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直面公安局长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直面公安局长

 热门推荐:
    两人说完,转身回到屋内,陈安和见两人回来了,神情紧张的问道“张检!你之前在村里可是答应过我的!我主动交代了,应该就不用坐牢了吧!我可是什么都告诉你啊!”

    “少跟我讲条件!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啊!你一个村长,在村里公告栏上面有名有姓的,你能跑哪里去,再说领导责任你总是有的吧,而且具体情况等我核实了再说!”

    “我什么都告诉你啊!我这个已经是很配合了!”

    “配合是一方面,损害结果是一方面!等几份检验报告出来再说吧!目前看来你这个情况……”张睿明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看着陈安和反应。

    陈安和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紧紧盯着自己。

    “……还不好说,但是如果你等下能带我们把账本拿到,基本上,你应该不会判实刑的。”

    “张检,不判实刑是什么意思!?不用坐牢么?”

    张睿明刚想和他再说两句,突然一个声音从屋外答道“谁说他不用坐牢的!”接着,这间办公室门被狠狠的一脚踢开,一大队警察如猛虎下山冲了进来!

    张睿明仔细一看,领头的正是西江分局局长陈捷,再一看制服,这群人是西江分局的警察。

    寒风随着洞开的木门卷了进来,张睿明应变飞快,他赶紧一下起身,“哟,陈局长!”同时手撑在背后,把还未签字的询问笔录轻轻推到陈安和面前。张靓见机也反应过来,一下子明白张睿明意思,走到陈安和面前轻点笔录末尾空白处,示意陈安和赶紧在询问笔录上面签字。

    “陈局,我们津港市检正就一起公益诉讼案子对当事人进行询问呢,怎么?你们有何贵干?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了?也不和我说一下……”张睿明边说边迎了上去,一手带门,示意要和陈捷等人到走廊上去谈。

    没想到陈捷却一动不动,严肃的说道“我们西江区公安局对313污染环境案已经立案调查,这位陈安和是重要嫌疑人,依法进行拘留,请张科长配合。”陈捷语气最后的“科长”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明确告诉张睿明,我比你级别高,居高临下的气势明显。

    “这个……案子已经立案了吗?拘留文书在哪?”张睿明还有不少问题要问陈安和,他不想这么快就把人交出去。

    “张检,这案子已经和你们检察院没有关系了,拘留文书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带人也不用向你出示文书吧,难道你是案件当事人,还是当事人家属?”陈捷语气冰冷,不带一点感彩,在他看来,挡在面前的这位检察官完全是没事找事。

    而张靓这时又见陈捷,一张俏脸瞬间就变得冷冰冰,恨不得上去给这个目中无人的公安局长狠狠的踩几脚,这人昨天早上才在西江分局不给津

    港检方面子,而且看样子,现在又是来抢案子的,太过分了,虽然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的案子,的确是应该移交给警方,但是这起案子与检察院这边的公益诉讼密切相关,现在这陈安和询问笔录都不肯签了,接下来的调查怎么办。

    听到来势汹汹的公安民警说要把自己拘留,陈安和这下情绪完全失控了,他一把推开签了一半名字的询问笔录,惊慌失措的对张睿明说道“张检!怎么回事!不是说不用坐牢嘛!你昨天说过的!只是赔钱!纪律处理而已!怎么现在警察要来抓我了!!张检!”

    张睿明这下四面楚歌,陈安和的笔录眼看马上就要拿到手了!却没想到被陈捷突然插了一脚!这下陈安和不肯签字,陈捷他们要把陈安和带走,还要把案子移走!怎么办!?真的就这样移给他们算了?

    “现在时间紧迫,起码让陈安和把字签了,再把那本账本拿到手,不能让这起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移交出去!”张睿明一边心里想着,一边赶紧行动起来,他不顾陈捷的冷漠,走过去到这位局长耳边低声说道“陈局,我们工作已经快做完了,给我们一点时间,先让当事人在询问笔录上面签字,这样移交之后你们的工作也好开展一些啊。”

    陈捷狐疑的看了张睿明一眼,他慢慢走向一脸紧张的陈安和,冷峻的气场吓得陈安和头直往脖子下面缩,他走到桌子前,拿起之前那份询问笔录,扫了几眼,没想到,看完后却是一脸轻蔑,唰的一下扔回到桌子上面,对张睿明说道“就是这样一份材料!?完全是胡说八道,对我们毫无用处,我们已经掌握了切实的证据了,这个村长才是这起案子的主谋!”

