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一百六十章 津港第一执绔

第一百六十章 津港第一执绔

 热门推荐:
    “……据了解,这些企业涉嫌将上万吨草甘膦稀母液偷排至荆沙河富于段等地,而根据专家估计,该次环境污染修复费用超过一亿元。此案中,有3名相关人员涉嫌污染环境罪或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西江区公安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此案现在正……”

    张睿明越看越心惊,他手里的捏的越来越紧。这报道明眼人一看就有蹊跷,经历过多次舆论战的张睿明,太清楚在一件案子查清前,贸然把案情捅到媒体层面是诉讼大忌!何况是牵扯这么广的大案。

    而且,这个把信息透露给媒体的人,故意在里面不提津港市检,只提到西江分局和环保局,西江分局局长陈捷和环保局看到会怎么想?肯定会怀疑是津港市检这边走漏风声的,而嫌疑最大的当然就是主办此案的民行科长张睿明了!

    好一招祸水东引,真是其心可诛!

    张睿明现在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电话那头传来张靓焦急的声音“科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经历了几次实战后,张靓对于公益诉讼的理解早已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了,她已经明白在没有事实证据的情况下,泄露自己的诉讼目标,贸然曝光一个这么大的集团涉及到非法排污,如果不是准备对津药化工下死手,那就是失了智。

    “我先不跟你说了,我有电话进来了。”随着语音提醒,张睿明看到陆斌的电话也进来了,他迅速挂断与张靓的通话,赶紧接通检察长的电话。

    “你怎么回事!谁透出消息的?!张睿明,我告诉你,我不可能保你一次又一次啊,这次你实在是太过了!”陆斌的声音隔着电话都带着滔天的怒气,张睿明可以想象老检察长怒气冲天的样子,只恨不能一脚踹过来。

    最麻烦的是,在陆斌看来,这个案子的信息很可能就是张睿明自己透给津港卫视的,想以舆论手段,逼陆斌推动对津药化工的调查,再联系这小子以往,师承吴楷明的大胆作风,这个推理很有可信性。

    “昨天你找过来,我没答应让你继续调查津药化工,你就给我使这些幺蛾子是吧!?”

    张睿明也想到这一点,他赶紧解释道:“检察长,这次真不是我,我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搞啊,这样明显把我们工作推到绝地了,我能这么蠢吗?”

    “我先不管这些,张睿明,就算不是你自己泄露出去的,这个消息应该也是你们民行科泄露出去的,你一样要负领导责任!”

    “陆检,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不管怎样,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关不严,科里工作没做好,思想没统一,我向组织道歉,明天我主动做检讨。”张睿明心里已经在把接触过案卷的人排查了一遍,最大嫌疑的应该是吴云。

    “现在讲这些没用!明天你回来先向严检汇报!搞不好就给我停职!”

    “好的,陆检……”张睿明话还没说完,陆斌就直接挂断电话了。

    电视里面主持人还在用平板的语气说道“我国科院津港304化学所的苗瀚苗所长在接受被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草甘膦母液在自然环境中很难降解,这种草甘膦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母液,如果被注入水体,不仅会导致水体富营养化,对水质的影响也是持续性的。由于污染物中含有草甘膦成分,如果被非法填埋,填埋处附近的植被将受到影响。蒸发后的有毒物质也会影响附近居民的健康。有害成分如果……”

    张睿明恨不得一把把电视砸了。

    陈捷的电话这时也进来了,真是接二连三啊,张睿明心情在愤怒、委屈、疑惑的顶点过去后,反而回复了平静。

    他等了几秒,才接通了电话。

    “陈局……”

    “张科长,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电话,我就问你一句,这个新闻是你报给电视台的吗?”陈捷倒意外的颇为冷静,语气中也没有想象中的攻击性。

    这让张睿明心情也放松了一些,他诚恳答道“不是我,具体我也不清楚。”

    “那好,我们把这个案子继续走下去吧。”

    “好的,陈局,明天我回单位了解情况后,我再具体和你沟通。”

    陈捷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相比起前面两个电话带来的压力,反而陈捷这通电话,如雪中送炭般让张睿明感到安心。

    挂断电话,张睿明坐在沙发上开始苦苦思索起来,对于目前局势来说,这个报道把局势推到了一个很复杂的地步。原本准备按上面意思先压住调查的张睿明,此时不得不考虑继续推进对津药化工的调查。而在上次搜查失败的情况下,目前最大的突破口只剩安永瑞华会计事务所这边了,而这,又难免会把妻子扯进来……

    可恶!

    这津港卫视的报道打乱了整个局面,现在不管做不做,上面都会因为舆论上的压力,对自己问责,做什么都难以挽回,除非迅速查清津药化工的违法事实,将王英雄绳之以法。那也可能得罪蒲任副市长……

    张睿明想起一件事,他赶紧打开电脑进入津港市最火的本地论坛“津港之声”,果然上面已经有人开始跟帖了,几个惊悚的标题正挂在首页。

    “重磅!津港市的自来水不能吃!”

