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法律野兽

第一百六十九章 法律野兽

 热门推荐:
    “怎么?追我们检院姑娘,还要我这个小科长给你这位局长牵线、做红娘啊?”张睿明依旧在装傻。

    陈捷没理他,他直接把两份文书甩在桌子上,张睿明只瞄了一眼,就知道其中一份是《撤销案件申请书》,另一份是《逮捕证申请书》。

    一份撤案,另一份是直接逮捕,目的截然不同的两份文书,陈捷想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科长,我没时间和你绕圈子,你今天必须给我个答复,要么,我今天就到你们公诉科把对王英雄的逮捕证给批了,要么我就直接把这案子给撤了。反正现在证据也不足,达不到起诉标准。”

    “你要我怎么答复?”张睿明认真起来,他其实心里隐隐知道陈捷想要的是什么。

    “你手里那“账本”,给我,我拿这个直接搞定这个案子,我没时间天天耗在这上面了。”

    果然,陈捷是比自己还急的性子,这是想逼着自己今天就给他透个底呢。

    “陈局,我实话告诉你,这个“账本”可能还真是属于非法证据,我真没办法就这样直接给你,给了你也是害了你,我们找别的证据,从长再议吧。”

    “那我今天就去你们公诉科申请撤案算了,之前抓的什么陈安和、李永建,全他妈放了。反正咱们也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不搞了,什么都不搞了。”

    张睿明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知道陈捷这是说气话呢,但他也只能默然无语道“那新来的张市长那边,你准备怎么交代?”

    “怎么交代?反正现在水质检验结果还没出来,到时再看不,按道理也是他们环保局的事,皇上不急我们这些太监急什么?实在不行,那我先不撤案,等他们环保局那边报过来我再继续调查咯。”

    张睿明听出陈捷是要“消极怠工”了,他品了一口水道“陈局,你再给我点时间吧,我看能不能有所突破,这个“账本”的事……还是先放我这里吧。”

    陈捷盯着张睿明,看出他眼神中的无奈,他过了半响道“好,我等你消息。”说完起身离开了张睿明这小小的办公室。

    …………

    陈捷刚走没多久,张睿明手机就响了起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可惜张睿明此时想的不是什么好事情,来电话的也不是什么善匝。

    廖彩电话每次来的都真是时候,上次“毒跑道”案里,也是她突然的电话邀约,引的张睿明掉入吴楷明的陷阱中,被停职调查,差点影响案件走向。

    而这时候的电话是干什么?刺探?挑衅?还是警告?

    张睿明边想边慢悠悠的接通起来,那边传来廖彩柔糯糯的声音,“师兄,在干嘛呢?这么久才接我电话?还在懊恼呢?”

    “我懊恼什么?”张睿明答的很警觉。

    “懊恼昨天的功亏一篑啊,明明差点就拿到我当事人的关键陈述了,结果却被识破,不过,我还真挺佩服你的,居然真让你找到那个账本了啊,师兄,你到底是怎么找到的呢?通过你那美女老婆吗?”

    廖彩工作时的态度与平时她的形象是鲜明的反差,张睿明知道自己这小师妹平时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时尚女孩,虽然年过三十,可却一点都不显老,穿着打扮也是20几岁的样子。但一旦到法庭上,这美艳姑娘简直就是树影下伺机而动的毒蛇,招招致命。

    这话问的已经非常明显了,电话那头张睿明的声音沉默了半响,才幽幽说道“你是在录音吗?没必要吧,都几个老熟人了。”

    电话那头,廖彩却笑的很开心,“师兄,没必要这么怀疑我吧,再说和律师打电话,提高警惕性也是应该的,我就不怪你了,今天打电话给你,一方面是看下你懊恼的样子,一方面也是真想你了……”

    张睿明不耐烦继续被廖彩这么挑衅,他冷冷回到“我没什么懊恼的,没什么事,我们案子里走程序时再见面吧。”

    廖彩却自说自话道“师兄你应该懊恼的,懊恼不该乱用非法证据啊,作为司法人员知法犯法,这个不是很应该懊恼吗?”

