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三百零九章 财富自由

第三百零九章 财富自由

 热门推荐:
    而面前这胡总语气倒颇为和缓,态度也很很淡定,他像领导人一般亲切地先握了握张睿明的手,给四人逐一倒上白开水,等四人坐定后。

    正戏开场:“这位老板没见过啊,来几天了?”

    张睿明如实回答:“昨晚刚到。”

    “昨晚刚到啊,感觉怎么样?有什么要问的吗?”

    张睿明看着他的眼睛,:“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胡总扶了扶金丝眼镜,笑道:“当然说真话了。”

    张睿明坦言道“感觉你们像搞传销的。”

    这下全场都笑了,那胡总笑的特别阳光,张睿明仔细看他的气质,这人应该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说话带有明显的训练色彩,所有的节奏点、语言模式、眼睛的聚焦点都体现着他的“专业”,甚至让张睿明找到一种法庭辩论的感觉。

    这个就是泉建集团“金牌讲师”的实力!

    胡总笑了一下,望着张睿明真诚道:“那你觉得我们到底是不是搞传销的?”张睿明回答现在还不好说,再看看吧。胡总点点头:“嗯,你很聪明,不像一些愚昧的俗人,确实,毕竟一位伟人说过——“不调查怎么有发言权呢?”是吧,这位陆斌,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来东江?”

    张睿明此时一指赵志才道:“就是这小子叫我来的,他说这里有个你们泉建集团的超级项目,跟中医有点关系,我这几年对我国的古典文化感兴趣,还知道东江这里有几位中医名家,听说是拿过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而且我也知道你们泉建是国家前三的保健品巨头,我相信你们这大公司,所以就想过来看看。”

    刚刚这段话其实是张睿明早就准备好了的,但中间“专家、中医”云云,全是现编现卖,因为进门时刚好看到这个窝点的墙上,挂着这些泉建人伪造的国内某中医名家的照片,他就借题发挥了。

    张睿明一边搭话一边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洗脑”了,因为他并不是被他们骗来的,而是主动咬钩的鱼,所以省了一课。按惯例,第一课主要解释谎言。因为大部分的传销者,都会通过“提供工作机会”、“帮找女朋友”等名义邀请被骗者到传销窝点来,像张睿明这样带着自己的目的主动出现的可谓是少之又少,这也让胡总少了许多工作……

    如果张睿明是被朋友、亲人骗来的,胡总就需要这么跟张睿明解释:你被自己的亲友骗了,你肯定很生气吧?我劝你先消消气,因为不光你是被骗过来的,他、他、她、还有我,大家全是被骗来的!不光是我们,这里还有北大博士、清华硕士、维和军官、政府领导、身家上亿的大老板……我告诉你,这些人全是被骗来的!人家北大博士都能接受,你为什么不能接受?你仔细想想,他骗你钱了?骗你人了?他图什么呀?无非是看到一个好机会,想拉你过来一起发财,你有什么可生气的?为什么不跟你明说?嘿,明说你会信吗?你现在工资多少?一千?两千?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每月赚到万元收入、6位数,你会信吗?……

    据胡总自己介绍,他原来在专产神童的中国科技大学毕业,20岁毕业后,他去了南方一家公司做中层管理,短短几年内他就做到了企业主管,算是一帆风顺了,但他不过总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我们辛辛苦苦地工作,就拿那么点死工资,而企业老总、股东什么事都不用干,凭什么他们能赚那么多?后来我明白了,一个人如果工资收入占到家庭收入比重的80以上,那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吊丝,而如果一个人的工资比重占到家庭收入了50以上,那这个人就还算是聪明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吊丝只有职务性收入,甚少财产性收入,我观察了几年,我发现真正赚大钱的人,都不是靠工资来发财的……”

    胡总这番话不知道说过了多少遍,此时已经说的滚瓜烂熟,张睿明暗自佩服,想这小子年纪轻轻的,话术颇为有修为,将国内某网红财经理论背的如此熟练,这套“吊丝只有职务性收入,甚少财产性收入”的理论粗听一下,是颇有道理的,但张睿明不准备给他留下一副太好忽悠的第一印象,抓住刚刚这胡总言论中的一个破绽,里面开始反击。

    “等等,胡总,我发现你刚刚说的话里有一个逻辑错误。”

    这胡总应该没有想到居然在开篇阶段就有人提出质疑,他认真打量了面前这西装革履、帅气的中年人,语带疑惑的说道“噢……请指教。”

