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公诉意见”

第三百一十一章 “公诉意见”

 热门推荐:
    “张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舒总本身就是为了造福国家,造福人民才创办了我们泉建集团,我们泉建每年救治的普通人达到几百万之多,还有几千万人因为服用了我们泉建的产品,才能”

    面对黄总的辩解,张睿明只是摆摆手,“舒熠辉你没见过,但是我见过,他在福市不是有一个葡萄酒庄园吗?当时他还邀请我去过,不信,你可以向你上面的老总询问,看看你们舒总是不是有个这样的秘密庄园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小年轻,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赚钱的,我也不管你们到底是不是传销,我只想通过你们的组织系统赚钱,没兴趣听你们这套你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说辞。呵,至于你们泉建到底是不是民族企业,是不是为了打赢贸易战而怎么怎么的我一概不关心,我就想问你,你们这里到底能不能赚钱!?”

    张睿明说这些话时,身子略微前倾,眼睛直直的盯着黄总,神情仿佛要吞了她似的,让这位泉建集团中,甚至在东江都有数的金牌讲师心里莫名的一颤,她心里竟不由的相信了眼前这中年人是真的被舒熠辉邀请过的大人物。

    而且,这人毫不掩饰自己的企图,明显不是好惹的善茬,这让黄总心里有些犹豫。

    是继续对其进行“上课”?还是将其作为特殊情况上报老总?

    而就在这黄总考虑如何处理张睿明的这当口,一旁年轻些的小燕按耐不住了,她气势汹汹的对张睿明说道“张老板,昨天你过来,是我们接的你吧?我们对你也算客气吧?可你现在的说法,实在是让我听不下去,你可以怀疑我们,但是你不能怀疑我们舒总啊!你是不知道,我们舒总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治病救人!你知道他有多么伟大吗?你知道他花了8000万买了一个治疗癌症的偏方,但是做出来的药品只要8000元一疗程!试问一下,你能用8000元就治疗好癌症吗?你这简直是井底之、之”

    小燕想说井底之蛙这个词,但她困于高中没毕业就出来谋生了,这个词到了嘴边却讲不出来,赵志才在一旁看着都替她急。

    而张睿明却对她先前的话语嗤之以鼻,攻克癌症?8000万的秘方就能攻破癌症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全世界这么多的跨国医药巨头,为什么不花这么点小钱去拿下这所谓的秘方,只要真的能攻克癌症,别说8000一疗程的药,就是800万估计都有人买啊。想到这,张睿明记忆中那个儒雅高贵的舒熠辉形象在慢慢淡去,一张大忽悠的脸渐渐露了出来。

    仿佛是怕张睿明不相信似的,小燕这时从怀里拿出一份泉建内部的“培训教材”来,这是一张模仿人民日报的小报报纸,上面的大幅照片就是舒熠辉那张可算是“老帅”的脸,照片中的舒熠辉正身穿白大褂,一脸严肃的视察着自己手下的“实验室”,时而双手后背,做领导视察状,时而面对镜头,拿着一容器不知道是什么的物质,轻轻摇晃。形象上看,倒还真像个医药科学家。

    而报纸的标题更为肉麻——泉建集团董事长“我80的时间在治病救人”。

    对着这样的垃圾报纸,张睿明只是轻哼一下,脸上是十分的不屑。

    “如果你愿意,小燕啊,这样的报纸我也能给你来几十期,你信不信,把你的照片放上去,就说是观世音菩萨转世都行”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侮辱我可以,但是请你对我们舒总尊重点!”

    万思燕明显是彻底发自内心的信仰自己的事业,信仰着舒熠辉,相信这个人能治好癌症,相信这个人能够带领中国打赢贸易战,而最重要的是,她发自肺腑的相信这个人能带自己发财,相信自己只要再坚持一下,做到经理,就能月入20万。而此时张睿明对舒熠辉的否定,就等于是对她事业的否定,对她梦想的否定,当美梦被人狠狠的砸醒,这怎么能让万思燕接受!

