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起风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起风了

 热门推荐:
    陈安和实在看不过去了,他挺起胸膛说道“黑子!你莫太过分了,人你们也打了,剩下的还是交给我们村里来处理吧,赶紧通知乡里吧……”

    “你他妈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当村长这一年多,村里分过红没有!?是不是你他妈的把钱都给卷了!?现在我带着大家搞点路子,也是为了村里大伙好,你却总是来使坏!什么意思?你是想把人拿在手里,独吞是吧!?”黑子在众人面前怼的陈安和下不了台,在金田村里,有钱就是大爷,没钱说什么都没人理,陈安和这一年来,确实没帮村里搞到什么钱,一些人难免说三道四,说什么“都是村委会几个人把扶贫基金分了”“上次买柑桔苗的几万钱里面有一万多的提成”等等之类的风言风语,此时,黑子就是利用村民这种心态,把祸水全部往陈安和身上倒。

    陈安和也是性格太过弱势,加上这一年确实没给村里分红过,自己心里有愧,这时也不好辩解什么,只能守在原地,怕黑子等人真把这司机给弄死了。

    没多久,那司机手机又响起来,电话那头问了几次具体位置,再过了一会,来了一辆霸道,上面下来了四名男子,手里拿着开山铲,骂骂咧咧冲下车,看样子是想抢人!

    可他们走进一看,这一下傻眼了,村里这时已经围了有上百人了,男女老少,各年龄的都有,都说流氓怕老人,这些七八十岁的大爷,他们打自己还好,要是真敢还手,一铲子下去,老人肯定就没了,那不得把命赔给他啊!

    他们四个人见这情形,哪里能抢人走,自己不被扣在里面就不错了。

    一名领头的大哥赶紧让小弟收敛起武器,他堆上一脸笑脸走向黑子,意思是商议商议?那黑子也是为了搞钱,两人拉到一边,这下谈了许久。

    陈安和不知道他们当时谈了什么,只知道这次事件中,那司机给黑子拿了10万,黑子倒也守诺,把这钱按现场的人数,分了下去,还给村里留了3万。从此以后,黑子就发现了这条新的发财门路——承包排污,开始联系厂家,找地方掩埋排污,想来长期赚这黑心钱。

    陈安和本想阻止他,但是人轻言微,黑子做事很聪明,整个村子里大部分人按贡献大小都能拿到钱,不偷不抢,又不用费力,很多人都觉得何乐而不为呢。反正这污水大部分都排到河里去了,只是排污渠途径的一些田地农苗坏了,但是多赔一点钱,那些村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于是为了长久把这门生意做下去,黑子承包了金田村和富于镇交界的那块柑桔林作为掩护,在林子中间建了一座小屋,里面就是排污池,还修了一条通往林子中心的石子路,让大车能开进去。甚至为了堵住附近居民的嘴,连近郊的富于镇居民也按距离短近,按时发放了几百块的污染费,所以张睿明上次走访才会到处碰壁,没人吐露这个秘密。

    听到这里,谜题大都解开

    了,张睿明心里几转,有几个关键问题还不清楚,这个污染物到底是是什么?又是从哪里联系的金主?

    而且这些话都是这陈安和的一面之词,也不能轻信。想到这,张睿明轻笑道“陈村长,你刚刚说的都是你自己的一面之词,真实情况我们一定会调查的,你现在在这里把所有责任都推给那外号黑子的人,那也没什么用,你作为村干部,也是有领导责任的,再说,你也在里面拿了钱吧?”

    陈安和听到这,黯然道“我确实拿了钱,作为村干部,我责任最大,但是我这一年多从他那拿的每一分钱都是有记录的,我都用在村子里,上次村里建祠堂我这里就拿了10万……”

    张睿明听出其中关窍,急道“你这里有记录?!那账本在哪里?!”

    “就在我家里,放在书桌背后和墙壁的夹角里面。”

    这个可是关键证据,很可能有详细的日期、进款、数量。对这起案子来说,是目前最关键的事物,对定罪量刑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张睿明给张靓使了一个眼神,张靓马上就明白了,她赶紧出去打电话,让吴云连夜赶过来支援,估计还要带陈安和去他家里一趟拿账本,明早……不,现在马上就要拿到这个账本!