    “刚刚你说的“一个人如果工资收入占到家庭收入比重的80以上,那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吊丝,而如果一个人的工资比重占到家庭收入了50以上”这段话里,有一个明显的逻辑错误——50以上不是包含了80吗?这是很典型的逻辑的周延性错误啊。”

    胡总此时面色有点尴尬,他没想到居然这个地方被人挑了刺,他眼神里颇有意味的打量了张睿明一番,赶紧解释道“哦……这个……小错误,可能是我没注意,其实我想说的是50左右,不过没关系,这不是关键,我们继续讲如何靠财产性收入实现财富自由……”

    张睿明过了一把钻牛角尖这一检察官职业病的瘾,他准备耐心的听下去,可接着听下去就不对劲了,原来胡总并没有什么经济学的干货,在“财产性收入”这个问题上反复嚼舌了十几分钟,突然话题一转,说到正题了:在长期的社会历练与尝试之后,胡总终于发现了一条通往财富自由的捷径,那就是所谓的“泉建集团地下战线”。

    作为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材生,他有着超然的判断力与决断力,从不放过任何机会,毅然放弃了他在沿海某大城市“中产阶级的生活”,怀带着炽热的梦想来到了东江市,投入到泉建集团的麾下,在这里,她发现了一种最为先进的生活方式:再也不用努力工作,再也不用忍受办公室政治的腌臜,只要吃一年苦,就能实现他的财富观念:三个月月收入过万,三年月收入20万,五年财富自由!”

    说到这里是,这胡总在结尾的高亢语气后做了一下停顿,这是留给众人鼓掌、艳羡的空间。果不其然,旁边的成东、小燕马上用力的鼓掌拍手,而而睿明此时也很配合的递上了崇拜的眼神,让胡总享受他这番演讲中一个的爽点。

    胡总在享受完这个愉悦的停顿后,开启互动模式,头转向张睿明这边,向其抛出第一个诱饵“哥,你是做生意的,你自己说,现在赚钱难不难?你一个月能赚到20万吗?不行吧?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他原本是想借着机会先给张睿明打下一个心里暗示,给他来个震慑,甚至来个“一招制敌”,可没想到今天碰到的是一名隐藏身份的优秀检察官,张睿明此时佯装不屑,毫不给他面子的答道。

    “我一个月能赚20万啊,赚钱对我还不算难啊……”

    这下气氛瞬间尴尬起来,胡总眼神往成东那边一瞟,意思是责怪他为什么不提前把张睿明的情况早点送来,没早点做工作,本想抛出一个香饵,结果没想到居然人家根本看不上。此时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没想到……老板如此有魄力,居然实力这么雄厚,但是……虽然你现在能赚这么多钱,但你能保证今后能一直稳定月赚20万吗……”

    张睿明此时也不想把气氛搞僵,顺着这胡总的话题接口道“……你说的这倒也是,今年以来,我们行业也确实是不太景气……”

    见张睿明居然如此配合,胡总大喜过望,赶紧接住话头说道“……对对对,你看你现在既然生意不太稳定,难道就没想过另一种稳定的收入模式?而且你已经有如此坚实的基础了,难道你不想让自己的财富永远增值?现在我们这个项目,只要两年半的时间,你就能赚到1040万!从此改变你的一生!不止是你的一生,还有你子孙后代的人生,实现阶级跨越!成为贵族,难道这还不值得为之努力吗?!”

    胡总在碰了一次钉子后,这下把饼画的更大了,生怕忽悠不到张睿明,而张睿明也为了能打入泉建内部,此时连连点头,颇为配合,胡总越说越高兴,不时冒出一句:“我今天能够坐在这里,你们今天能够见到我,就说明你们已经走在成功的道路上了……”

    这些话听的张睿明有些反胃,这胡总不断吹嘘自己的财富、吹嘘自己的成功,努力在众人心中留下一个心里“钢印”,也是传销团伙内唯一的价值观——不问品格,不问贡献,赚到钱就是英雄,有钱就是大爷。

    张睿明并不讨厌赚钱,也不讨厌坐而论道,某种意义上来庭辩论也是一种形式上的“坐而论道”,可他在法庭上所维护的是“公平正义”、“自由平等”等等神色的法律原则,而这胡总漫无边际地自我吹捧,却只是为了能够将众人变成任其收割的傀儡,甚至还要为虎作伥,替泉建这庞大的血肉机器寻找饵食,想到这,张睿明越发觉得胸闷,他忍住头疼,耐心听胡总讲了半个钟头,终于捱过了他的第一堂洗脑课程。胡总临别赠言:“张老板,你现在有点怀疑没有关系,接下来多考察,多考虑一下,你是聪明人,我相信当一个机会来到你面前,你不会稀里糊涂地放过,但你也不要稀里糊涂地接受,要知道,机遇从来都是给你这样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张睿明一边敷衍的应着,一边抬头打量四周,这胡总住在如此破旧的出租屋内,吃着如此恶心的饭菜,居然仍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