    此时,这小燕边说边从身旁黄总的桌上,拿过一本书来,封皮上写着生命的意义几个大字,后面还有一行副标题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

    她一边翻开,一边递到张睿明面前,指着上面的内容说道“你看,你看!这上面也清清楚楚写了的,我们舒总是是卫生部下辖的“全国高科技健康工委自然医学产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副厅级干部!而且我们泉建的的秘方是获得了“中医药遗产保护证书”的!你看这里写着认证舒熠辉为中医药泉建火疗传承人,证书由全国工商联医药业商会下属的中医药遗产保护办公室颁发”

    面对这些看起来言之凿凿的说法,张睿明不置可否,他接过来那本生命的意义,随便翻开看了几眼,上面写称舒熠辉生于中医世家,是民间秘方魂宝铸就的“当代神医”,而且他还是秘方收集人。书中称他拜过许多蒙医和藏医为师,上天入海,百般艰辛,深入各种秘境,积累了技术资本火龙液秘方、癌症秘方、糖尿病并发症秘方、草本秘方、深海黄金素秘方等。

    而上面最为夸张的是一则剪报,上面引用国内某媒体的说法舒熠辉对中医的热爱源于母亲的治病经历1991年,他的母亲被确诊喉道癌,癌细胞已经转移。西医对此无计可施,全家人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中医上。没想到,在经由中药秘方的治疗和调理后,奇迹发生了,舒母彻底康复。他被中医的博大精深折服,于是全心投入到泉建集团的创业中来,没曾想,因为自己手握的瑰宝秘方,泉建集团被他做成了几百亿的超级企业,于是他又更新目标,要利用已有的财富和资源,从经济利益角度上来帮助国人,实现共同富裕

    面对这样天方夜谭一般的内容,张睿明只是付之一笑,他没有理会小燕的层层辩解,直接反问道“你学过数学吗?”

    “你什么意思?”

    张睿明淡然一笑道“这样,今天你们都不用和我上课了,我来给你们上上课,大家应该都学过基本的数学吧,我来给各位讲个故事。”

    面对这兔起鹘变的一幕,黄总、小燕、成东一下都有些惊了,这还是第一次有新人居然敢对讲师说这话——要反过来给讲师上课?这简直是反客为主,打鸟的反被鸟琢了!

    见几人都不说话,张睿明自说自话的开始讲起来“这样啊,传说以前,有个叫西塔的智者发明了国际象棋,他的才智也因此而大为传播,这样却引来了所罗门王的嫉妒,所罗门王决定要用金钱收买西塔,如果西塔拒绝,他就要杀掉西塔,于是所罗门王把西塔叫到身边来,要以一吨的黄金让西塔投降,可西塔想了一下,他知道如果贸然拒绝所罗门王,他就会被杀掉,于是他坦然说道“我不要你的黄金,陛下,只要你在我的棋盘上赏一些麦子就行。在棋盘的第1个格子里放1粒,在第2个格子里放2粒,在第3个格子里放4粒,在第4个格子里放8粒,依此类推,以后每一个格子里放的麦粒数都是前一个格子里放的麦粒数的2倍,直到放满第64个格子就行了”

    张睿明刚讲到一半,一旁的小燕就质疑道“这个故事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一旁的黄总脸色却变了,张睿明没有理会两人,径直讲了下去。

    “所罗门王见自己能够省下一吨黄金,顿时大喜过望,他心想区区几粒麦子而已,这有何难?“来人!”于是,计数麦粒的工作开始了,他的手下按照西格的要求,就开始往第一格内放1粒,第二格内放2粒第三格内放4粒,而还没有到第二十格,一袋麦子已经空了一袋又一袋的麦子被扛到国王面前来但是,麦粒数一格接一格飞快增长着,所罗门王很快就看出,即便拿出全国的粮食,也兑现不了他对西塔的诺言。于是,他只能承认自己的失败,放西格回去了”

    “我还是没搞懂”

    见故事说完,赵志才和黄总脸上已经有了变化,而小燕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张睿明只能把谜底打破“你们泉建的模式其实就是这永远装不满的棋盘,这样2的64次方,大概能将当时整个所罗门王国的土地堆高几米!而现在,你们泉建也是通过这种扩散方式来进行销售,每一个人是你们销售层级上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多层次直销计酬”的模式,就是国家明文禁止的传销!”

