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山洞里的钢铁侠

第三百二十七章 山洞里的钢铁侠

 热门推荐:
    张睿明听到这,隐隐猜到了一些,他先前就听这两人提过,他们这种以“务工”名义骗过来的年轻人,在榨干身上不多的资源后,泉建就会把他们丢给当地的黑社会,让他们去替这些个黑产业做“地下码农”。

    他知道,东南亚是亚洲电信诈骗、地下赌场、海外传销、网上色情业最为集中的地区,中国人每接到一个“你好,我们是xxx地检察院的,你现在的xxx行为涉及到违法犯罪,请你马上联系我们,补缴xxx元……”这样的诈骗电话,几乎十个里面就有78个是来自缅甸、越南、印尼的某个这样的木板房里打过来的,而在国内,每登上一个网络赌博平台,每打开一个“色情版字节跳动”,其服务器都可能就深藏在缅甸或者雅加达的密林之中。

    但同时,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个上万亿规模的黑产业渠道中,其利益链条上的每一个层级,都能分到一杯羹,从这些黑恶势力的角度来讲……

    东南亚,是灰色冒险者的天堂。

    这里离中国太近了,交通方便,机场纵横,水运发达,市场相通,物流便利。

    这里气候潮湿,全年盛夏,也大都是佛教文化,共属于儒家文化圈,华人遍地,文化习惯和国内没什么区别,只在华人区的话,让人以为还是在云南,所以中国人可以简单的融入当地环境。

    甚至在这里博彩和色情产业都是合法的,当地的政府,一心只管税收和贿赂,这些个“产业”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后的现金奶牛,保护都来不及,更不会有工商、公安等等这些部门来扫荡。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里是无法无天的所在,字面意义上的无法无天——只要上交一定程度的保护费,当地黑帮看到警察比看到亲人还亲,与别的帮派火并吃了亏,还会躲到警局去苟延残喘。

    所以,当这样一个无法无天,作恶成本无限趋零,种种条件带来的后果,就是一个最为完美的罪恶之地。

    更何况,这里还紧贴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半球最为活跃的市场——有着13亿人口的中国!

    13亿人口啊!在这些人眼里,勤劳、忍让的中国人是这世界上最适合的狩猎目标,黄赌毒,每一样都能源源不断的从这里向大陆输出,而最为美妙的一点在于——虽然这里离大陆的地理位置非常近,但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却又是那么的遥远,加上当地政局动荡频繁,国内的司法机关想要跨国抓人,简直是难如登天,先不说困难重重的法律手续,光是这追究成本一核算起来,所有的轻微违法几乎都不算是个事了。

    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在菲律宾,印尼,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这些东南亚美丽的面纱下,是无数罪恶的衍生之地,博彩、传销、网络色情、等等等等,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那些在国内如小绵羊一般生活的中国人。

    “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啊,你是哪个体系叫你过来的?”

    面对那归头善意的询问,张睿明想了一下,诚实答道“我本来是东江“地下战线”的,后来被他们的「昱盛」体系看中,认为我有发展潜力,就被带过来听他们的“钻石课堂”了。”

    “「昱盛」体系?乖乖!那不得了啊,我听说这个体系下面最低的入会金额都是一百多万!那你不是很有钱?”

    张睿明苦笑一下,“哪有……都是吹的的,我其实没几个钱。”

    听到这,那火鸡此时兴奋的笑道“没钱你还敢充大佬!?你不知道他们可都是专吃大老板的吗!?这些人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现在看管只是第一步,如果你无法再限期内偿还那些“赔偿费”,下一步就要把你关进班房!”

    班房?

    张睿明对这个词感到一丝陌生,疑惑的望着两人声音传来的方向。

    “对,对!先前我们这个囚室里,还光着一个泉建的“学员”,那是一个奇葩,还是一个985的大学生,人长得高高大大,帅帅气气的,听说原本也是东江“秘密战线”的,可是这个卵人,在东江的时候,不老实听课,也不努力搞业绩,产品没卖出几份来,妹子倒是睡了不少。把他们一个窝点的几个姑娘都给睡了,还闹出了大事——让两个女的坏了孕,给那个“地下指挥部”带来了灭顶之灾,只能把两个怀孕的姑娘遣回老家,后来泉建这些人为了收拾这个大学生,也是打着钻石课堂的名义把他骗到了雅加达——国内治安严格嘛,不好动他,我们刚到这里时,那长得挺帅的大学生已经在这关了几天了,当时那个惨啊……啧啧啧,简直不好怎么形容。”