    张睿明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案子,没想到还在调查阶段,王英雄就出手请了大正律师事务所来代理这起案件,想来,也是因为吴楷明的关系吧。大正事务所在津港算是赫赫有名的大所,同时也是张睿明法律职业生涯的起点,上次在“毒跑道”案中,与吴楷明的交手就差点害自己万劫不复,这次派来的廖彩也是大正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可以说是吴楷明的爱将,更是与张睿明知根知底的师兄妹和老同事。

    这一仗怎么看都不好打了。

    现在这起案子,中游排污的司机李永建、下游承接污水的陈安和都已经到案了,而最关键的就是上游这个津药化工的王英雄,目前指向他的证据还是只有中间李永建的口供,连隐藏在幕后的中间商——利宏远也还未到案,也未发现有关键的实物证据来证实津药化工是上游的排污企业。最接近的两次,一次是上次被中断的搜查,再就是这次张睿明偷偷找到的原始账本了。

    而检验鉴定方面,进行了三次检验鉴定,一次是对荆沙河水质的测量,主要是查清目前荆沙河污染到什么程度,对居民用水是否有影响,可因为牵涉太大,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结果来,虽然现在光外面的舆论传言,就已经让津港几千万居民不敢使用津港的自来水了,严重影响了全市人民的正常生产生活。

    而第二份检验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提取的就是之前在金田村柑桔林中,陈安和用来排污的那个小屋里排污池的样本。这个是用来证实处于案件中游的李永建与下游的陈安和之间存在非法排污的联系的,目前报告已出,也是当前张睿明手里最有力的证据了,之前也凭借这一份报告推动了对津药化工的搜查。

    虽然上次的搜查因为王英雄的运作,被强行中断了,大部分的证据也被放回,但津港市检民行科并不是无功而返的,吴云他们还是拿到了关键的第三份检验鉴定的检材——津药化工废水母液的取样样本。有了这份检验检材,只要能检出其中有与之前两份检验鉴定中一致的草甘膦成分,那这三份检验鉴定报告就能形成一个有力的证据链,为这起案子留下一张最后的底牌。

    这也是张睿明最后的杀手锏了,可是现在还不能保证三份检验鉴定报告会有同样的成分,万一其中有一项成分不一致……或者其中有一份提取检材的程序违法。都会导致前功尽弃,所以在这检验鉴定出来前,张睿明还是提心吊胆,不得已冒着风险,费尽心机的从妻子的电脑里“偷”出关键津药化工原始帐薄来。

    本来想借这个帐薄把王英雄套进去,却还是前功尽弃……

    张睿明真的有点懊恼了。

    正想间,妻子唐诗发了一条微信过来“晚上早点回来,有事找你。”

    这可奇怪了,妻子很少会用这种语气,张睿明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他拨了个电话过去,却显示忙音,无人接听。

    他发微信过去,“怎么了?”

    却没有任何回应。

    张睿明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应付完手头工作,一到下午下班时间,他便少见的急着往家里赶去。

    …………

    回到家中,如张睿明意料中的一样,虽然还只是傍晚,家里的窗帘却都被拉下,整栋楼都显得阴沉安静的奇怪。屋里客厅灯一直没关,妻子唐诗正坐在沙发最远的一角,昏黄的全铜落地灯光线只照在唐诗肩部的位置。妻子的神情淹没在黑暗中。

    她坐姿端正,典雅中隐隐透着一些疏远的味道。

    张睿明闻出两人间不安的氛围,他只能先不动声色,一边坐在走廊小凳上脱鞋,一边问道“怎么急着叫我回来啊,发短信打电话也不回。”

    唐诗没有回答他,依旧沉默的坐在黑暗中。

    张睿明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他走近一点,倒了一杯水,假装不经意的问道“怎么啦?都不理我?生气了?我今晚都没加班,直接就赶回来了呢。”

    望着格外安静的家里,张睿明开口喊道“小梅姐?小梅姐?”,喊了几句,却都没得到回应。

    “我让她今天放假了。”唐诗终于开口。

    张睿明奇道“怎么了?她不是月底放假吗?”

    “我让她回去了,好让我们能两个人把这事谈谈。”唐诗的声音出奇的冷漠。

    “你要谈什么?”张睿明疑惑的坐到唐诗对面的沙发上,今天家里的一切都显得不太对劲,保姆被妻子遣走了,父亲张擎苍本来这段时间因为这案子与张睿明闹翻,一直在外面没回家,而张母这周本来就回乡下省亲去了。

    家里现在只有张睿明和妻子唐诗两人。

    更为奇怪的是张睿明看到在一楼客厅的角落,横放着几个大行李箱,箱子都是唐诗经常用的,看样子都是唐诗的东西。

    张睿明试探着问道“怎么?要出差吗?去哪?”

    唐诗却眼神望向虚空,面目如旁边冰冷的现代雕塑。她出神了半响,最后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张睿明,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老婆啊,还能是谁?”张睿明语气越发疑惑起来,他心里的不安也越发清晰。

    他这时注意到唐诗的手机就摆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

    “难道妻子正在对自己录音?”这段时间深陷这起案件中,因而神经过于紧张的张睿明,马上在心里否认了自己对妻子的怀疑。

    自己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怎么连自己相爱十多年的妻子都怀疑起来了。

    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他换了一种柔和的语气问道“老婆,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唐诗的语气一如今早的罗斋。

    “什么啊?我应该有什么要和你说吗?”张睿明虽然疑惑,但还是笑道。

    “你怎么还笑的出来?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听到妻子这样一讲,张睿明浑身猛的一震,唐诗知道自己从她那偷了账本了?!

