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三百一十章 特朗普打了一个喷嚏

第三百一十章 特朗普打了一个喷嚏

 热门推荐:
    按道理上完第一堂课之后,就是要回到昨天住的的民居吃中饭,可这次成东带大家回去的路与昨天晚上张睿明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他刚想提问是不是走错路了,可随着成东打开面前的防盗门,眼前众人居然回到了昨天的那个窝点,

    面对这奇怪的场景,张睿明是啧啧称奇,他抬头四望,这才发现原来这间屋子里居然安了前后两扇门,不管那一边都能出去下楼。不用想,这肯定是这些人用来提防当地公安、工商部门的清剿的,所谓狡兔三穴,鳝洞两口,这些泉建人虽然外表看起来老实朴素,心里却比谁都心眼多。

    回到窝点,张睿明作为新人是不用做饭的,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中午的菜居然还可以,炒黄瓜、炒白菜、炒土豆丝、烧豆腐……,在炒黄瓜里居然还有肉丝,窝点里的人都吃得挺开心,只有张睿明心里莫名的觉得可悲,小燕性格开朗,跟谁都开的起玩笑来,满屋子都是她和别的男人讲的段子,笑声盈盈的,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只有最在乎她的赵志才面色不悦,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如此活跃,他心里就越说不出滋味来。

    吃完饭后,成东继续邀请“散散步”,成东说要带张睿明去附近的景点看看,可是这走着走着,还是又拐进了附近的一栋民楼,张睿明望着他这毫不掩饰的欺骗,心里有些不爽,简直想发作起来,但困于现在情形,他还是忍住了。

    同样的出租屋,同样老旧的房子,4个红色塑料凳,加上一股的霉味,这次换了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来讲课,成东向众人介绍这女人姓黄,张睿明不用他说,就猜到了他接下来的台词“这是我们公司做得极其成功的黄总!”果然,一个字张睿明都没猜错,他都有点对泉建的话术系统感到绝望了,如此高重复的语句,看来这泉建上上下下估计用的都是一套教材。

    这位黄总有个特点,她说话非常快的,而且喜欢用语气助词“是吧?”,每句话最后都要加上这两个字,仿佛逼着你不由的赞同他的观点,又仿佛带着点拉家常的味到。

    这黄总下午的开场同上午那个胡总一样,都是“这个老板我怎么没见过呀?来多久了?有什么感想?”他们真是一套教材吃遍天,实在是令张睿明感到汗颜。

    张睿明却还是上午的那句回答“我怎么感觉你们是搞传销的?”

    这是张睿明在无数次庭审争锋中学会的经验只有先对对方提出质疑,对方才没机会质疑你。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贼喊捉贼”,“先声夺人”,反正大家都是假的,就看谁的心里素质好了。

    后面张睿明才知道,今天他这番怀疑的态度起到了效果,赵志才晚上偷偷告诉他,如果他今天表现的太过软弱,或者,太顺从这些泉建人的说法,反而会引起这“地下指挥部”的怀疑,毕竟张睿明现在的人设是一位近千万身家的大老板,不可能到了这种环境,这种地方还不怀疑,此时,一点点针锋相对的感觉,对张睿明打入泉建内部是很有好处的。

    下午这黄总主要讲的是“天下大势”,指点欧美,比划国内,顺手就在南州省的东江这里划了一个圈。

    今年的经济形势按黄总的说法来看,那中国经济简直是病入膏肓,即将崩盘,叫做“后wto时代的最大危机”,黄总还颇有声势的拿出一把长尺,在一副破旧的老地图上画来画去的进行示范“……你知道吗?1983年,我国的钢产量不到全世界的4,现在是多少?全世界钢产量的70!而且现在这个产量还在不断增大,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国现在陷入了“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这就是说我们全国现在供大于求!不只是钢铁,所有产品都供大于求,全部都销不出去,无数的产品积压在仓库里,款项结不了,工人拿不到工资,你是做生意的,你想想,这是不是很危险啊呀?!”

    张睿明面对这番说辞,他总是隐隐的觉得不太对劲,他刚想问下各项数据来自哪里,但想到面对这些存心下套的人,说这些也毫无意义,他只是漠然的点了点头,由着这黄总说下去。

    “……而且最危险的是什么?是现在的外部局势,我们中国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二!而且马上就要成为世界第一!那现在的霸主美国急不急?特朗普急不急?他当然急啊!所以现在他才大张旗鼓的和我们中国打贸易战!这点相信大家都听说了吧?就是因为我们中国发展太快了,所以他不满意,想要和我们来争这个世界第一,才借口我们的关税保护期已经过了,要让全世界的产品涌进来,你想想……我们现在国内的产品都已经供不应求了,再加上国外的产品,那我们中国自己的产业怎么办?我们的工人还要不要吃饭?所以我们泉建人,一直在向全国奔走疾呼,要提防特朗普,要提防贸易战,这就是一场针对我们中国的世界大战!!”