    “嘿嘿,我来讲……”听到别人的这些痛苦经历,那火鸡接过话头来,“班房就是刑房,如果欠的“培训费”太大,又没技能赚不到钱的,就要被带到里面去,一根大绳子从屋顶大梁上穿过,把人吊在那里,挨打、拳打脚踢是轻的,最残忍的是拿钢丝线编成的棒子往身上抡,那东西抡到哪儿,哪儿就破皮流血。还有些什么拿鞭子狠抽啊、拔指甲、放血什么的,那套路多了去了,没几个人能挨过去,最后都得老老实实叫家里打钱过来。那个大学生啊,当时就这样被毒打了几天,脚都打瘸了,最后让家里凑了几十万,终于才让这些人满意,放他回去了。”

    听到这,张睿明感到一阵恻然,现在自己这处境比起他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心里悲苦,一下都说不出话来。

    见这人又没动静了,那火鸡问道“……喂,说真的,你这个「昱盛」体系的“精英”……我早上出去时,听你说自己是检察院的?!你个卵人,是虚张声势,吓唬他们的吧?我跟你讲,你说这些没用的,别说检察院的,就是当领导的也都没用,到了这里,欠了赌债、欠了“培训费”,那就得出钱,人家可不管你什么身份,而且你越说这些,他们打的越重……”

    “好的,谢谢提醒。”张睿明不想和这两人争论,他稍微了解了一些情况,就安静下来,他静静等着时间的流逝,但干涸的嘴唇几乎连合上都万分痛苦,张睿明只能用不断的言语,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喂,你们两这次过来,这些人渣找你们要多少钱?平时在外面做事是做些什么事?”

    “我们……欠的比较少,他们本来就为了搞网络才把我们两骗过来的,说是说我们两欠了他们30多万的“培训费”吧……但是我们现在工资挺高的,他们给我们一个月4万多的工资呢!你算算,我们应该过年之前就能结完帐,说不定还能带点钱回去。”

    听到两人如此幼稚的回答,张睿明咧嘴一笑,先是觉得这两人真是傻,被人骗了一次了,居然还相信这“空头支票”?而且这泉建人说的欠多少就要还多少,那要是他们硬说欠了几百万,难道这两个傻小子就一辈子呆在这“黑砖窑”里?

    张睿明刚想乘机嘲笑一下那说话不饶人的火鸡,但突然听到一旁的归头自言自语道“……是啊,这里工资还是挺高的,只要还完了培训费,到年底我应该还能存一个月工资回家过年,有那几万块钱,我妈就能去医院做靶向治疗了……”

    靶向治疗?那不是肿瘤癌症晚期才……

    听到这,张睿明的心沉了下去,他猛然意识到身边的这两个小伙子,也只是两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而已,他们从没做错什么,没有害过人,没有过坏心,他们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小镇青年,在家乡因为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忧愁着,怀抱着一点养家致富的梦想,老老实实的做人,甚至连暴富都没有想过,来这东南亚,也只是想找一份工资高一点的工作而已……

    可为何现实对这些年轻人如此残酷?

    张睿明鼻子有点酸,他问道“那你们平时替他们做什么?就是编程?”

    听到这个话题,火鸡笑了起来“不要小看我们两,他们这些人都还要靠我们两呢,现在他们要搭建的体系非常复杂,从架构运行到数据库爆仓到前端可配置再到防御攻击,再到反ip追踪,难度比国内一些小公司还要高,毕竟这可是赚钱的暴利生意!每天的ip攻击那可是数以万记的!如果不是我们两有真功夫的话,那这些人……哼哼,还想赚钱?”

    火鸡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自豪和骄傲,张睿明听出了一个人对自己作品的那种喜爱和自豪,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正事,也不是他们自己所能把控的,但张睿明还是不由的对其竖起了大拇指。

    “不错,厉害啊。”

    “那当然!你看过电影《钢铁侠1》没,小罗伯特唐尼不也是一样被恐怖分子抓进了山洞里面,逼着他捣鼓出了钢铁侠战甲了吗?我觉得我们两现在也就是这个阶段,等我们熬过去了,以后我们两一定也能有大本事的!”

    少年人的乐观情绪感染了张睿明,是啊,只要熬过去……

    一切都会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