,心里却恍惚回想起当年陆斌在时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