    不可否认,这黄总说的这番话,粗听起来,颇有几分道理,张睿明想起赵左曾经说过的,李素红就是以这个中美贸易战为理由,来解释为何泉建不给赵左那23万的股份分红。此时,听到这番说辞,想来李素红也是被这套话术给彻底洗过脑了的,才会居然帮着骗的自己家血本无归的坏人说话。

    “……我们中国于2003年加入wto,当时,世贸组织给了我们国家16年的”关税保护期”,从2019年1月1日起,也就是明天,我们的市场就会强行全面打开……”

    听到这里,张睿明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质疑道“我记得我们国家是2001年加入wto的啊,而且我也没听说关税保护期是到明天啊,你这个说法是从哪里听来的?”

    那黄总面对张睿明的质疑,明显比先前的胡总老道的多,她只是微微一笑,居然就假装没听到一般,如机器人一样,继续着她的说辞“……总之,明天,我们国家关税将彻底清零,到时外国产品就会疯狂涌入,形成倾销态势!现在人家的技术比我们先进,管理比我们有效,到时我们的产业就要全面崩溃!到时我们这些人怎么办?中国老百姓怎么办?你们这时就会想到,国家难道不知道眼前的困难局面吗?国家难道会不管吗?……”

    好了,马上就要拿出真面目了,张睿明在心里猜想这黄总接下来的说辞会不会有点新意,可很遗憾的是,她所说的,依旧还是那老三篇,她们的裸的通过这套说辞展现了出来。

    “……国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吧?所以我们国家,才在之前指派几位非凡人物,来建立对抗目前局势的超级企业家,这项工程的代号我也不知道,这是绝对保密的,但是我知道,在座的几位中,也有人知道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泉建集团就是这项工程中最重要的一家超级企业!我们泉建的直销执照就是004号!前三号分别是安力、雅芳、卡里斯托,我们泉建在直销牌照的发放次序中排第四。但是我们的地位并不是第四!同志们,你们仔细想想,前面这三个企业,它们有一个共同点你们发现了没?它们都是外国企业!它们是为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等等服务的!只有我们泉建是实实在在的中国企业!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的!甚至我们在全世界有近两百个国家里,安置了我们的公司,我们的“地下战线!”这是为什么?就是为了布局全世界!打赢这场贸易战!”

    说到最后时,张睿明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没想到这黄总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将这种事都能牵扯到自己的生意上来,如此明目张胆的拉虎皮做大旗,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我们泉建的目的不只是要提升我们中国老百姓的素质,而且还要培养一批高素质的企业家!业务员!以后我们这里的每一位都是我们国家经济战线中的一员!组长以后就是排长、连长,主管就是营长,经理就是团长、旅长!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些泉建人要叫“地下战线”了吧?我们都是不穿军装的军人!也只有这样,我们国家才能跟外国企业竞争!以前我们大力发展经济,有些蛀虫抓住机会发了财,一些知识分子抓住机会发了财,有些个体户抓住机会也发了财,可是这些人发了财就跑了!给国家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我们泉建人,一心一意的要为国家去拼搏,我们泉建现在已经做到了500亿产值的大型帝国,只有我们努力拼搏,才能帮国家从这场贸易战中全身而退……”

    说到这里时,黄总特意准备留了一个空隙,来带一次大家的情绪,问众人道“现在大家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后,感到自豪吗?”

    张睿明面对这些说辞还有些恍惚,半天没进入状态,而一旁的赵志才、小燕等人已经马上跟着大喊自豪了,接着便是一番雷鸣的掌声。

    等掌声响了一段,黄总竖了下大拇指,“我在这里替舒老板感谢大家的付出了!但是请大家记住!我们是军事化管理的组织!我们有我们的纪律,凡事不能太张扬,为什么不能太张扬?小燕你知道,1998年我们国家禁止传销的时候,安利这些公司就很不满意,把我们国家告上国际法庭,我们国家最后赔了400个亿。大家也知道联合国有些规定,对吧?咱们要是违反了,让联合国看见,又要说我们的不是了,对吧?而且现在贸易战如火如荼,现在特朗普已经被美国中部几个州的农场主搞的有些受不了了,这些农场主为什么不投他的票?这些人原本不正是他共和党的票仓吗?还不是因为我们泉建集团在当地投资兴建了大量的产品原材料基地!抢占了他们的生存空间!所以这些美国的红脖子就是指美国这些农场主不满意我们泉建的发展了,要向特朗普施压,逼他……”