    看着面前这男人,萎顿的坐在木椅上面,才刚过三十的年龄,头发已经灰白了,张睿明突然有些不忍心,这人已经很配合了,但这个案情现在看起来也已经接近达到污染环境的标准,虽然这陈安和不是主犯,态度良好,有自首情节,但是很可能也是要判刑的,张睿明突然有一丝同情这人起来。

    “张检……我虽然是犯了错,但是,我真的不是为了自己,我只是不想被村里老百姓们指着脊梁骨骂啊……这一年多,总共收了30多万,但是这钱都是用在村里啊,我一分钱都没有用在自己身上。”

    张睿明心里有些信了,嘴上还是冷哼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都只是你一面之词,等到时对比账务、看了别人的口供再说吧,对了,那个什么“黑子”,这人本名是什么?是村里人吗?他人现在在哪里?”

    “他本名叫利宏远,是我们村人,现在赚钱后就主要住到津港市里面去了,但是这些联系排污的厂家什么的,还是他一手把控,钱也是他来结算。具体他现在在哪我就不知道了,他到底是怎么联系厂家,我也更不清楚了。”

    听到这,张睿明心里把这起案子的基本法律关系理了一遍,按照污染环境罪立案其实也差不多了,主要还有几个损害情况和检验鉴定还没出来,但是这个叫利宏远的主犯判刑应该是没有问题了。那样的话,这个案子属于刑事犯罪,还是要移交公安机关的,但是,现在情况还不明朗,贸然移交这样会不会……

    经过上次事件,张睿明对西江分局陈捷也有点意见,这人实在是太欺人

    太甚,如果不是他突然阻挠,应该已经抓住了排污的半挂车司机了,也能查清这些污染物来源。想到这个案子现在又要重新转交给他,张睿明心里有点不舒服。

    张靓这时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已经打完电话了,“张检,吴云等下就带人过来,我们是等他到了再去?还是?”

    张睿明看了她一眼,这姑娘上次在西江分局和陈捷起完冲突后,现在情绪还不是很好,如果此时告诉她,这案子最后还是要乖乖移交给西江分局,估计她会气死去。

    “科长,科长,你觉得怎么样?”张靓见张睿明神情有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口问道。

    “没什么……”张睿明起身示意张靓和他一起到走廊来谈,也是怕陈安和听到什么。

    他环顾四周,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气温骤降,张靓鼻子都冻的通红,看到这姑娘跟着自己跑东跑西的吃了不少苦,张睿明有点于心不忍,本来想让她做内勤,但是现在科里真正能在大案子中顶上去的只有这两个年轻科员,真离了她也不行。

    “我们还是要等吴云来再说吧,只有我们两个人太少了,一方面要看着陈安和,还要再进去村里搜账本,也是实在太危险了,而且有些细节,我还没问完,再等等吧。”

    寒风刺骨,张靓今天出来还是穿着冬装制服,外套都没得,冷的小脸通红,张睿明看着有些心疼,但同事之间也不好表达多余的关心,趁这两人都没话的空隙,张睿明突然半开玩笑半规劝的说道“不错了啊,昨天上午,敢直接怼上那个陈捷呢?你才上班多久啊,万一以后陈捷又升了,调到我们市检来搞个副检察长什么的,你不怕到时让你穿小鞋啊。”

    张靓此时却摸了摸冻红的鼻子,反问道“嗯……张检,其实我才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上次你在省检办的那个案子,听说你单枪匹马和别人持枪歹徒搏斗,最后还被火场包围,九死一生,那我问你,你当时是为了什么呢?”

    张睿明心里一动,笑道“不错,还学会反问了,我上班多久了,你上班才多久?我反正也活了一半了,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还有很多精彩没有享受过,很多时候,少说多听,不要急于表态,这样也是为了你好。”这话一出口,张睿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是自己说的,一直被人吐槽太急太冲,做事情只知道埋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自己,居然也有劝别人低调稳重的一天?

    “我就是受不了这些人,因为耍官威、摆架子、和一些空空荡荡的理由,就轻易把我们这些人的辛苦工作抹杀掉,我真不喜欢,我只是想尽快破案,这样也是我们错了么?”

    张靓眼神纯洁无暇,像极了十年前那个立志做法律援助的自己,看的张睿明神情有些恍惚,他没办法给这姑娘答案。只能轻轻说道“进去吧,起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