    张睿明听完陈捷的话,感到一阵奇怪,这个案子连检察院这边也是跟踪调查了好几天,刚刚才搞清楚这复杂的案情,他们公安局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切实证据”?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公安局一直在隐秘调查?但是不对啊,之前没听到消息,而且最重要的现在荆沙河损害结果的检验鉴定报告还没出来,还没有切实证明达到立案标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已经按污染环境罪立案了,还批了刑拘?

    陈捷不关心张睿明此时在想些什么,他一直对这位名声在外的检察官颇为不屑,靠些小打小闹的公益诉讼也能成为南州省十治人物!?趁这个案子,陈捷不失时机的嘲讽起张睿明来“没想到啊,张检,你大名在外,结果这种一面之词的询问笔录你也信了?还要让他签字?你不怕这笔录以后放案卷里去,会让整个津港市司法系统笑你么?”

    张睿明神色不变,面对裸的嘲笑,坦然问道“陈局,别人怎么想我无所谓,我只是如实记录而已,我想问一句,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证据?”

    陈捷昂起头,冷冷说道“我们已经接到实名举报了,并且有人指证,这个案子确实是这村长做的,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听到

    陈捷这么回答,张睿明心里抹过一丝想法,虽然不知道陈捷所说的证人是谁,但联系陈安和笔录中的叙述,他这个村长很可能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幕而让他当的!这从头到尾可能就是个局!?

    想法只是想法,如果陈捷手里真有铁证,那这一切猜测都没有意义。

    但张睿明还是想试试,他向陈捷低声说道“陈局,你没发现一个问题,你仔细想一想这案子的关窍,有奇怪的地方,而且现在,陈安和他说他有一项关键的证……”

    “够了!”陈捷一把推开张睿明,他脸色铁青,原本突出的双颧此时因愤怒而一下一下的鼓动着,看起来像一只被激怒的瘦狮,正对威胁它的外敌,露出狰狞的尖牙,守卫自己的领土。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破案!不需要你来插手,你这是对我们刑警这份职业的侮辱!张睿明,你就这么想要往上爬吗!?你想玩你们的那些公益诉讼,你们玩就是了,等我们移交起诉后,你们附带提“刑附民诉讼”什么的都成!但不要现在就急着来抢成果!”

    陈捷这番暴怒彻底打破了凌晨的寂静,张睿明被吼的一下子在那手足无措起来,他从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更不惧权威,然而刚刚陈捷的这番话刺到了张睿明的痛处,是啊,为什么自己这么在意公益诉讼,不就是一件案子嘛,让他们拿去就是了,何必和这些刑警抢饭碗呢,难道自己真是一个只图上进的人吗?

    这时张靓还看的眼睛巴巴望着张睿明,希望他能想出办法来,可是张睿明这时却也低下头,默认陈捷等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两名民警分别站在陈安和两侧,双肩一提,就把人带起来,眼看就要出门带走。

    就在民警即将把陈安和带出门的时候,一旁的张睿明突然旁若无人般大声的自顾自背诵起法条来“根据《刑事诉讼法》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的规定,办案人员在执行刑事拘留时必须向被执行人出示《拘留证》,并责令被执行人在《拘留证》上签名、捺指印……”

    即将被带走的陈安和听到张睿明的话,突然反应过来,他用力甩动肩膀,试图挣脱左右架着他的两名警官,一边高喊着“拘留证!拘留证!我要看拘留证!”这下事发突然,那两名警官一下子没注意,被陈安和扯的东倒西歪,三人摔在一起!

    陈安和摔在地上,还不忘大喊“拘留证!你们是不是警察!为什么不给我看证件?!如果没有!凭什么抓我!”

    “张睿明!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捷一下反应过来,直接指着张睿明喝道。

    张睿明却怒极反笑,一脸轻松的神情,“没什么意思,我对我手下检察员普及下《刑事诉讼法》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怎么?不行吗?陈局长你如果忘了,我可以来教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