    张睿明很佩服黄总,她这段话虽然不是一口气讲完的,但是中间在被自己几次打断后,居然还能讲的下去,但张睿明实在是听不去其漏洞百出的讲话了,从最基本的问题上开始对黄总提出了质疑。

    只见张睿明道“我在外面做了这么久的生意……我也是今天第一次听说泉建原来是国企啊?舒熠辉原来居然是国家的特殊人才?你们老总难道也是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老中医?”

    也许是张睿明后面的调侃之意太过浓烈,也可能是提到舒熠辉时的态度太过嚣张,居然如此直直的喊着这些人心中神明的名字。那黄总实在是无法再忽略下去了,忍不住出言教训张睿明道“……这位大哥,你难道不信吗?我们舒总本来就是国家领导人亲自接见的人物,美国特朗普请他过去做州长,他都不愿意去的,而且,我们泉建的直销牌照本来就是004号,这可是工商系统里查得到的……”

    张睿明只是摇了摇头,打断她道“……你说的有一些无法证实的,我不想去争辩其中的真假,但是我知道最基本的法律知识,你们泉建集团本来就是股份有限公司,本质上是民营企业,可你为何讲这一切都是国家的布局呢?还要硬生生的把国家的证明力往你们身上套?至于舒熠辉,我不知道你见过他没有,如果你见过他,我相信你应该更清楚他的为人,是不是你所谓的样子……”

    “这个……你怎么知道我们泉建的真实面目?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没有官方背景?而且我没见过舒总……那只是因为我在泉建的路还很长,更需要努力拼搏,在那之后,我相信舒总会知道我的名字的……”

    张睿明只是笑了笑,他拿出手机,通过天眼通系统,将泉建集团的股份结构、舒熠辉的名下企业彻彻底底的展现在黄总面前。

    “我说的都是言之有物的东西,你说的东西里面又有几分是有证据的呢?而且,我还真是见过你们舒熠辉一面的,当时他还同我说过几句话,在我看来,你们老总只有一点是真的。”

    “哪一点?”

    “他很聪明,知道利用他人来赚钱,赚很多的钱,多到常人难以想象……”

    …………

    在东江市的高铁上,张睿明和赵志才聊了很多,也很详细,他一遍一遍的将可能出现情况复盘,根据赵志才的描述,“泉建地下战线”里完全是“丛林原则”的直接体现,所有的一切价值准则都和常识中的社会不一样,只要能拉到人,只要能拿到钱,所有的亲戚朋友皆可以骗,皆可以卖,所有的行事都是以赚钱为准则。但是根据泉建的“升级制度”,张睿明要想从一个新人业务员直接爬到主管那是相当难的,起码要达到几十万的业绩,而且还要培养出几名组长出来。而如果想要坐到经理,那更要几百万的业绩,手下又必须有两名主管级别的人物,常理来说,一般人起码要几个月才能做到主管,做到经理一般要几年,而且这几年是难以想象的几年,无法无天,无亲无故,所有人都卖完,所以人情都不要,简直是众叛亲离的情况下,拉下无数人下水,才能成为这些无耻之徒的“经理”。

    可张睿明没有时间,他只有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张睿明要完成找到李素红、收集第一手证据、拿到那深海黄金素这三个目标,而这几项任务,都是要求他有经理以上的权限,或者……能让他人以为他有经理的潜质,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张睿明才能想办法接触到这泉建集团的上层信息。

    所以在高铁上,他独自沉思了许久,在不断的分析泉建的组织结构,企业文化后,他决定不按常理出牌,他不想做一个唯唯诺诺的“新人”,他决定不会听到什么都赞同,他准备在体现出一点挣扎和抗拒的同时,要时不时地反驳一下,同时态度要桀骜,而且还要展现自己强大的实力,因为这才是千万身价的老板正常反应。如果不这样,如何能让这些自己都没见过多少钱的泉建人,相信自己是一个江湖老练的“大鱼”?

    不过赵志才也没想到张睿明会挣扎得这么厉害,那黄总的脸都气红了,赵志才大为着急,在桌子下连踢了张睿明好几脚,张睿明却一心想着要么不出手,既然出手了,那就说个透彻,顺便也让旁边“监军”的小燕、成东等人听听。

    到底真正的有钱人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