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六十六章 虚虚实实

第六十六章 虚虚实实

 热门推荐:
    但张睿明今天这么晚来找他,可不是为了听几句奉承,也不是来了解顾海的光辉往事,他是来查清顾海到底有没有和南江集团勾结的嫌疑。

    张睿明打断了刘阳的滔滔不绝,假装惊讶的说道“其实我和顾海还挺有缘的,上个月,我去省检报道时,坐的那辆中巴车上,就碰到了他,虽然当时我还不认识他,但他好像之前就知道我一样。”

    “哈,这么巧?那你俩还真是有缘,嗨,张检你自从办了上次那个案子后,我们全省谁不认识……”

    张睿明赶紧刹住刘阳的嘴,问道“不过也奇怪,当时那辆中巴车是从东江途径津港,最后开往省城福市的,当时顾海是从东江上的车,怎么?他是东江人?”

    “不对啊,海哥他是北方人啊,以前在东江工作过,不过他那段时间出去办案,应该是那时去的东江吧,不过我也搞不清,海哥经常到处跑的。”刘阳答道。

    张睿明步步紧逼“哦,这样啊,那段时间有多久?”

    察觉到张睿明语气不对的刘阳,支支吾吾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当时他出去休年假,去东江旅游探亲什么的吧,毕竟以前在那工作过……”

    张睿明继续追问“感觉那时他穿的挺……寒酸的,打扮成那样怎么可能旅游、探亲啊。”

    “嗨,那我真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海哥当时有几个月都不在省检这边,具体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啊,再说,张检你问这个干什么啊?”

    “嗨,我不就随便问问。”张睿明喝了口水掩饰了一下。

    “不过,我听说海哥确实有亲戚在东江市,所以我之前才说他过来探亲嘛。”

    “哦?”这点引起了张睿明的注意。

    “而且,那……”刘阳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凑近张睿明的耳边说道“听说那亲戚还是某个企业高管,一直想要海哥辞职,然后入职他们公司当法务主管,听说要给海哥发年薪呢,比你们现在收入能高几倍。结果海哥一直不肯去,后来那企业甚至都答应让海哥不用辞职,兼职形式都行。那不等于白送啊,结果,海哥还是没答应。”

    “哦,原来又是这事啊……”张睿明还以为有别的什么重要情况,原来又讲到了辞职跳槽这一块来了,他心想自己之前在津港时,吴楷明等一大群人也还排着队等着自己跳槽过去呢。

    张睿明笑着说道“你不要觉得外面的钱好赚,那都是有自己的风险的,毕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滴,还不是他顾海在省检,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张睿明听到从自己嘴里说出的“利用价值”四个字,自己心里都是陡然一惊,是啊,“利用价值”这才是一切利益输送的由来,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情况。他在心里记了下来。

    “海哥,你怎么这么说啊,我觉得我们海哥很优秀啊,有企业愿意挖他很正常啊,他的能力也很强啊。”

    “兄弟,别人总是要图你某一点的,不然怎么不去招那些职业律师或者刚毕业的法学生,论专业,你一个天天在站公诉人角度看问题的人,让你一下子转换角度,站在当事人的角度看问题,怎么一下子学得好律师那些套路,再论可塑性,人家那么多法学院的高材生,偏偏要你一个三十多岁的公务员?而且我就不信了,哪家公司会花几十万年薪请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公务员。”张睿明故意说的严肃一点,他想激刘阳吐露更多情况出来。

    “嘿,张检,还真有这样的公司,以前都到我们办公室来找过海哥,虽然当时海哥不太肯在公共场合见他,但他还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张名片来着。”

    “怎么可能,还到省检办公室来?这也太夸张了,我不信。”张睿明故意摆出一副冷笑的神情来。

    “真有,名片我不记得放哪了,但公司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叫什么“国荣能源化工发展公司”的,好像还不是什么小公司,网上都查的到的。”

    张睿明默默记了下来这个名字,他打定主意,回去就仔细查查。

    “好啦,也不晚了,我得回去了,张睿明见问的差不多了,准备起身告辞。”

    “张检晚安,明天我还想请假一天呢,麻烦张检批下。”刘阳不失时机的说道。

    “请假?你们聘用人员又不归我管,再说,今天你不也躲了一天了,还请什么假嘛。”