    “权威报道,津港市化工水厂检测,津港水质低破三类水!”

    这些帖子看的张睿明是心烦意乱,他打开手机,朋友圈里也有人在疯传一则消息“赶紧转发给你的家人,荆沙河水源污染可能致癌!”

    点开一看,里面胡编乱造的内容让他哑然失笑。

    风暴眼已经成型,台风即将来袭。

    陆斌此时应该正疲于应对来自市里高层的压力,而这次津港卫视作为地方大台,按道理应该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新闻过审,这样看来,幕后应该是有推手在推动,不管怎样,自己作为主办的检察官,没有在新闻里出现,这次是被幕后推手将黑锅扣到身上来了。

    张睿明心里烦闷,他这时坐在沙发上反而什么也想不出,梅雨天阴沉氤氲的氛围投影到他的心里,让他在这空旷的别墅客厅里,都只觉得烦闷。

    得出去走走。

    他给“馒头”套上牵绳,带着这条活力十足的柯基,准备出门散散步。

    走出门,晚风徐徐,此时已经是傍晚,原本就阴沉的天气在这时已经漆黑如墨。

    傍晚时分,人的眼睛刚脱离白日的明亮,还未习惯黑夜的来临,此时夕阳的余晖下,反而是最黑暗的时刻,有数据显示,这个时候的交通事故发生率也是最高的。

    张睿明牵着“馒头”沿着小区内滨海步道慢慢踱步,步道的木板踩上去有好听的“咚咚”声,馒头兴奋异常,它的四条短腿走的比张睿明还要快,嫌陷入沉思的主人走的太慢。一会在前面费力拉扯,一会绕着张睿明打转,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上次在滨海步道碰到那个不给獒犬套上牵绳的广恒集团大公子王麒麟,闹的自己不愉快,这次走到上次那个獒犬扑出来的灌木丛时,张睿明特意多了个心眼,还好,这次没有看到那一对恶犬恶主。

    沿滨海步道绕了一圈,到小区中心的花园,这里已经有一个妈妈带着孩子在玩着泡泡枪,小男孩走路都还不太稳,拿着泡泡枪倒是一路连走带跑的,玩的非常开心。

    张睿明从旁边经过,走过孩子身边时,“馒头”看到空气中飞舞的泡泡,兴奋极了,几条短腿还追着泡泡们扑腾,跳起来的高度还不到一火柴盒,看起来颇为可爱。但张睿明担心“馒头”吓得小孩,收紧了牵绳。

    他刚准备把“馒头”扯回来,还没用力,却看到“馒头”啊呜一声,自己耷拉着耳朵,往张睿明身边跑过来,一溜就躲在主人腿后,看起来很害怕某个事物似的。

    怎么?张睿明心里越过一丝不祥的念头,上次看到这家伙一副怂样,就是王麒麟那条没牵绳的獒犬扑过来那次,难道?

    他一抬头,环顾四周,果然看到一只獒犬从远处飞奔而来!

    那巨獒大如小牛,又通体乌黑,在黑夜中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此时它奔跑如风,又不喊不叫,明显是带着攻击性来的,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几米之外了。

    “啊!”那原本在旁边玩泡泡的小孩此时一声尖叫,划破宁静的傍晚。张睿明知道这种纽波利顿獒犬,自远古时代起,就是作为狩猎犬饲养的,极具攻击性,在它看来,这个肉墩墩的小男孩就如远古丛林中它祖先扑击的那些野兔野鸭一般,巨犬原始的兽性在此刻爆发,眼看就要扑到小孩身上。

    “超超!”孩子妈妈原本蹲在一旁地上,等她反应过来,这条巨犬已经腾空跳起,直往她崽崽身上咬去。

    这一口下去,这孩子脸上非得被生生撕下一口肉来,孩子妈此时根本来不及上去保护,整个人已经在原地吓傻了。

    就在这獒犬就要扑倒小男孩的瞬间,突然旁边一个身影闪出,一记重重的飞踹踢在这畜生柔软的腹部,凌空把这狗踢飞几米,被踢断一条肋骨的獒犬“呀呜”一声夹着尾巴飞快的逃开了。

    张睿明虽然一脚把这恶犬踢飞,心里还在怦怦直跳,大腿都仍在微微发颤。这獒犬实在太快,他刚刚也是最后才反应过来,赶在最后关头救了这小男孩一把。

    他赶紧去看旁边那肉墩墩的小男孩,这孩子完全被吓呆了,怔怔站在原地,虽然恶犬已经逃走了,他还动都不敢动一下,一张小脸憋得的通红。

    辛亏张睿明还算及时,那獒犬差一点就扑到这小男孩身上了,此时他妈妈也赶紧跑了过来。

    “超超!超超!哪里疼没有!?你说话啊!”