    张睿明这番话说出来后,全场一片死寂,在泉建的话术体系中,为了能够说服新人,消除外界的质疑,他们第一步就是要将自己的销售模式与传销想切割,对于新人的疑问,必须通过上课、演讲,以及生活中的层层洗脑来化解,而其中最重要的证据,就是国家所颁布的“直销牌照”,这是说服新人的杀手锏,同时也是泉建能够做大的根本原因。

    见面前的“张老板”即将失控,黄总终于出言道“张老板你可能多虑了,你刚刚的故事很精彩,但是你并没有搞懂我们泉建的销售模式,你也不知道真正的传销是什么,而我们泉建绝对不是传销!传销是非法的!我们可是有着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我们是合法经营的医药企业,我们可是明明白白纳税、上牌、在工商部门网站上查的到的集团公司!还是请张老板你搞清楚传销与直销的区别再来给我们上课吧!”

    黄总的反击正中张睿明下怀,他心里回想起曾经日日夜夜所翻阅的资料,此时只是摇了摇脑袋,嘴角一扯,露出一丝蔑笑。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虽然在泉建这么久了,但是你们才是不懂什么是传销、什么是直销的无知之徒!”

    “你说什么?”这时候连成东也看不下去了,再让这人说下去,他担心小燕和赵志才的意志都会摇摆起来,可他刚想打断张睿明的讲话时,却被一旁的黄总拦住了。

    “让他讲下去!”

    张睿明继续说道“我刚好又稍微懂一点法律,让我给你们普及一点法律常识根据我国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所述——有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明白没有,你们这种多层次销售的模式就符合其中的关键三点

    一、你们的模式需要发展下线会员,不管是不是一什么下线代理的名义发动。

    二、每一名会员的加入都需要交纳入门费用或者认购等额商品。

    三、以下线销量给上线计酬,比如你们公司的三级五晋制”

    张睿明还没说完,黄总就迫不及待的辩解道“可是我们公司并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啊!一般传销不都是要控制人身自由的吗!?你看看你现在,谁管过你的举动呢?甚至我们还能耐心的听你讲这些歪理,如果是传销的话,我们还会由你这样说吗?”

    “就是就是!还有,我们泉建可是有产品、有店铺的!我们的草本香薰馆、火疗馆可是开遍了全国的!甚至还有一些都是开到公安局、工商局的旁边,我们根本就不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家面前!而且我们的产品质量那么好!传销怎么可能有产品?我们的产品可是在中视打过无数次广告的!你想想,如果我们是传销,我们能在中视打广告吗?”

    张睿明此时也被她的胡搅蛮缠搞的有些烦了,他正色一喝“够了!你们能不能有一点点法治精神?不管有没有禁锢人身自由、不管有没有产品,也不管有没有街铺店,这些都不是传销的本质特征!我说了,传销的本质就是“多层次直销计酬”!其余那些都是舒熠辉用来控制你们的屁话!一切依据,都要以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为准!现在传销条例我都明明白白的向你们解释了,你们问问自己,一条条的对一对,哪一条对不上?”

    见眼前这人依旧顽固不化,万思燕第一时间就想与其争辩,但是她思虑了一番,却发现没有有力的论据去反驳张睿明严密的逻辑,此时只能急的跳脚,甚至在偶尔片刻的自省中,她脑海中突然划过一个恐怖的想法——要是这人说的是真的怎么办?那我岂不是真被骗了!?自己这些年花的钱,花的这么多时间

    但这念头稍纵即逝,她随即就摇头否认了自己这不坚定的意志,泉建精神一直告诉她,必须要有钢铁的精神,强大的意志,才能够在这新时代的洪流中紧跟舒总的脚步,走向幸福成功的人生!

    想到这,万思燕摇了摇头,搬出泉建集团最有力的武器——“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是有直销牌照的!我们的模式是直销!这也是国家法律所规定、允许的,你无法否认这一点!”

    张睿明知道现在必须给这些人致命的一击了,用他以往在法庭辩论的节奏来说,现在就是要发表最后公诉意见的时刻了!

    “好,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你们其实是直销,那我就像你们普及一点法律知识,告诉你们什么是真正的直销!

    根据我国同年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一章、第三条指出“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行为特征为单层次计酬。”

    张睿明搬出相关的条例后,见众人表情麻木,明显还没听进去,他又接着强调道“明白没有?直销最关键的特征是“单层次计酬”!这是明显区别于传销的“多层次计酬”的!这也是最本质的区别!还有,关于直销牌照的问题,国家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们现在可以登入国家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官方网站,你们打开其中的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看到其中第六条没有这里清清白白的说明了直销经营许可证仅说明该企业有资格从事直销经营,不是区分直销与传销的依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