    “张检你看,我是我们省检的文员,这次跟你们过来东江帮忙,我们肯定听从你们指挥啊,再说,我一个聘用人员,也不好去找井厅长请吧……”

    “也是……这样,你找你海哥,他毕竟在这里久一些,我也听他的。”张睿明找了个理由把刘阳打发了。

    回到房间,他马上打开了电脑,显示器上荣能源化工发展公司的情况一目了然荣能源化工发展公司创建于2008年,现隶属于南江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我公司……

    看到南江集团名字的出现,张睿明心里一跳!果然,顾海和南江集团有关系!如果能查实这一点,就能解开为什么顾海之前的隐情是什么。

    张睿明继续往下看

    ……参股企业3家。拥有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颁发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作为南江集团的矿业化工专业公司,公司正在积极拓展国内资源领域,目前在云南、四川等地已有多个矿业项目正在推进发展中。在新疆自治区,拥有托克逊县可可奈艾石灰矿、鄯善县麦卡石灰矿、铅锌矿、钼矿等8个探矿权项目;公司所属的云南苍龙大理石石材矿,理论储量15500万立方米,为特大型石材矿山。公司在高瓦斯突出煤层的治理开采、急倾斜煤层开采等技术领域积累了丰富实践经验及技术成果,形成了成熟的煤炭生产管理体系和管理模式。

    我们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公司在矿业投资、开发、生产、流通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了良好的业绩,并以优良的市场信誉与各级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工矿企业建立了稳定牢固的合作关系;充分运用公司已有的销售渠道和诚信关系,与多家大型国有企业合作,开展大宗工业原材料贸易业务……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是南京集团下属的一家专业化工子公司,采取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形式,是为了更好开展工作和规避风险。就如同恒大、碧桂园等房企,他们在各地开展业务时,都会临时注册一批小公司,这一切几乎就是一套队伍,几幅马甲轮流套,一个项目开工,几个公司就立马注册出来。

    张睿明马上想到,不管这个国荣能源化工发展公司现在还是否正常经营,已经能初步认定这个公司绝对是南江集团旗下的,只要能查清顾海是否真与其有利益输送,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之前他说要去南江集团调查,顾海是那犹犹豫豫的样子,也能解释为什么自己去三河镇上,行踪被人详细掌握、跟踪、攻击。

    甚至,如果想的再夸张一点的话,张圣杰之前为什么一直不对南江集团动手……

    这个疯狂的联想让张睿明自己都吓了一跳!不会真的如此吧,张睿明甚至都希望事情不会被自己查实,如果这是真的,那无异于在南州省的官场上投下一颗重量级炸弹。

    但这样一想,今天晚上自己无缘无故被井才良带到张圣杰面前,被狠狠的批评了一番,其实现在真的站在这个联想上来解释,那一切都很清楚了,很可能就是顾海接受了南江集团的利益输送,不管形式是什么,这个价值一定非常大,让顾海成为了省检里南江集团的一颗暗哨。对整个专案组的动态一目了然,甚至他张睿明什么时候去的三河镇,开的哪台检察警车,顾海都把信息传递的一清二楚。

    而在东江市这边,南江集团笼络了张圣杰,让他把对南江集团的处置和情报压了下来,这样为李锦他们的转移财产,隐匿证据,甚至逃跑,都创造了条件。

    然后因为张睿明上次的隐匿调查,导致了南江集团股票市值暴跌,张圣杰之所以会说那样一番话,都是为了给自己施加压力。

    不!不是对自己,是对井厅长,对整个联合专案组施加压力!这是要和省里对着干啊!

    天呐,如果张睿明的联想和猜测是真的,那这场风暴的后果已然不是张睿明可以想象的了。

    那井才良呢?他到底站在哪个立场?应该是帮自己的吧,所以一开始就布置给自己调查南江集团的任务,今天在东江市委,他也是在帮自己和专案组说话,所以才和张圣杰搞的那么针锋相对。

    这一切本身就太奇怪了,两位高层领导为何在对南江集团的处理意见上如此的不同,现在如果站在这个联想上来看,一切都是一个合理的圆。

    一个恐怖的猜想。

    。