    小男孩这时才放松下来,“哇”的一声哭出声,顿时眼泪如决堤,稀里哗啦直往下落。

    张睿明正蹲下准备安慰那孩子,不远处这时传来一个声音。

    “刚刚是打伤了我家的狗!?”

    这声音听起来嚣张无比,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无耻,张睿明不用抬头就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自然就是这只獒犬的主人,广恒集团大公子,王麒麟了。

    今天,这王麒麟遛狗依然没带牵绳,倒意外的带了两名美女,此时正溜达着慢慢走了过来,那只獒犬此时被张睿明踢怕了,垂着头跟在主人身后,再不见之前的凶狠。

    “哟,又是你啊,怎么,刚刚是你打伤我的狗吗?”见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上次训斥自己的那个小子,王麒麟这下脸上神情更加阴鹫,此时他额头上一根青筋在皮肤下,可见的微微颤动,自小以来就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如此嚣张,上次的冲突已经让他心里不爽了。今天居然还真对他的狗动了手,今天不好好收拾张睿明一顿,王麒麟是不会罢休的。

    打狗也要看主人啊!

    张睿明坦然站起,他直视王麒麟,义正言辞的说“没错,刚刚是我踢伤你的狗,是你的狗要咬这孩子,如果不是我一脚踢开,这孩子受伤的话,我看你怎么办,我就不用你谢了,你赶紧给这母子道个歉吧,人家小孩都吓到了。”

    仿佛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王麒麟脸上神色从阴鹫转为狂笑,“哈哈,你踢了我王家的狗,你还要我道歉?!我告诉你,我家这是纯种的纽波利顿獒犬,在上海拿过犬赛冠军的!这是冠军犬!你踢伤它,我告诉你没个几十万赔,你今天没完!”

    “几十万?一条狗?”张睿明说的声音很小,像是对王麒麟说,又像是喃喃自语。

    看张睿明一脸莫名的神情,王麒麟以为他怕了,他一边是对着旁边的姑娘炫耀,一边也是对张睿明说道“知道你不信,我可不是信口开河,你去查下上海犬赛2017年亚洲杯大型犬冠军是哪条犬,再查下它的身价,我告诉你,我家狗是有血统证和奖杯的。看你样子也出不起这钱,当然,我也可以大人大量,只要你跪在地上向我家“杜比”道歉,我也可以考虑原谅你,哈哈。”

    王麒麟态度倨傲,他这番话说下来,旁边两名美女都神情紧张,站在一旁静观这富二代如何耀武扬威。

    “我不是不信,我只是感慨,按照我们南州省去年年度的人均收入数据,在交通事故保险理赔核算中,一般一条人命也就是几十万的价格。而在你们这些执绔子弟眼里,居然踢你你们狗一脚,也是这个价钱,人的命还比不上你狗挨上这一脚?”张睿明声音低沉,看起来倒不像是为钱担心,而是有一番触动。

    “怎么扯这些?想让我同情你?要么赶紧拿钱来!要么就乖乖趴下对着我家“杜比”道歉,喊几声“狗祖宗,我错了”!”

    王麒麟说到后面时,故意说的嬉皮搞怪,惹的旁边两名妖娆打扮的女伴直笑。

    那孩子母亲此时都看不下去,她站起身对着王麒麟斥道“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明明是你家狗差点咬到我家孩子!居然还要这位先生赔你的钱?你做梦!我没要你赔就不错了!”

    “艾!我看你孩子脸上完好无缺的,我家狗最终可是没咬到你孩子啊,但这人可是实实在在踢到我的狗了,再说,就算咬了你家孩子,多少钱我都赔的起!反倒是他,我家狗价值100多万,他赔的起吗?”

    “你怎么这么无耻……”

    “够了,我没时间耗在这里,我叫我律师过来,让他处理这件事吧!小子,等着被起诉吧,我要你陪……这个25万吧!250这个数字,挺适合你的。”

    听到起诉两个字,张睿明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的,你确实应该叫律师过来,还要快点,不然我都替你担心。”

    见张睿明神情异样,一点都没有被吓到的样子,居然还要自己快点请?王麒麟简直感到不可思议,一般来说,听到要上法院,还是这么大的索赔数额,正常人早就道歉了,这小子怎么这么胸有成竹?

    “小子,我可不是开玩笑,你等着吧,几十万,老子要让你赔的倾家荡产!”王麒麟一边说,一边真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廖律,我在家里,有点事,你过来一趟,马上!”

    王麒麟讲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他昂首望着张睿明,等着律师到了,看这小子还怎么嚣张。

    王麒麟一旁的女伴见来真的了,也好心出言提醒张睿明“先生,你就赶紧道个歉吧!我们王总人其实很好的,你服个软,说不定就原谅你了,这也是为你好,别因为这事害的你家倾家荡产,你可打不赢这个官司。”

    旁边那孩子母亲这时也认出王麒麟身份来,她凑到张睿明身边也低声劝道“这人好像是那个广恒集团的王麒麟……我们惹不起的,你看……要不还是道个歉?”

    张睿明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