    张睿明站起身来,此时只能试图稳定妻子情绪,看看事情到了哪一步,于是他尽量缓和的同唐诗讲道“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都是为了这个家庭,为了国家。”

    此时见张睿明的言语间已经坦诚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唐诗怒极反笑道“不,你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只是毁了我的事业,毁了这个家。”

    张睿明“你相信我,无论我做什么什么,我都是为了我们的家。”

    唐诗用一种冷漠的声音笑道“我不会信了,从你偷偷打开我的工作电脑,偷走我电脑里的客户信息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一样了。我说了,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今天早上去事务所,罗斋要我滚蛋,我已经被辞退了!混蛋!因为你愚蠢的行径!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事业!我十几年的心血,从大学开始,不断的学习、努力、考cpa,我毕业后辛勤的工作……”

    说到最后,唐诗用一种张睿明从未听过的尖锐语气哭诉道“我的一切成绩与荣誉!都因为你那自私的行径,在今早烟消云散了!”

    张睿明情绪也被激发出来,“我不觉得你在那里是开心的,每天有开不完的会,接不完的那个什么……case,说真的,每次听到你们单位之间说话,总是这样夹杂着几句单词时,我真的想笑,但是,很好,也许你并不需要再去那个替这些犯罪分子服务的团伙里工作了!”

    此时,两人之间的对峙已经彻底爆发,而这间别墅成为夫妻之间的角斗场。

    “哦,你说我在一个犯罪团伙里工作!?我们事务所用专业技能丈量这个社会,给无数的企业、单位提供服务,保证社会资源的不停流转!你呢?从我的电脑里偷走我客户的数据!再去威胁我的客户!你又是什么?检察官?还是一个小偷?”

    唐诗口中的“小偷”两个字彻底触碰到张睿明的逆鳞了。

    “我是小偷!?那我告诉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三十五条“各单位必须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接受有关监督检查部门依法实施的监督检查,如实提供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和其他会计资料以及有关情况,不得拒绝、隐匿、谎报”。你不是专业人士吗?你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年薪5、6位数的人吗?你不是比我还懂吗?你告诉我,我一个堂堂人民检察官,对我发现的违法证据,我为什么不能去查实、提取!?”

    唐诗嘲讽的眼神望着张睿明“什么几位数年薪的,你一直介意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我问你,你自己都说了这《会计法》的三十五条,我们是要接受有关监督检查部门依法实施的监督检查,但这里面有一个关键字——“依法”两个字!你做到没有?我只知道的是你偷偷打开我的电脑,套出我的密码,得到那份帐薄!这个难道就是你口中的“依法”吗!?”

    张睿明直直盯着自己的妻子,他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说道“我是从我的妻子的电脑里拿到这份证据,这份关键的证据就一直躺在我的家里,我的书房里!你怎么证明我是违法的?啊?我用的是我们默契的秘密,我们的相识纪念日,这个信息是你我共同所知的,在法理上,以我们共同所知的信息,怎么确定你有对我保密的意思表示?再说我们是夫妻,我们是共有财产的,你怎么确认分割那台电脑的所有权?!……”

    唐诗摇了摇头,她嘴角撇到一边,神情有些不可思议又有点激愤难耐,她气愤的打断张睿明的话到“jtshutup,willyou!收起你那些诉棍的法律术语吧!我只知道你是未经我的允许,偷偷拿走我的保密信息,我知道的法律知识就这么多!我相信也足够了。”

    张睿明此时却诡异的笑了一下,他语气缓和了一些,神情有些失控,他仿佛对唐诗说,又仿佛喃喃自语道“没用的,没事了,我一样会提交这份原始帐薄,没有人会知道我是怎么得到的,我依然能打赢这场公益诉讼。”

    “为什么?我会证明你是从我这偷到这个帐薄的……”

    “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这是我国的证据规则,而且,你作为我的妻子,也不会被审判庭强迫出庭作证。”

    张睿明说这些时,神情恢复了一名检察官的镇定自若,他缓缓把法条与法律关系剖析给自己的妻子看,看他从法律法理上会如何攻击,如何防御,如何进退自如。

    唐诗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相识十余年,相爱十余年,结婚近十年的男人。却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般。

    唐诗恐惧的想起一个问题他说这些时,他是刚刚才想到?还是他在偷那些账簿时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每一步?

    第一次站在丈夫的对面,唐诗终于明白了那些被告人面对张睿明时的心情。

    这人是一头野兽,一头以法律为利齿,攻击撕咬的野兽,任何他的对手,都会被他彻底的撕碎,吞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