    同小燕、程姐一样,他穿得也很寒酸,一件讲师的衬衣已经皱皱巴巴的了,与张睿明身上板正的西装形成鲜明的对比。可即使这样,他还是要给张睿明提供机会。

    他头发很长,看上去油油的,也许早就该剪了。后来赵志才偷偷告诉张睿明,胡总的真名叫胡志强,三流大学刚毕业,因为口才好被东江的一位泉建老总器重,成为黄金讲师,所谓的“中国科技大学毕业的神童”云云,那都是他们泉建讲师自我包装的说辞。

    但他长得很端正,也很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如果不做传销,他也许还在南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在电脑前处理文件;或者在哪个餐厅里,优雅地与人谈项目。他也许会交个漂亮的女朋友,两人牵手逛街,或者在公园里帮女友举着自拍杆;周末他应该去酒吧,去ktv,唱唱歌,发工资了就笑,钱花光了就陪女朋友吃点苦,他还太年轻,应该享受人生,而不是坐在这里,讲一下他自己都不能理会的人生道理。

    …………

    下楼后成东问张睿明对“这位朋友”什么感觉,张睿明只是冷冷回应:“我搞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带我到这儿来?我是来考察你们泉建集团的项目的,他跟我说这些经济理论干什么?”

    成东见效果并不理想,干笑着回答道:“咳……咳,这个我们泉建的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常正式的,非常重要的项目,我们的考察也是双向的,不只是张老板你考察我们泉建,我们泉建也同时在考察你,看你是不是符合我们集团的企业模式,看你的参与意向是否坚定……你懂我的意思吧?而且刚才我们公司的胡总也说了,机遇来到你面前,要多看多想,反正是考察项目,多看看,多听听总没坏处,你说是吧?”

    张睿明点点头,装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但他的目的是展现自己的实力,同时引出更上层的老总,好找到李素红,拿到深海黄金素,此时必须体现出自己的身价,与一个老板的傲气,于是,张睿明装过头来,又继续批评胡总话术一般,没有一个黄金讲师的水准。

    “你们泉建怎么回事啊,黄金讲师也就这个水平?我公司里一个小主管都能比他说的好十倍,就他这样还想来教育我?”

    小燕见张睿明态度桀骜,马上站出来为胡总辩护,小燕的说法很有意思:“……胡总刚来时也不太会说话,现在好多了,都是在我们泉建体系中锻炼出来的……而且他说的很有道理,只是没用什么华丽的词汇而已,我不认为比外面那些公司的人说的差……”

    张睿明听了一段,细心的发现,对于应对“新人”的怀疑,他们泉建都有一套详细的应对说辞,如果新人夸一个讲师厉害,他们就会说,都是在这儿练出来的,拔高泉建体系的加成;如果新人说一个人差劲,他们就会降低对方的起点,说他原来更差劲,现在已经好多了。总之,将一切都归功于这个体系、这个项目,尽力营造一种在这里能学到很多的气氛。

    小燕毕竟是年轻姑娘,对于这套说辞还不是很熟练,被张睿明稍微一带,马上就情绪上头,语气发硬,想要和这位辩才无碍的检察官争辩刚刚那胡总水平到底如何。旁边的成东看情况即将失控,也怕露出马脚,赶紧轻咳两声,让小燕先闭嘴,他这个经理来替小燕这个小主管和张睿明解释情况。

    也许是怕张睿明有敌对情绪,成东说的语气很委婉,先夸了张睿明一番,然后接着搬出了胡总刚刚那套说辞来,内容跟胡总说的毫无分别,肯定是一个师父教的。平心而论,他们讲起这套洗脑的理论来,确实很流利,估计是因为天天讲、月月讲、时时讲。而且他们只会讲这个,别的什么都不懂,根本经不起打岔。泉建人都号称能得到“五门精进”,其中之一就是“口才精进”,成东跟张睿明说他以前跟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加入泉建后进步飞快,现在给一千人上课都毫无问题。

    但说完这番话不久,他们去买晚上会场吃的白菜,张睿明发现成东买个菜都结结巴巴的,想砍点价都砍不下来,刚说出“能不能……少个两毛”,就被菜市场卖菜大妈于风轻云淡间化解。

    这就是他们的口才精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